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子不坐堂 > 第二章:祸福难料
    四月,依旧带着寒风,以宁国府的地位,琉璃并不稀奇。

    不甚炙热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床上都是彩色的。

    十分精致的小床,一眼望过去满是红色,绣了万福花色的被褥下头,似乎有什么在蠕动,不多时被褥猛的一动,随后露出一截白白嫩嫩似莲藕的小手......中指!

    “昂~昂~昂~”

    一声石破天惊的哭嚎,床边假寐的乳母几乎本能的立马将床上的襁褓抱起,熟稔的掀开衣襟,将那颗尚且没有几根毛发的脑袋摁向了胸口。

    “哎,不是刚喂过吗,果然是祥瑞而生的少爷,吃的就比旁的孩子多。”

    打着呵欠,年轻的乳母将有些挣扎的脑袋再次往胸口摁了摁,另只手同时安抚的拍拍孩子的后背,同时轻轻摇了摇。

    那婴儿的啼哭刹时便止住,小嘴微张,几乎半推半就终于认命的闭上眼睛,然后......

    “嬷嬷,哥儿睡了么?老太太请了宫里的大人来给哥儿瞧个平安脉。”

    微张的小嘴眼看马上就要.....眼前白花花的饭碗猛的被盖住,乳母安抚的摸摸婴儿脸颊,然后笑盈盈的起身。

    “是清风姑娘啊,可巧了,哥儿刚好醒了正准备喂奶呢。”

    守门的小丫头将帘幔打开,门口是穿着厚厚大毛披风的清风,后面站着刚才的王太医和药童。

    “这是王大人,从宫里头来瞧咱家老爷的,还不快给人请进去。”

    说着自先恭敬的将人请进屋,这才缓缓进屋将身上的大毛披风挂在旁边的架子上。

    清风是太太的贴身婢女,身上的披风是太太的,如今太太卧床,有了这身衣服也就是个太太亲临的意思。

    比不得刚才老太君和连面都没看到的妇人,对这些下人,王太医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径直就看向乳母手上的婴儿。

    天降祥瑞华光闪烁。

    两天前这孩子出生的时候他正在宫里值班,城东那华光,他可是也亲眼所见的。

    对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白嫩嫩的脸颊透着粉红,小手扯着乳母衣襟,似乎在朝他张望,脸上透着一股和别的小孩儿不一样的灵动。

    “让我看看吧。”

    示意乳母将孩子放进小床,王太医仔细打量的同时,秉着顺便请平安脉的意思,伸手将襁褓打开,又问了乳母孩子每日吃几次,一次多少时候,拉几次如此云云。

    仔细端详,王太医甚至伸手将婴儿身上的衣服都除却几分,脸上越发失望。

    这个带着祥瑞而来的孩子和其他婴儿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又心绪复杂的多看了这个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的婴儿几眼,王太医微微叹息。

    这孩子,若是生在帝王家,天降祥瑞自然民之大幸,可惜......

    心里想着,就准备将包裹孩子的褥子盖回去,只是刚准备动手,就觉一条亮晶晶带着温热的流线朝着他的面门就急射而来,一时怔住不及反应,那温热已经及至额头,伴随着几声惊呼和婴儿“啊啊哦哦”的呓语,王太医猛的惊醒,这才条件反射手忙脚乱的一顿挡。

    旁边乳母见此没忍住“噗呲”一声,也急忙上前将王太医手上的褥子夺过去给某作案工具挡了。

    琢磨着大概是差不多了,这才忍笑将孩子抱起来连连道歉。

    “大人恕罪,......”

    “愣着干嘛,还不赶快给大人擦擦!”

    也是差点儿没忍住,清风很是掐了掐自己大腿,厉声招呼人过来给王太医清理。

    “大人恕罪,我家小公子这,这......”

    努力忍住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嘴角,清风甚是辛苦的行礼致歉,王太医看了乳母怀里的孩子一眼,嘴角抽搐,又不好发作。

    这番变故屋里手忙脚乱的,想着宫里贵人可还在等着自己复命,王太医不好发作只能强压下心里不悦,当即拂了拂袖子,半晌憋出一句“不碍事”。

    下人们憋得厉害,偏生这是位大人,又不敢造次,于是一个个的或是转头或者颔首的,气氛一时诡异得厉害,只是在清风的指挥下各自井然有序的忙碌,王太医正抬脚准备走,外头突然又是一阵喧闹,他抬头,一个声音非常迅速的由远至近。

    “你们别拦着我,什么祥瑞,那是个祸害,是个祸害啊,祸害!”

    反反复复这句话,一起的还有其他声音,王太医愣了下,有些疑惑的抬头,猛的门口帘幔被一只苍白的大手掀开,冷风袭来,屋里刹时就扑进一群人,再仔细一看,打头的俨然就是刚才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中年男人。

    “那个祸害呢,把那个祸害交出来,这不是祥瑞,这是不祥之物,不祥之物!”

    四处张望间,被众人拦着的男人猛的看到乳母手里刚换好新褥子的婴儿,当即就是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

    “老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叔叔,叔叔使不得,老太太马上就到,您这是要她老人家的命啊!”

    背后人群或拉或挡或劝阻的乱七八糟一片,屋里的人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俱是茫然惊恐的望着。

    乳母是风暴的中心点,更是被眼前一幕吓得紧紧抱着襁褓僵直着身子,不晓得该如何动作。

    刘延庆可不管她是什么反应,看到她怀里的孩子,原本就赤红的眸子更是狰狞,挣扎着甩开拉着他的人,几近癫狂的径直扑过来。

    乳母惊骇,有心想躲,但对面是自家主子,她忌惮着,不敢把孩子交出去,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挡,被红了眼的刘延庆很是招呼了几下,乳母却是将婴儿护了个严实。

    “大人,咱们?”

    硬生生被挤出了屋子,药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人仰马翻的一幕,转头询问的看向自家主子,王太医这时候也顾不得身上咸湿,皱眉看着眼前这荒诞情景微微思索,随即拂袖吩咐。

    “走,进宫。”

    他来的时候宫里虽然一直都没有明说,但贵人那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将这府里的情况及时禀报。

    这个庆老爷是个明白人,前番被吓得不清,此时醒了这动作也是情理之中。

    和整个大家族比,区区襁褓中的婴儿,并不足以挂齿。

    同情的摇头叹息,王太医随即再不多想,疾步往来时的路匆匆走去,后头闹得凶悍的男人苍白着脸,原本癫狂的眸子涌上几分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