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抱歉我只想活着 > 第18章 马路黑影
    返程还没跑两公里,刘珩远远地看到马路中间横着一个黑影,看样子似乎是谁的车在那里抛锚了。

    由于这条公路处在海边富人区,所以平时来往的车辆也比较少,刘珩就想着跑过去看一下有没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上辈子由于经常在外头跑业务,刘珩买了一部三线品牌的车,由于质量一般,也是经常抛锚,不是今天轮胎爆了就是明天水箱水温过高了。

    一开始刘珩还紧张个半死,动不动给保险公司、厂家打电话,拖回4S店维修,花了不少冤枉钱,到后来看多了以后他都能自己动手搞定一些简单的状况,这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

    刘珩跑到距离黑影大概几百米处,发现有点不对劲,看这样子似乎不像是汽车,虽然体型有些接近,由于黑影刚好是处在两个路灯的正中间,只有微弱的灯光能照到黑影上,所以看得十分模糊。

    再努力瞪着眼睛仔细看过去,刘珩看到了这黑影前部怎么有一排柱子状的东西,难道是一部工程车?这些柱子是用来固定车身的吗?

    可是下一刻,柱子竟然动了起来,带动着黑影往刘珩的方向移动过来,到前方一个路灯下时,借着灯光,刘珩看见这赫然是一只汽车大小的螃蟹模样的怪物,方才自己看到的那排柱子其实是它的蟹腿!

    看着样子,巨型螃蟹似乎发现了刘珩,正企图靠近他。

    刘珩这一下吓得不轻,立马扭过头转身就跑。

    在呼吸训练法的加持下,刘珩跑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而且还不断保持着这种速度向前跑。

    螃蟹的体型巨大,锋利的一排鳌足每走一步路都在水泥路面上划出一道道深槽,追过来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动静,但好在它的速度其实并不快。

    这让刘珩轻易地把它甩在了后面。

    刘珩跑了一会,看着远处几乎已经被甩在视线之外的黑影,轻轻舒了口气,放缓脚步。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打开手表的紧急通讯功能,拨通了岸防军警的报警电话。

    “你好,这里是魁北市海岸防务处。”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威严的男声。

    “您好,我这里有警情报告。我在海边夜跑的时候,看到了马路中间有一只汽车大小的巨型螃蟹,请你们尽快派人来处理。”不管是对前世的110,还是对这辈子的防务军警,刘珩始终是心怀敬意。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的权力,更是因为这个头衔代表着的是除暴安良、守护一方的职责和义务。

    “报告一下你目前所处的位置!”电话那头的声音说道。

    “我在……璟湾二十八玺别墅小区往西二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刘珩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当前所处的位置是哪条路,犹豫了一会,干脆以自己住的小区为中心基准报了一个方位过去。

    “璟湾二十八玺?你等等我查一下位置,往西二十公里都快出了安界法阵的范围了,你确定是直线距离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疑惑。

    “不是直线距离,是沿着公路二十公里的位置。”刘珩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沿着弯弯曲曲的海岸线跑的,腕表上标注自己跑了二十公里,但其实直线距离应该没有这么远,顶多十二三公里的样子。

    自己应该还是在城市中心位置。

    “那你稍等一下,我让人查一下你的号码对应的定位。”对方似乎也明白刘珩说的不准确,于是干脆就让人直接去查卫星定位了。

    过了一会,腕表电话那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找到你的定位了,你先原地稍等一会,巡逻军警马上到,如果那螃蟹向你追过来,你就往相反方向跑。”

    最后那个警官还不忘给刘珩吃一颗定心丸:“放心!它跑不快的,正常人都能跑得过它,所以你不用担心被它会追上。”

    刘珩应了一声,对方便挂掉了电话。

    此刻刘珩其实已经不如一开始看到螃蟹的时候那么惊慌了,毕竟他手里的腕表是著名的卡迪公司的定制款,上面自带的防御阵法足以让他在合元结丹期修者的全力攻击下撑过半个小时,这只螃蟹跑这么慢,看上去就很水,也就是体型大点比较吓唬人而已,搞不好连炼元筑基期的实力都没有,感觉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

    刘珩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远处那螃蟹的黑影没有再靠近,估计是因为刘珩已经跑出它的视野了。

    这条公路上来往的车辆行人确实少,从刘珩刚才看到那螃蟹到现在都五六分钟过去了,竟然都没有一辆车经过。

    过了一会,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人影,等近了一点刘珩看到,竟然是薛晴舞,刘珩一时有些好奇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在这么晚的时候跑到这么偏的道路上来。

    “薛晴舞!”刘珩对她喊道。

    薛晴舞有些惊奇地看着站在路灯下的刘珩,她家住在学校的另一个方向,也是出来夜跑的,这段路平时虽然没什么人,但因为处在富人区内,时常有军警巡逻,所以安全性反而很高,不过她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遇见刘珩。

    “刘珩?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孩看着灯光下的刘珩问道,从刘珩的穿着来看,他应该跟自己一样也是出来跑步的,但薛晴舞印象中刘珩好像是住在学校附近,因为上次她看见刘珩是走路来学校的。

    这地方离学校还是有十来公里的距离的,所以看到刘珩她觉得有些惊讶。

    “我是出来夜跑的,你呢?”刘珩笑着说道。

    薛晴舞问了刘珩一句话后突然记起来对方上次不识好歹的事情,心中顿时来了气,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理刘珩直接往前跑。

    “喂,薛晴舞!你不能往前了!”刘珩急忙跑到她身前拦住她。

    “这条路是你们家的啊?我爱怎么跑就怎么跑,你管不着!”薛晴舞气鼓鼓地说道。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刘珩疑惑地问道。

    自己好像就跟她打过两次交道吧?第一次漂移吓到她过后向她道歉了,第二次薛晴舞还主动过来跟自己聊天,怎么后来一下子态度就转变了?上回在教室门口,自己主动跟她打招呼,结果对方却理都不理自己,这次又是这样。

    刘珩有些想不通。

    “你还好意思说?我看你跟王易阳之间有矛盾,还约好三个星期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比试,好意从中给你们做调解,结果你却一点都不领情!你知道为了这事我还欠了那个烦人的家伙一个人情吗?”提起这个,薛晴舞顿时觉得自己很委屈,噼里啪啦地冲着刘珩就是一顿怼。

    “原来是因为这事情啊。”刘珩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王易阳那天上午的态度会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原来是薛晴舞在背后做了工作。

    刘珩心下有些感动,不过他也很无奈,有系统任务的存在,自己是不可能接受她的调解的。

    当下有些心虚地对薛晴舞说:“对不起啊,我当时还以为那王易阳是故意过来假惺惺装好人,好再一次羞辱我的,所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没想到无意间辜负了你一番好意。”

    刘珩当然不可能把系统任务的事情告诉薛晴舞,只好编了个理由企图解释过去。

    薛晴舞想了一下,似乎接受了刘珩这个解释,便也就消了气,对刘珩说:“你心中有气,这么想也不过分,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明天晚上约他出来,让他给你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你觉得怎么样?”

    刘珩一惊,这姑娘咋还念念不忘地要替我们调解呢,这要让她做成了那可咋办?

    当下赶紧阻拦道:“薛晴舞,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是我和王易阳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打起来的。就不劳你费心了。”

    薛晴舞瞪着好看的眼睛看着刘珩:“你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诶,你真当王易阳这么好对付的?还跟他约了三周后再比过?你知道他初中的时候就是学校的体队队长吗?”

    刘珩摸了摸鼻子,对薛晴舞笑着说道:“王易阳很厉害,但你也别小看我啊。我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把握的,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薛晴舞皱了皱小琼鼻说道:“我还真不信呢!那三周后我给你们当裁判,可别临场掉链子啊。”

    说着带着点疑惑地问:“对了,你刚刚为什么叫我停下来。”

    这时从薛晴舞跑过来的方向响起警笛声,一辆警车从那边开了过来,后面似乎还跟着一辆大型土方车。

    刘珩便用手指着警车开来的方向对薛晴舞说:“喏,这就是为什么让你停下来的原因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