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169、仙与凡
    魔门快要统一了。

    以阴癸派为核心,或者说以魔皇这位新一任“邪帝”为核心,两派六道开始汇拢。

    这一次魔门统一,是由阴癸派提起,邪王石之轩所代表的的花间派和补天阁领头,灭情道、真传道、天莲宗、魔相宗或支持或默认的承认了魔皇的统治地位。

    最终当魔皇剑退道门大宗师宁道奇的消息传开后,上一任邪帝所在的宗派圣极宗也不再沉默,选择支持新一任邪帝上位。

    阴癸派总据点最近很热闹,两派六道的人都派来了代表,表示愿意以魔皇为核心,共谋天下。

    另外还有其他和魔门有染的小门阀,以及获魔门暗中支持的起义军首领,共同携厚礼前来拜山,庆贺圣门一统。

    然而魔皇叶太仅仅只是在两派六道领导人齐聚的时候,露了一次面,亲自颁布了各项指令,并且拟定阴癸派据点为魔门总据点,便没有再露过面。

    阴癸派的宝库里堆满了各方来供的奇珍异宝。

    魔皇居所。

    叶太屏退了连祝玉妍在内的所有人,独自一人盘坐在青玉案前,抚摸着桌案上那一尊精致的青铜长匣,感受着里面传出来的整整清凉之气。

    和氏璧。

    在开启杨公宝库,争夺邪帝舍利,以及谋划地下战神殿内的战神图录之前,叶太要弄清楚这件异宝到底对自己有没有作用。

    是的,当日自己剑开天门,引动天地大势,似乎有东西要破土而出的时候,叶太就隐约猜测到,那是自己的空间法则,和战神殿引起了共鸣。

    传说中战神殿长存于地下,会自己不断的移动,外部有魔龙看守,只有有缘人方可进入。

    却没想到自己的空间法则,会直接引起战神殿的共鸣,与地下那恐怖的气机接触过,叶太清晰的明白,只要自己完全劈出了那一剑,战神殿便会立马现世。

    不过一想到战神图录的最终奥义,便是破碎虚空,能够让人牵动空间法则飞升而去,叶太便觉得自己动用空间法则,强行做那一个进入战神殿的有缘人,也勉强说的过去。

    只是叶太不知道,自己劈出了那一剑,成为了半废之躯,守护战神图录的魔龙,还会不会让自己进入战神殿。

    所以当日放过宁道奇,并不是叶太暂时不想拔除佛道两门的阻碍,而是有所顾忌,因为自己和魔龙气机交互之间感受出来,地下的那玩意儿好像对自己也不是这么善意。

    于是叶太收剑,他得确保自己至少能够劈出三剑,才会尝试放出魔龙,不然一旦战神图录现世,自己这个有缘人,又成了半废之躯,岂不反而失去了争夺大唐世界第一功法的资格。

    给别人做嫁衣的事情,叶太不愿意做。

    青铜长匣中渗透出丝丝奇异难明的能量,让人时而心旷神怡,时而愤怒万分,时而头晕目眩。

    不过叶太的灵魂并不完整,心头升起的种种奇异念头,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不过一闪而逝罢了。

    原著中的和氏璧,确实是有让人陷入幻觉这个特性的,并且真气越强,被影响的程度就越大,只有铜制器物,才能够压制住和氏璧的这个特性。

    不过让叶太看重的,并不是和氏璧能够让人致幻,放开铜匣限制的话,可以压制方圆数丈内所有高手的真气,叶太看重的是和氏璧蕴含的奇异能量的功效。

    双龙原著里吸取过和氏璧的能量,让他们功力大增之余,易经伐髓,清除体内的一切杂质,变得耳聪目清,脱胎换骨,几乎提升了半个生命层次。

    那么这么玄奇的和氏璧,能不能够稍微缓和自己的伤势呢?

    叶太张手打开了青铜长匣的锁扣。

    哗。

    不止是否被青铜长匣桎梏太久了,当长匣打开后,五彩斑驳的半透明光华,倏然涌出了长匣,万千霞光扫过,室内顿时充斥着某种奇异的能量,要使人陷入幻觉。

    即便是叶太,也微微被影响了,不过他体内真气几乎没有,有的只是比和氏璧的能量层次更高的空间宝石精华,所以即便不刻意去压制,也不至于被夺去心智。

    当长匣内不再释放光华,一面圆润的乳白美玉,便静静的躺在其中,不停的释放着奇异能量,使周围的空气阵阵扭曲。

    叶太伸手抚摸上去,阵阵极其让人舒适的能量,便涌入叶太的体内。

    其中充裕的生命能量,让叶太面色一喜。

    第二天。

    阴癸派再次迎来了一位贵宾,赫然是李阀的三公主,李建成之胞妹,李秀宁。

    李秀宁这次前来,不仅带来了数箱奇珍异宝,其身后还有两个身着露肩红裳,面孔以红纱遮面,头发金黄,眼波含春的胡人美女,要献给魔皇,以贺魔皇登临大宗师之位,更贺魔门一统。

    负责接待的是绾绾,魔门圣女亲自接待,也算对李阀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了。

    大厅内。

    李秀宁和绾绾对坐,数箱奇珍异宝已经被下人运送至魔门宝库,二位身材曼妙的胡人美女,盈盈的站在李秀宁身后。

    绾绾笑着打量了那二位胡人美女一眼,啧啧道:“李建成可真是有心了呢,不过以我魔门的风评,你们也不怕这两位美娘子羊入虎口?”

    李秀宁接过话头,笑道:“既然是呈给魔皇的,自然便是魔皇的东西,魔皇想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这是她们的荣幸。”

    说着,也回头瞄了一眼两位眼神幽怨的胡族美人。

    绾绾从上到下打量着这位李阀三公主,继续挑逗道:“魔皇想要什么美人得不到,绾绾倒是觉得,比起这两位,魔皇可能对三公主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才女更感兴趣。”

    李秀宁不为所动,道:“能被魔皇看上,自然是秀宁的荣幸,不过阴癸派美人扎堆,阴后艳传大方,绾绾妹妹亦是冰清可人,只怕魔皇看不上秀宁这平平之资。”

    绾绾眨着眼睛,幽怨道:“魔皇虽是魔皇,但是一点也不喜欢魔女,师尊的奉迎他视之不见不说,还打趣绾绾,让我穿双鞋子,说魔门圣女,怎么能整天光着脚丫子到处走,脚走大了不说,还弄得脏兮兮的,成何体统,人家分明以真气为鞋履,粒尘不沾,秀宁姐姐,你说魔皇是不是冤枉人呢。”

    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洁小巧的脚丫子,表情那是十分委屈。

    “奥?”

    李秀宁也不禁失笑,心中对那位传说中的魔皇更感兴趣,他道:“那可真是冤枉绾绾妹妹了,不过原来魔皇还是不近女色之人,成大事者,果真不受凡俗所魅惑。”

    “谁说的。”

    绾绾继续幽怨道:“那位破鞋,啊不,那位萧皇后,不天天在魔皇身边伺候,也没见魔皇对她腻烦,要说这阴癸派内,谁最得魔皇恩宠,那还要属萧美娘了,日日伺候魔皇起居,几乎耳鬓厮磨,啧啧,所以说啊,或许你们这些世家小姐,说不定更会被魔皇青眼相看呢。”

    李秀宁心中对萧皇后留了个心眼,再道:“对了,绾绾妹妹,秀宁这次来是想亲自替大哥感谢魔皇的,更想亲眼见识见识我中土第一人的风采,不知魔皇几时出关呢?”

    绾绾晃荡着脚丫子,耸耸肩道:“估摸就这几天吧,不过他老人家啊,最近连阴后都没有多见几眼,所以秀宁姐姐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那是自然,秀宁……”

    话没说完,突然大厅外响起了阵阵靡靡之音,接着,一阵诱人的异香传来,霞光万道,垂撒在阴癸派上空。

    无数魔门弟子走出出房门,包括绾绾和李秀宁等人也在内。

    伫立在霞光满地当中,众人仰头看向某一处高阁。

    万千光华的源头中,高阁的窗门悠然自动打开,一位身着白衫,形若谪仙的俊朗男子,来到了高阁最顶端。

    那充斥在空气当中,让人陶醉万分的异香,似乎就如那霞光一般,是从那位男子身上传来。

    靡靡之音不似凡间乐曲,反而像是某种能量和空气共鸣,引起的震颤声,悦耳清脆。

    叶太伫立在攒尖顶上,眼扫大方,最终和一个生面孔对视。

    这是李秀宁与魔皇的第一次见面。

    上与下,就如仙与凡一般的对视。

    她痴了。

    (ps、前面有的地方师妃暄写成了师纪暄,输入法让我一直保持了错误……已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