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家武将有数据 > 第227章 好消息
    听到这话,李存信瞳孔渐渐放大。

    如果说李存信此刻心头最放不下的事情是什么,被南柯骗了的八千金,还不能算作第一。

    最为重要的是,他作为主帅,到清风镇来已经很多天了,不但御下无能,且寸功未立。

    而让他声名扫地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龟缩在慈利城中不出来的南柯。

    也只有狂干南柯一顿,才能解其心头之恨。

    而李存贤给他提出的计策,也让李存信看到了一丁点曙光。

    复仇的曙光!

    如果此计实行妥当的话,或许真能让那诡诈之龟栽个跟头。

    当即李存信便道:“兵者,凶事也!此计我们得好好商议一番才行。”

    “理应如此!”李存贤应道。

    随即三人便就这件事情仔细商议起来。

    与此同时,慈利也迎来了新的一天。

    昨日城外的叫阵对城内,对城内还有一些潜移默化。

    前期南柯遣人杖打知县高波外甥时,还以为他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要找机会立威。

    可随后百姓们渐渐发现,新来的定国公,不光对当地百姓手段狠辣。

    即便是对巴军也一点不弱,三天两头的往城内带来俘虏以及敌军尸体,他们或许感受还不是很强烈。

    可等敌人重兵围城后,一番阵前对垒厮杀。

    又生擒回来几员敌将,才真的让城内的百姓们明白,这支定州军有多硬气。

    因此城内的百姓也平添了几分底气,一个个走路带风,脸上挂着骄傲。

    而南柯因为这几日过于操劳,身体状况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便秘……

    在找不到香蕉这等神器的情况下,南柯只得吃点清淡的食物,调整一下身体内的机理。

    而定国公的这般节俭,也成了大伙儿敬佩的美谈。

    就这样,待南柯吃完早饭后,就让凌统、褚燕等人狠狠操练了一番这些“幸灾乐祸”的家伙们。

    这等小插曲自然不必赘述,待时间快来到中午的时候,三个好消息接连传来。

    其一,是白书玉遣人新招募的一千士卒已经被送了过来。

    其二,负责押送这些士卒前往慈利的人,正是白书玉上次与他推荐的杨凤。为了让杨凤能够前往慈利,白书玉甚至亲自去书,说这些士卒的押运十分重要,希望杨凤能走一趟,杨凤这才无奈出山,帮忙将这些士兵安全护送到慈利。

    其三,则是魏功成言而有信,真的遣人给他送来了很多刀兵甲胄。

    面对这扎堆到来的事情,南柯只能先去迎接魏功成派来的人。

    怎么说这也是当朝天子的使臣,怠慢不得。

    而杨凤这边也不能干凉着,南柯便让褚燕等人先去招待杨凤,自家则去迎接上使。

    当南柯看着那一支打着麒麟军旗帜的长长队伍,就慌忙迎了上去,然后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主事这人。

    这时一个着宦官服饰的人,上前道:“国公爷也不用寻找了,下官便是,这是圣上诏书以及赏赐封地的诰书。”

    说着这人递过好几个合在一起的锦帛卷轴。

    南柯接过以后,愣道:“就这样?”

    “就这样,若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复命了。”那官员又道。

    听到这话,南柯慌忙对身旁之人使了个眼色。

    焦进闻言慌忙递给对方一张两百面额的金票,然后说道:“劳烦大人千里迢迢的走了一趟。”

    那官员也不推脱顺势便将其收下,嘴上道:“我在路上就听到慈利连战连捷的消息,圣上也非常看好国公爷,待我回到京都,会替你美言一番的。”

    “劳烦了。”南柯也慌忙作揖行礼。

    随后这官员也不拖泥带水,带着一众麒麟军就离去。

    留下了许多辎重车辆给南柯,很显然他们不光送给南柯若干刀兵甲胄,连这些辎重车辆也顺便送给南柯了。

    待南柯目送这些朝中上使离开后,才着人清点了一番送来的物资。

    同时也打开了手中的圣旨。

    圣旨前面的内容是对南柯在大演武中优越表现的肯定,随后则是对他的赏赐。

    除了一千人所配备的甲胄与刀兵外,还有珠宝赏银等约五千金。

    然后便是重中之重,魏功成还额外赏赐了南柯三处封地,分别是吴博、娄县以及由拳县。

    这三处地方,再加上南柯原有的永平,以及与永平侯打赌所赢下的昌宁、射阳两县,至此整个吴博六县已经尽属南柯所辖。

    再加上黑山郡,南柯可是拥有两郡之地了。

    貌似曲武侯也输给自己一县,似乎自家封地瞬间就扩大不少啊。

    封地越来越多,也让南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样可支配的资源多了,才有更多的操作空间。

    而且每一块封地都能给南柯提供源源不断的食邑,这也让南柯的生活没有那么窘迫。

    没多久轻点物资的人就回来上报。

    所有物资的数目,与圣旨也几乎相同。

    南柯也就合上了吴博、娄县以及由拳三处封地的诰书,点头道:“押送到营中,由凌统褚燕他们分一下吧。”

    “诺!”楚修应了一声,便安排人去运输这些物资。

    南柯这时也快步走向营中,送走了朝中的上使,也得去招待新来的兄弟们了。

    等他准备进营的时候,一个守营的士兵慌忙说道:“国公爷,方才有人送来一份书信说是给您的,您要过目一番吗?”

    “拿来我瞧一眼。”南柯说着便接过这书信,还没来得及查看便已经朝着营中走去。

    待他来到新兵聚集的地方,发现褚燕张牛角与杨凤他们聊的正开心。

    瞧见南柯以后,便慌忙起身纷纷唤道:“国公爷,您来了。”

    南柯示意他们坐下继续,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说到您怎么戏弄那巴军别部司马李存信呢。”于毒慌忙答道。

    “怎么能叫戏弄,像我这等言而有信之人,那都是意外,非我本意。”南柯一本正经的答道。

    众人听到这话,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这时在一旁坐着的白书玉,察觉到南柯手中的书信,便问道:“国公爷,那些诏书与诰书皆是皇上给您的,可那封书信是什么?”

    “方才门口士卒给我的,说是有人让转交给我,我还没来得及看呢。”南柯嘀咕道。

    “可否让我瞧一眼?”白书玉又道。

    南柯闻言便将书信递给他,后者拆开书信看了两眼,眉头便紧紧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