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带着房车回古代 > 第五十六章 竹盐销路
    “贺先生...曹侯爷,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呀?”

    梁城中...岳融看着带着残兵败将逃回来的贺奉昕和曹钧惊讶莫名的问道。

    “竹山那里修了一个瓮城,我们一千兵根本就打不进去,而且这些竹山贱民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弓箭,最远居然可以射到300米远,而且都是铁制箭头。”

    贺奉昕说完。

    这边岳融一个惊讶道:“不会吧...竹山人建了瓮城,还有可以射300米远的弓箭,这...这...这还是竹山贱民吗,他们应该连铁器都不会有呀,我这边一直都在封锁竹山的。”

    岳融的惊讶,让曹钧喊道:“岳融,你就等着我们回去参你一本吧,你不但让竹山贱民修了成,还私自给竹山上武器,这一本上去,你这个城主就别想做了。”

    看着怒气冲天的曹钧,岳融立即求饶道:“侯爷,不要呀,不要参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真的将竹山封锁的很严。

    真的没有给他们铁器,我想会不会哪里有误会,对了,如果竹山贱民的武器那么厉害,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额...!”贺奉昕顿了一下道:“那个...好像是最后竹山的人良心发现,然后没有攻击,直接放我们回来的,而且还让我们将伤者给带走了。”

    等贺奉昕说完,这边岳融一拍大腿道:“这就对了...我想一定是竹山贱民在故弄玄虚,他们只有少量的铁器,然后全部一次性的发射,杀伤了很多我的家丁。

    但是他们却没有更多的铁器,所以才会故意的假装仁慈放你们走。”

    “对呀...有这个可能,要不然为什么对方会放我们走,应该是将我们一锅端了。”曹钧眼睛一睁。

    “呵呵...!”岳融笑道:“其实如果当时两位大人继续的攻城的话,那竹山就没有什么攻击力量了,那竹山城也就破了。”

    “靠....他乃乃的...我们被竹山贱民给耍了。”曹钧大怒,跟着喊道:“岳城主,你能不能这次将你的兵丁全部都带上,我们一起去破了竹山城,跟着竹山城中的所有一起,我们五五平分。

    不过,竹盐必须是我们的。”

    听到曹钧终于愿意让自己分一杯羹,岳融笑道:“当然没有问题,我手中现在还有两千五百家丁,跟着还能集结五千民壮,打下竹山城绝对没有问题。

    只要两位大人说要打,我们随时都可以攻下竹山城。”

    “好...岳城主好气魄...那我们就明日早上再次攻城,这次一定要拿下竹山城。”

    贺奉昕,曹钧相似一笑!

    .........................

    就在贺奉昕,曹钧还有岳融一起躲在梁城悄咪咪的准备第二天攻破竹山城的时候,说真的,竹山城这边根本就没有将梁城的进攻当成一件危险的事情来处理。

    要知道竹山城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而且前面的瓮城和后面的城墙都修建的十分坚固,你不带上大型的攻城器械,你连竹山城的瓮城都攻不破。

    想要用人命来填,那你需要很多的人来填,因为竹山城不但城坚,更厉害的是它的武器还犀利。

    这些众多的因素加起来,让竹山城的这个瓮城变得有点像古代唐朝时期的石堡城...不知道大家知道这个吐蕃的石堡城吗?

    石堡城地方很小,堪称弹丸之地,但是对于大唐和吐蕃来说,这里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地。

    因为石堡城的地形极为凶险,当时的吐蕃将其称之为“铁刃之城”,徒手想要攀上石堡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是因为往山上走几乎没有一条正常的道路,二就是上山的途中布满了荆棘和杂草。

    吐蕃当年依三面断崖、一条窄径而筑此石堡险城,其目的就在于扼守青陇,控制河湟。为掌控此地,唐蕃之间在80年里共计发生过四次大规模的争夺战,双方死伤不下十万人。

    战争的惨烈让这个地方更加显得凶险,唐代著名大诗人杜甫,这样写道:“君不见黄河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史料记载,唐蕃之间曾在此经历四次大战,双方皆两败两胜。而唐朝方面所取得的最值得炫耀的胜利,即公元749年的哥舒翰之战。

    此年六月,唐玄宗李隆基命新任陇右节度使哥舒翰统领陇右、河西、朔方等部兵马共六万多人,强攻石堡城。吐蕃则以守军数百人凭险据守,以檑木、滚石,牢牢封锁通往城中的唯一山道。

    最后的结局是:哥舒翰发起夜袭,以死伤数万人的代价,占领了石堡城,俘虏吐蕃将士四百余人。数万人换来的胜利实在惨烈。

    所以说只要不是周国朝廷发兵十万以上来攻打,余夏一点都不担心其他跳梁小丑。

    而余夏现在担心的事情则是竹盐的销路问题,还有竹山上粮食的问题,要知道这些才是重中之重。

    竹山会议厅中。

    余夏将五大管事,林正平,林正安,王远,马天南,马天北都给叫来开会,除了这五人,余夏还叫了林守成。

    首先余夏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听完了余夏的话后,

    这边王远一个大怒:“那个贱女人,一个月三万多两的白银还不满足,还想将我们都给吃下,哼...那个贺什么的家伙也不是好人,任由自己的女儿让贱女人欺侮,真的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要是我...谁敢欺侮我女儿,我弄死他,嘿...那个贺什么的家伙真是太烂,居然会和外人欺侮自己的女儿?”

    “咳...咳...!”王远的话,让余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为什么...因为贺雨萱就在这里。

    跟着余夏看了看还在面对微笑的贺雨萱,心中才稍微安了一下。

    这个时候,一边的林正平则是道:“今天我们是来研究该如何将现在无法继续销售的竹盐找到去他的通道销售,还有竹山上种粮的问题。

    其他的就不要乱讨论,因为不在今天讨论的范围之内。”

    “额...!”王远一愣,跟着被身边的马天南给拉了下来,然后马天南用眼睛看了一下余夏身边带着微笑的贺雨萱,这个王远才呵呵的笑了一下,然后没有说话。

    倒是这个时候,贺雨萱看到大家不说话了,这才慢慢的道:“其实...我还有一个销售竹盐的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