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带着房车回古代 > 第四十九章 贺家继母曹秋兰
    “各位竹山城的城民...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我真的很高兴,这次商国强盗来攻打我们,一共来了有六千强盗。

    不过,我们的战士十分的骁勇,不但没有伤亡一人,还全歼了六千来犯之贼,在这里我余夏对我们战士们说说谢谢。”

    说完,余夏对着前面的三千士兵,微微的一个鞠躬。

    而等余夏鞠躬之时,三千竹山士兵,立即单膝下跪齐声喊道:“愿为公子效死!!!”

    看着战士们那坚毅的样子,余夏再次点头笑道:“起来吧,都起来吧,我就说我不来吃,然后让食堂给我送点红烧肉过去。

    因为我一来呀,你们总是下跪,本来只想好好的吃顿饭,弄的你们都不自在,不过,我又很想来,因为我想和你们大家在一起,我很想感谢你们为竹山城付出的一切。

    其实竹山城不是我余夏一个人的,它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它是所有竹山人在竹山的一个家。

    现在我们竹山城还只有三万多人,但是我相信,以后所有的竹山人,甚至不是竹山的人,但是享要有一个家的人都可以来到竹山。

    我们一起相互努力,一起相互扶持,在这个战乱的时代,建立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好吗...?”

    “愿为公子效死!!!”这次又是所有人的下跪,不过,这次下跪很多人都是发自内心心悦诚服的喜悦,他们很想要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而这个家只有余夏可以给他们。

    所以他们愿意尊敬余夏,更愿意相信余夏。

    “好了...你看又跪了,我就说,我不来的吗...呵呵...本来还准备给大家一人一瓶甜水的,但是我发现,如果真的一人一瓶甜水,我就要破产了。

    所以甜水没有,这里有一杯冰镇的山泉水,余夏先敬各位浴血奋战的战士,跟着再敬挥汗如雨的工人,你们都是我余夏最骄傲的人。”

    说完,余夏一口饮掉杯中之水跟着笑道:“好了...开吃!”

    “开吃...公子万岁...!”

    众人哈哈大笑,终于,宴会也算正式开始了,虽然桌子上只有一道红烧肉,但是那道红烧肉却是无上的美味。

    余夏弄点米饭,然后用竹勺,舀了满满一勺肉放进自己的碗中,大块的红烧肉已经被炖的糯烂,和肉汤加米饭混在一起,一口下去满齿留香。

    看到余夏吃的这么香,其他的管事也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跟着也都吃了起来,不过,马直,林义俞是第一次和余夏在一起吃饭,所以有些拘谨。

    两人都是大胃口,但是却吃的十分的斯文,这让余夏总是不停的给两人舀肉,余夏的动作,让马直和林义俞感激不已。

    .........................

    晚宴结束之后,就是娱乐时间,所谓的娱乐时间就抽奖。

    一说抽奖开始,所有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奖品都是竹山城民想要的,什么洗衣粉,罐头,花露水,汉服...最最厉害的,就是由余夏亲手抽出的那块比铜镜要清晰一百倍的玻璃镜。

    前面的奖项一一的都被抽了出来,而随着大奖的来临,现场的气氛也达到了最高点。

    跟着余夏出来抽奖,在一个大木盒中,抽出一个纸条,只见上面写着,19860,余夏微笑的念出之后。

    刘扬触电一样的蹦了起来,因为他的座位号码就是19860.

    “啊...我被抽中头奖了,我被抽中头奖了。”刘扬激动的呐喊起来,全场也是投来羡慕的眼神,跟着刘扬上台领奖,从余夏的手中亲手接过了那块玻璃镜。

    说真的,这一刻刘扬都快欢喜的窒息过去了。

    后面,刘扬的玻璃镜被很多商人出银子购买,刘扬一开始不愿意卖,但是最后在余夏的同意下,一千两卖给了一位燕国的商贩,小小的赚了一笔。

    当然了这是后话。

    终于庆功宴结束了,竹山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时光,不过,等到了十月的时候,一个麻烦又来了。

    ...........................

    周国大都临城。

    这里是贺雨萱父亲贺奉祥的家,今天是贺奉祥回家的日子,不过,让贺奉祥诧异的是,往日自己回来,自己家中一定是欢迎连连,但是今天回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欢迎。

    带着诧异的心情,贺奉祥来到自己住的地方,想要问问自己的娘子,也就是贺雨萱的继母曹秋兰,家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娘子...我回来了。”

    贺奉祥带着微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刚刚说了一句话。

    突然,就听到一声‘哐啷’的声音,曹秋兰突然站起来直接将一个上好的瓷器给砸碎了,跟着狠狠的喊道:“你还知道回来,我给了你那么多的书信,你为什么不回我?”

    “这是怎么了...?”贺奉祥一个诧异:“这次我谈了一个大生意,所以你没有说明事情的缘由,我就只能在那里待着,不过,我将那个大生意给谈了一下,以后会多出一万两的进项。”

    “一万两?”曹秋兰一个冷笑:“一万两算给屁,你知道你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我们损失了最少有十万两。”

    “什么...损失十万两?”贺奉祥一个惊讶:“是不是民逸惹事了,我们要赔人家十万两,这个孽畜。”贺民逸是贺奉祥和曹秋兰的儿子,今年十二岁,周国大都三大浪荡公子之一。

    “我家民逸没有惹事,哼...你就知道骂民逸,不过,这次你要骂的就是你自己的那个孽畜。”曹秋兰咄咄逼人。

    “我的孽畜...你说萱儿?”贺奉祥微微一愣。

    “萱儿...叫的倒是挺亲的,可是你当人家是个宝,人家却当你是根草,你的萱儿,居然将财路都给了你的那个死对头李义。

    你知道,这两个人现在一个月要赚多少银子吗...一个月最少也有一万多两。”

    “这么多...萱儿和李义做的是什么生意?”贺奉祥疑惑的看着曹秋兰。

    “竹盐...大批的竹盐,你家萱儿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大批的竹盐,和李义合伙一起在周国和其他四国贩卖,那是供不应求呀,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

    也不想想是谁将她养大的,她居然便宜外人,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本来都是我们贺家是我们的儿子民逸的,就这样被被人弄走了那么多。

    不过,现在好了,你回来了,马上你就去告诉贺雨萱,马上将手中的竹盐的生意都交给你,然后我们每月补偿一百两给她,如果她要是不同意,就立即将她嫁人,然后将她母亲的牌位移除贺家。”

    说完,曹秋兰狠狠的一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