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 第160章 那条狗出不出手汗
    那天狗虽然实力比嬴勾强出几分,但毕竟并非本体,而只是一道身外化身。

    再加上要分心护住抢到手的丹药,在嬴勾连续不断的攻势之下,天狗渐渐露出不低之态,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败象一显,疲于应对嬴勾攻击的天狗开始有些急于脱身。

    焦急之下,就更容易出现失误。

    一招不备,被嬴勾五爪抓到了右肩琵琶骨。

    一招得势,嬴勾指尖用力,生生把天狗的右臂从肩上撕扯下来。

    天狗面色一沉,左手一掌拍向嬴勾。

    身体横移,躲过了天狗的一掌,嬴勾也没能及时抓住天狗断掉的右臂。

    一条右臂齐根而断,连带着其掌中紧握的丹药一同从空中坠落,往地面低落而去。

    见此,天狗连忙俯冲而下,欲将丹药重新夺回。

    只是,早就打定主意不让他好过的嬴勾自然不会看着他重新夺取丹药。

    在天狗俯冲而下的瞬间,口中一声低吼,显化出尸祖真身,猛然爆发出比之先前快了一倍的速度,直接拦在了天狗的下方。

    二人再次交手,任由天狗那抓着丹药的右臂从空中跌落。

    眼见右臂快要没入下方一片山林之中,天狗心中焦急。

    恶狠狠的瞪了嬴勾一眼,仰天怒吼,狂暴的气流似欲将太阳淹没。

    随着吼声抵挡,天狗那原本老迈的人形身体快速的变幻,转瞬化作了一条......三条腿的黑狗。

    “嗷呜~”

    如天狼啸月,摄人心魄。

    天狗一声怒吼,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冲向嬴勾。

    在嬴勾错愕于这一道身外化身竟然能够显化天狗真身的惊变而不及防备的瞬间,天狗前爪一挥,一巴掌把嬴勾拍飞了出去。

    而后,不及追击,天狗身化残影向着自己向下坠落的右臂追去。

    一万米。

    五千米。

    三千米。

    一千米。

    眼看距离坠落的右臂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眼看就要将那枚对自己而言至关重要的丹药重新夺取回来的瞬间。

    天狗只觉眼前黑影一闪,自己坠落的右臂消失不见。

    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那被自己的右臂紧紧抓在手中的丹药。

    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猪。

    猪!

    一头可爱的小黑猪!

    “混沌!”

    明明是一头看上去人畜无害,甚至还有几分可爱的小黑猪。

    但在看清了那头小黑猪的样貌的瞬间,显化出天狗真身的天狗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瞬间后退与那头小黑猪拉开了足够的安全距离。

    那种恐惧与反应,仿佛已经形成了本能。

    这一切,自然都源于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头小黑猪的身份。

    太古十凶之首——混沌!

    同为十凶,彼此之间也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更何况是他这排名最末的天狗与十凶之首的混沌。

    而且,他此时来的还并非本体,而只是一道身外化身。

    只是.......

    “你不是已经死了!”

    自太古之后,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再一次见到混沌。

    只因......

    在太古中期,十凶之首的混沌内心膨胀的无以复加,竟然妄称自己纵横三界六道,无敌四海八荒。

    结果可能是跳的太欢了,被凶名威慑整个太古时代的魔主找上了门来。

    至于结果......

    据说魔主曾经评价过,十凶之中,虽然以混沌为首,但混沌的肉却是十凶之中最难吃的。

    自那之后,太古至今不知几千亿年,世间再未有混沌的任何消息。

    所有人都觉得混沌多半已经凶多吉少,可能早已经死在了魔主手中,沦为了一顿猪五花火锅、酱猪肘、红烧猪蹄之类的猪肉大餐。

    甚至同为十凶之中的其它几位,也都再没有感应到过混沌存在的气息。

    只是,天狗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今时今日,再一次见到混沌的存在。

    下方那黑色小猪并没有回答天狗的话,可能是觉得这问题并没有什么意义。

    抬起头,一双绿豆大的眼睛轻蔑的瞥了天狗一眼。

    在天狗惊惧的再次后退出很远的距离后,小黑猪姿态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一条猪蹄轻轻的抬起,露出了被压在猪蹄下的天狗右臂和紧握在天狗右臂手中的丹药。

    通体漆黑,连小蹄子都是黑色的混沌小蹄子轻轻一砸。

    天狗的右臂瞬间风化,化作一地粉末随风散去。

    右臂消融后,一颗烙印九道丹纹的灰金丹药在混沌的小蹄子间滴溜溜转动。

    抬起头,混沌眼神轻飘飘的瞥了天狗一眼。

    一抬手,一张嘴,就欲将这枚天狗费尽心思想要夺取的丹药吞入腹中。

    远处,眼见得此,天狗的眼中反而闪过了一抹怀疑。

    从出场至今,一系列的表现似乎与他所了解的混沌的行事风格有些不同啊。

    所以,这真是那个太古十凶之首的旷世凶兽——混沌?

    从外形上来看,确实是它。

    从气息上判断,也是属于它的气息。

    只是......

    “不对!你的状态......残魂!你只是混沌的一道残魂!”

    识破了下方那头小黑猪的色厉内茬,天狗心中怒极。

    眼看就要到手的丹药,结果却不断的横生变故。

    先是嬴勾那头蠢僵尸不知发什么疯,拼了命的阻挠自己。

    后又有十凶之首的混沌残魂出来作乱,还差点把自己给唬过去。

    只是......

    既然已经识破了眼前这并非混沌,而只是一道残魂。

    天狗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怕他什么。

    虽说自己的本体较之全胜时的混沌,实力上有着明显的差距。

    但现如今情况却并非如此。

    自己毕竟是一道完整的身外化身,差不多能发挥出本体一半左右的实力。

    而下面那只是混沌的一道残魂,其本体估计早被魔主吃干抹净了。

    这一道残魂都不知道是怎么侥幸保留下来的,看起完整度连完整百分之一都不到。

    就这样的水准,能有多高的实力?

    如此,自己何须怕他!

    心中想着,黑着一张脸的天狗大嘴一张,口中传来不可抗拒的吸力。

    属于十凶之一天狗的天赋神通——吞天,猛然向下方的混沌残魂席卷而去。

    正如天狗所猜测的那般,眼前的混沌根本没有多少实力,只是凶兽混沌不知怎么保留下来的一道残魂。

    在天狗的天赋神通下,混沌残魂拿着丹药已经放到嘴边的小蹄子突然顿住。

    短暂的僵持后,小蹄子突然被吸力拉扯的向上抬起,丹药也在吞天的吸力下脱手而出。

    见此,更加判断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没有了畏惧,天狗的实力发挥的更加出色。

    吞天的吸力更加庞大了几分。

    下方,眼见差一点就被自己吃下去的丹药又被天狗截了胡,混沌残魂一张黑脸更黑了几分。

    抬起头,小眼睛中有名为怒火的东西在燃烧。

    “哼~”

    不知是种族的本能还是不满的冷哼从混沌口中传出,下一刻,天地变色,仿佛有一整个世界的力量压迫而来,镇压向天狗的吞天神通传来的吸力。

    两道力量在虚空中僵持,竟诡异的形成了一个平衡。

    空中,见自己的手段竟然没能一招见效,天狗的心里忍不住有些焦急。

    他的对手并非只有一头混沌,相比较这只剩一缕残魂的混沌,他更担心的是那被自己一巴掌拍飞之后就再未出现,但基本上可以肯定一定是躲在暗中伺机而动的嬴勾。

    毕竟是本体前来,虽然他、混沌和嬴勾三者之间比较起来嬴勾绝对是最弱的一个。

    但架不住人家是本体,经得起消耗。

    而他们......

    无论是化身也好,残魂也罢,力量都是消耗一分是一分,越耗下去力量就越会被削弱。

    相比较天狗的担忧,其实下方混沌残魂此时的心情还要更加紧迫。

    本以为以自己残留的力量进行的伪装,能够骗过天狗一段时间。

    却不想竟然这么快就被这家伙给识破了。

    对此,只能说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对手。

    虽然他当初从未将天狗这种东西当做自己的对手,但不可否认的是,十凶之间互相协作,却又确确实实的是彼此最大的对手。

    而如今,伪装被识破,没能及时的服下那颗混沌属性的无极丹恢复力量。

    单以自己残魂这些年来积攒的力量,即便只是应对一个天狗自己都撑不了多长时间。

    更何况,除了天狗,还有一头小僵尸在暗中潜伏。

    二者之间互相针对,互相抢夺,谁都不肯示弱半分。

    却又有着同样的担忧和估计。

    但,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天狗和混沌都担心暗中的嬴勾会突然捣乱的时候。

    从被天狗拍飞,混沌出场后就隐藏了起来,一直躲在暗中的嬴勾似乎看到了机会。

    抓住机会,嬴勾悍然出手,一出手就是全力的攻向了二者交手最薄弱的那个点。

    “轰~”

    三道能量在虚空碰撞,空间瞬间破碎成一道道碎片,转瞬泯灭于无形。

    恐怖的黑洞一闪而逝,将那因天狗与混沌的争夺而左右摇摆,停留在二者交锋的力量汇聚之处的丹药吞噬。

    那不知具体功效是什么,太极宗耗时九万年炼制,天狗和混沌你争我夺的无极丹,在三位仙帝级存在眼巴巴的注视下,消失于空间裂缝之中。

    “吼~”

    突然的变故,使得无论是天狗还是混沌都勃然大度,凶狠的目光瞪向此事的罪魁祸首——嬴勾。

    面对两头上古凶兽的敌视,尽管这两头凶兽都非全身状态,嬴勾依然忍不住有些肝儿颤。

    没有犹豫,嬴勾双手作揖,轻轻一礼道,“在下勾赢,路过此地,打扰了!”

    话落,人瞬间遁入空间通道中跑路。

    天狗与混沌怒视着嬴勾跑路的方向,有心想追,却又担心耽搁太久找不到被空间裂缝吞噬的无极丹所在的坐标。

    左右衡量一番,混沌和天狗不约而同的放弃了追杀嬴勾。

    更无需交流,又默契的暂时放下恩怨,一同搜寻起了无极丹所在的空间坐标。

    片刻,天狗和混沌同时睁开了眼,双双粉碎空间,进入虚空裂缝之中。

    同一时间。

    距离太极宗约三千里外的山路上,一匹龙马拉着华贵的辇车往太极宗所在的方向高速行驶。

    车上,苏寒正在向自家师父请教一些关于修行方面的问题。

    突然,师徒二人同时心有所感,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前方。

    车厢内,平静的空间突然出现一道裂痕,又转瞬即逝。

    就在那裂痕一闪即逝的瞬间,一颗灰金色丹药从虚空中飞出。

    丹药在空中滴溜溜转了几圈,而后仿佛一只见到了亲妈的孩子,一头钻进了苏寒略显差异而微微张开的嘴里。

    “咕咚~”

    来不及反应,在丹药入口的瞬间就化作一股清流被苏寒吞下。

    当丹药入口的瞬间,不及反对的苏寒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条狗,出不出手汗?

    ps:抱歉,来晚了,今天才算是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