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朕不是宋钦宗 > 三十四 分基地的打算
    政和二年,李纲进士及第,五年迁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相对于其他人,真可谓官运亨通。

    按照正常步骤,升御史中丞,继而入阁拜相,实在轻而易举。

    然而刚过易折,因得罪蔡京,罢谏官职事,改任户部员外郎,后迁起居郎。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李纲没有。

    明年,也就是宣和元年,京师大水,李纲上疏直言朝堂内忧外患,不可不查。

    赵佶认为其议论不合时宜,谪监南剑州沙县税务。

    一个收税的能干什么?随便一个识字的都能干,李纲做那,不过白白浪费了七年时间而已。

    讲道理,若非李纲,原身可能都做不了皇帝。

    宣和七年,金兵来攻,赵佶急召李纲回朝,任太常少卿。

    朝堂内外惊恐异常,赵佶也欲南下暂避,李纲却坚持认为东京不能不守,且必须皇帝留守。

    在宋廷一派慌乱情况下,李纲向宋徽宗提出了传位给太子赵桓。

    于是,徽宗甩锅成功,钦宗粉墨登场。

    即位后,钦宗升从龙之臣李纲为尚书右丞,就任亲征行营使,负责开封的防御,着实过了段甜蜜的日子。

    只是好景不长。

    李纲坚决反对割地求和,不合钦宗心意,被罢官,只是由于开封军民愤怒示威,迫使宋钦宗收回成命,才又被起用。

    在李纲主持下,金兵不能破城,搜刮钱财土地后退兵。

    因为性格不讨喜,加之投降派的排斥和诬陷,靖康元年五月,李纲被驱逐出中枢,随后被迫请辞。

    只是未被放过,先责建昌军安置,再谪夔州。

    其被贬不久,金兵二度南下,钦宗又想起用李纲,任命他为资政殿大学士、领开封府事,但已无济于事。

    当李纲在长沙得知此命时,钦宗已然沦为阶下囚。

    那么问题来了。

    原身为何被俘?实乃太过愚蠢!

    所谓不作不死,宋钦宗可不就是把自己作死的典型。

    想起这些,赵桓不能不感慨莫名。

    但凡多给李纲一些信任,也不至于国破家亡,成为皇帝之耻。

    当然,灵魂换了,君臣二人的命运同样会改变。

    只是如何安置李纲,还需仔细考虑清楚。

    看赵桓直直地盯着他,李纲略感不自在,于是问道:“殿下怔怔出神,未知在思考甚么。”

    赵桓回过神来,道:“今日,伯纪于朝堂上公开支持吾,定为小人记恨,不可不防。”

    “多谢殿下挂念,然不足为虑。”李纲不以为意地说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全不把奸邪小人放在心上,否则,也不至于宦海沉浮许多年。

    赵桓沉吟片刻,道:“伯纪以为,居于中枢,可有施展的余地?”

    李纲脸上出现一丝愤懑,低喝道:“奸邪当道,群贤退避,官家又是那般模样,便有鸿鹄之志,又能如何!”

    “即如此,伯纪可曾想过自请外放?”赵桓挑明了想法。

    李纲下意识地否决道:“吾岂能因惧奸邪而退避忍让!”

    赵桓劝道:“居于中枢,不过貌似风光罢了,以父皇的性子,想做事实在难于上青天。

    与其于中枢浪费时光,不如外放,也好造福一方。”

    李纲回过味来,道:“殿下有何想法不妨直言,若有益于社稷民生,吾自往之。”

    “目下朝廷之弊,首在于父皇庸政,奸邪当道,吾等无能为力。

    然,冗官冗兵此二等弊病,我等或可筹谋解决一二。”赵桓道。

    “愿求其详!”李纲来了兴趣。

    为了保证皇帝绝对权力,宋庭采取了增加办事环节、增加官僚职位的方法以实现权力制衡。

    这导致各级官员众多,远超出实际需要。

    又因为无节制荫官、科举过多录取,导致有官无职者太多。

    当官的太多,工资又开的高,朝廷开支自然不菲,此乃冗官。

    遭遇天灾时,为防当地百姓沦为盗匪祸乱地方,宋庭大多将之收为厢兵,只能进没有出,数量日多。

    又因厢兵不能战,须得另行招募精锐,导致兵员过多,拖累财政,此乃冗兵。

    冗官冗兵,加上战事不断,导致朝廷的日子一直紧巴巴的。

    有志之士当然认识到了这点,因此才有宋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

    可惜,刚取得一些成果,便因党争败坏殆尽。

    李纲这般有见识的,当然想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若是解决了冗官冗兵,那么即便赵佶挥霍无度,也能够支持朝廷过好日子。

    赵桓道:“吾之法,不能一劳永逸解决二冗,却可以极大程度上缓解。”

    “治标不治本,恐易反复。”李纲皱眉道。

    显然,他以为太子在吹牛逼。

    只是朝堂之事刷了许多好感度,因此不曾发怒。

    赵桓神秘一笑,问道:“伯纪可知流求?”

    “三国东吴时《临海水土志》有述,时称夷州,隋时改称流求,沿用至今。

    据悉,孙吴并隋杨先后各遣派万余人往之,意图开发,只是毫无所得。

    殿下所言,可是欲效前人,开发流求乎?”李纲道。

    “不错,解决冗兵,便着落在流求上。”赵桓颌首,道:“福建出海,往东三百里,便是彼处。”

    李纲却不以为然,道:“恕我直言,千里迢迢移民而去,耗资必然不菲,未必合算。

    且路途遥远,气候、地理不熟,移民必不甘心留下,最终亦如前朝般,白费功夫罢了。”

    “伯纪顾虑有理。”赵桓顺着李纲的话说道:“然前朝所为,终有遗民存在,岂非是为基础?

    流求虽然是海外孤岛,然面积广大,善加经营,当得许多良田。

    其地气候,种植稻谷一岁三熟,且盛产甘蔗,于制糖业颇有前途,此皆是立身良法。”

    “人从何来?”李纲又问。

    “与其强制百姓去,不如调拨厢军去,此非战阵,不过种地而已,正合适厢军施展。

    先期不用太多,只要千余精壮,十余海船,备齐生活物资,开垦土地,修建房舍,待这千余人见识了好处,安能不迁移家眷随行?

    基础即立,按部就班调拨厢军前往,以流求广大,容纳百万人口轻而易举。

    移民安顿,再去厢兵籍,想来他们定然乐意。

    如此,冗兵岂非解决?”

    李纲思考了一阵,道:“倒是可行,只是要查看清楚,免得变成戕害移民之举。”

    “是故劳烦伯纪走一遭,查勘虚实后再行实施。”怕李纲不同意,赵桓又道:“此事若成,于社稷黎庶皆有裨益,先驱者亦可名流青史,未知伯纪可愿走一遭。”

    “虚名不图也罢,只求为国为民,殿下既有谋划,吾走一遭又当何妨!”李纲昂首道。

    “为国为民者,如何不名留青史?”赵桓笑了。

    与其让李纲当七年税监,不如让他试着开发流求。

    此时用不上流求的国防门户作用,根本还是为了解决冗兵。

    开发流求成功,以后开发南方亦有模板可以借鉴,如此,轻而易举解决人口与土地的矛盾。

    最重要的是,待流求开发成熟,可以作为练兵基地。

    不需要太多,只要有三两万精锐,守卫开封不难。

    嗯,篡位也有底气。

    一箭三雕的事,如何不做?

    说服了李纲,赵桓又道:“伯纪自请外放,莫要他处去,自去泉州,其再多有海岛,可为渡海之中转。

    当然,实情如何,须伯纪实地勘探,在做确定。”

    “殿下放心,吾定当尽力办得妥当,务必不出纰漏,”李纲拍着胸脯道。

    分基地有了着落,赵桓很欣慰。

    好好经营三五年,积攒足够的实力,万一事有不济需要“清君侧”,也有足够的实力发动不是。

    当然,这层心思不必与李纲细说。

    赵桓就着后世的记忆,把医疗卫生、台风预防、船只准备等事说了一遍。

    “初期朝堂定然不允,东宫每年可支五万缗,若有缺额,还需伯纪自筹解决。”赵桓最后道。

    “只要有前途,钱财好说。”应了一句,李纲又道:“行止决定,事不宜迟,吾便往集文殿查阅典籍,再访海外行商。只是殿下生辰,怕是不能赴约。”

    “无妨,正事要紧。”赵桓笑得如同吃了鸡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