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红星巫师学院 > 第二十三章 希望点燃灵魂之火
    第十天,挖掘现场转移到北区粮库,这是最后的希望。

    有之前的收获和河岸城的支援,加上“寒潮餐”之类的措施,即便又接收了三百人,让队伍总人数翻一倍,大家也有信心熬过三个月。

    可大家想的已经不是养活自己,而是河岸城的亲人,不管是市民还是蛇民。

    新的雪人并没出现,就连掠食者也消失了,大概是觉得河岸城这里太棘手,绕过了这一带继续向北。不过蛇民还是络绎不绝的来到了河岸城,到现在总数已经超过了两千。

    河岸城收留了这些蛇民,但盖斯的暗示让琼恩明白,如果河岸城自己都过不下去,这些蛇民的下场会很悲惨。

    现在,所有希望,都落到了他们身上。

    而他们的希望,又落在这座粮库上。

    研究所搞出了挖雪机,其实就是若干铁板装在滚轮上,由几部迷你蒸汽炉带动,将积雪源源不断抛向后方,再由雪人把雪堆推走。

    赶在融化之前清理掉粮库大门附近的积雪,再由雪人搬出遮蔽了大门的瓦砾和杂物,露出坚固的铁门乃至铁墙,就这点工作量,依旧花了整整两天时间。

    这座粮库实在是太大了,比利用史前废墟建起的河岸城警卫堡垒主楼还大。最初还挖错了地方,托比昂提供的地图没那么精确。

    铁门很大,由雪人拿铁架当凿子,拳头当铁锤,花了个把小时才撬开。

    门开后只看到通道,仓库还在深处。

    用抽风机通风,等了好一会,琼恩、玛莉安、沃尔夫等人提着灯,忐忑不安的进了仓库。

    又撬开了两道门,进到仓库内部,脚下没有冰,天花板没有塌陷。

    将煤灯高高举起,眼中所见让琼恩欢喜得差点跳了起来。

    一袋袋面粉堆得高高的,比他个头还高,一垛恐怕有六七十袋!

    看仓库的面积,至少有上百垛,这里保存的面粉怕不有两三百吨!

    “空了……”

    沃尔夫却用极度沮丧的语气说:“除了这点,其他的都搬空了。”

    琼恩心头一紧,向深处看去,顿时身体发软,煤灯差点落到地上。

    仓库深处,还有无数木制垛盘乱七八糟的摆放着,上面都是空的。

    偌大的空间里,就琼恩眼前这垛堆得满满的,其他地方空空荡荡。

    地上洒落着细细的粉尘,看似尘土其实是变质的面粉,上面还残留着拖曳的痕迹。

    很明显,绝大部分粮食都被搬走了。

    三十年前的场景似乎投射到琼恩面前,大地震动,门轰然大开,无数人冲进仓库,将垛盘上的面粉,以及更深处像是挂架上的冻肉抢走。

    “没了……”

    老炉工沃尔夫坐到了地上,低声呢喃:“到此为止了。”

    琼恩一直牵着玛莉安,少女反手握住他,手心也冰冰的。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凯文、德米还有阿什卡长老等在外面,没听到什么动静,还以为出事了,急急冲了进来。

    看到空空的库房,他们也都呆住了。

    “我们继续挖啊!”

    现场气氛无比沉重,凯文忍不住说:“希望城又不只这一个粮库,还有不少食堂商铺住家没挖呢,我们总能挖出来的!”

    德米叹道:“没时间了,那些地方不可能挖出足够的粮食。等到大寒潮来了,就算我们挖出了多余的粮食,也没办法送到河岸城。”

    芮妮发现了什么:“墙上的大桶是装什么的?”

    仓库三面都是一格格的木格,里面横置着无数木桶,个头大得足以塞进去两个人。

    沃尔夫呵呵笑道:“那是酒,朗姆酒。只要是密封的朗姆酒,就算面粉变质了,也能喝,味道还特别好呢。”

    好几个人急切的冲过去,用扳手之类的工具敲木桶,发出笃笃的闷响,里面都装着酒。

    木桶多得令人咋舌,粗略估计就有四五百个,如果都是满的,别说希望城挖掘队,加上河岸城,都够喝上半年了。

    打碎泥封,撬开一个木桶的塞子,哗啦啦的液体落地,仓库里顿时酒气冲天。

    “没粮吃总还有酒喝啊,挺不错的。”

    “给河岸城送一些吧,也算是收获,他们会高兴的。”

    “啧啧,好香!这是三十年的好酒啊!”

    人们纷纷攘攘的闹起来,琼恩在酒香之外,还闻到了名为绝望的**之气。

    “啊啊!”

    莱丝特忽然惊叫起来,她提着灯好奇的四处打量,在深处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死人!”

    大家都过去一看,在仓库深处,通往后门的通道里,密密麻麻挤着一大堆死人。

    这些人穿着非常单薄,有的甚至上身就一件背心。看起来他们想打开后门,但不知道是门坏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让他们没有如愿,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每具尸体的脸都无比狰狞,就算是敢于跟掠食者战斗的女警卫队员芮妮和莱丝特,也吓得不敢靠近。玛莉安没跑开,而是躲在琼恩背后,身体微微发抖。

    她害怕的不是尸体,而是回忆:“爸爸,大家,也是这样。”

    阿什卡长老神色如常,举着煤灯凑过去仔细打量。

    随着煤灯靠近,细微脆响里,尸体的连枷、手臂和其他暴露在外的皮肤,开始暴起条条裂纹,吓得他赶紧后退。

    阿什卡长老说:“这些人是死于窒息,不是被冻死的。”

    大家恍然,这些人应该是跑到这里避难,结果被闷死了。

    不过还是有太多疑问……

    这些人为什么脱衣服?

    为什么都是精壮的男子,没有女人和小孩跟着避难?

    粮库的粮食几乎被搬空了,说明他们是在灾难发生了一段时间后,才跑进来的,那时候为什么后门还被封死了?

    沃尔夫打断了琼恩的沉思:“先把尸体清理出去吧,不然会造成污染的。”

    这倒是当务之急,仓库里还有大量的酒,剩下这点粮食也更要珍惜。

    人们戴好口罩和手套,都忙碌起来。

    “很快我们也会跟他们一样的,到时候会有人来清理我们的尸体吗?”

    清理尸体的时候,不少人这么嘀咕。

    尸体一共有六十八具,弄到外面就开始骨肉分离,然后软化,释放出熏人的恶臭,不得不一口气直接拉到蒸汽屏障外的雪地里堆着。

    仓库里,即便空气变得清新,大家的心情却没一点好转。

    领头的人都在,本该赶紧商量下一步行动,可连琼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回去吧。”

    小胖子凯文带着哭腔说:“我想贝尼他们了,也想叔叔婶婶了。我会被关起来的吧,就把我关到监牢里吧。”

    凯文的父母早就病故了,是叔叔婶婶在照料他。也说不上是照料,只给了个睡觉的地方,连食物都得靠凯文自己当学徒挣。

    沃尔夫似乎要把肺都叹出来了:“回去干什么,这里还是有粮食,我们就在这里熬下去吧,河岸城那边……我们帮不上忙了。”

    一缕火焰在琼恩心底燃起,他大声说:“就这样放弃了吗?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力气!”

    “哪怕只是再挖出几吨粮食,我们都能救下很多人!”

    “我们不该绝望!相反,我们该怀着更大的希望,全力以赴!”

    琼恩说着说着,心中的火焰越来越汹涌。

    这是他的心声,毫无虚假,毫无修饰。

    大家惊愕的看着他,琼恩还没有自觉:“托比昂爷爷说过,东区还有个粮库,虽然小一些,麦得还更深,但那至少是个目标!”

    “我们……”

    他终于意识到不对,怎么感觉仓库里亮了起来,大家的眼里都金光灿灿的?

    他提起灯,以为是灯光调得太亮了。

    灯没什么问题,只将周围一张张脸勉强照清楚,上面都凝结着震撼和惊愕。

    这时候琼恩才发现,光亮来自自己额头,那颗石芯金光大作。

    “蒸汽之神的启示……”

    琼恩大喜,蒸汽之神降下启示了!

    可这启示到底是什么呢?

    玛莉安的手忽然也变得温热,又一道金光在少女额头亮起,只比琼恩黯淡一些。

    “我明白了!”

    德米握着拳头,闭上了眼睛:“不放弃希望!坚信我们会成功的!”

    他的额头也亮起金光,很黯淡,但终究是亮的。

    人们面面相觑,又各自闭眼。

    片刻间,阿什卡、芮妮、莱丝特额头上的石芯相继亮了起来,接着是一些市民和蛇民。

    到最后,老炉工沃尔夫的手腕上也亮起金光,之前他对“蒸汽之神的启示”不屑一顾,不要黑石的石芯,没想到还是拿了颗偷偷栓在手腕上。

    “我……我只是觉得老阿什卡说得没错,既然命运是自己的,那就自己负起责任。”

    沃尔夫还在遮掩:“当然有个神祇帮忙也行啊,如果神祇真的是仁慈的,那不管我们信不信,不都该出手吗?”

    他又很不解:“这就是蒸汽之神的启示吗?除了发发光,就不干点正事,比如给我们送来几百吨粮食?”

    琼恩摇头说:“蒸汽之神的启示只是照亮我们的世界,让我们可以运用自己的智慧解决问题。”

    他猛然拍拍额头,招呼大家:“把灯都举起来!举高点!分散开!”

    大家都一头雾水,但还是按照要求散开,举起煤灯。

    “啊……被踩坏了……”

    琼恩懊恼的嘀咕,举着灯低着头,仔细观察地面的痕迹。

    地上铺了层面粉,原本有很清晰的拖曳痕迹,以及无数脚印,但清理尸体的时候被弄乱了。

    不过除了直来直去的那片区域,其他地方的拖痕和脚印还能看到。

    琼恩找了好一会,停在靠近墙面的地方。

    他有所感觉,心跳一下子变快,盯着地板,竟然没了动静。

    玛莉安心有灵犀,拎起墙角的扫帚奔过来,刷刷扫开粉末。

    一扇暗门,偌大的暗门显现出来。

    “让我们来!”

    “小心有什么机关!”

    力气大的管道工和蛇民凑过来,抓着暗门上的铁环,一起用力,将暗门缓缓拉开。

    下面是一截铁梯,尽头是一道竖着的门,铁门。

    鼓捣了好一阵,才发现这道门不是往外拉而是往里推。

    推开沉重的铁门,里面黑黢黢的,气流呼呼涌入,刮得人们脸颊又冷又痛。

    “我闻到了!”

    琼恩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闻到,沃尔夫却颤抖着高喊:“粮食!粮食的味道!非常多、非常非常多的粮食的味道!”

    举起煤灯一扫,琼恩脑子嗡的一下似乎炸开了。

    粮食!

    很多很多的粮食!

    这道铁门后,是比上面小不了多少的巨大空间,但被一垛垛面粉和豆子塞得满当当的,随便一数就有好几十垛。

    空间的一半是冻得严严实实的巨大冰块,里面塞着一块块熏肉、一串串肉肠,乃至一只只宰杀好后的猎物。冰块被铁架围着,像货架一样排开,有十多列,都堆得高高的。

    “出去!赶紧出去!”

    大家都在发呆,沃尔夫高喊:“不想让冻肉坏掉就赶紧出去!”

    铁门轰隆关上,人们挤在门外的狭窄通道里,粗浊的呼吸声融在一起。

    然后,琼恩率先一屁股坐在地上,哈哈笑了起来,大家也跟着笑出了声。

    希望就这么变成了现实,他们成功了!

    “那些尸体……”

    笑过之后,琼恩低沉的说:“他们是把粮食转运到这里,他们没有放弃希望。”

    这就是琼恩的发现,他敏锐的注意到地上的痕迹不太对,不像是混乱人群把粮食搬出仓库的动静,更像是有组织的转运。

    只是他没想到,这座仓库其实有上下两个存储空间,对一般希望城市民来说,这应该也是个秘密,托比昂并不知道。

    那些工人把绝大部分粮食搬到了下面,完工之后想出去,才发现前门后门都封死了,最终因为窒息而死。

    芮妮嘀咕道:“可他们都死了……”

    莱丝特反驳:“他们给其他人留下了希望,没错,那就是我们。”

    阿什卡长老感慨的道:“他们是英雄,得给他们办个隆重的葬礼。”

    上到第一层,大家开始忙碌起来。

    粮食问题终于解决了,大家都沉浸在极度的喜悦中,沃尔夫对琼恩说:“蒸汽之神的力量也没多神奇嘛,就是让你脑子好用点。就算你不在,我们里谁脑子灵光一点,也会发现的。”

    琼恩无语,沃尔夫的话他无法反驳,但他不认为蒸汽之神就只有这样的力量。

    老炉工吹着口哨走了,琼恩提起灯也要离开,却发现灯熄了。

    想着出去再加煤,他没理会。

    刚刚迈步,蒸汽之神就在他耳边说:“琼恩,你做得很好。”

    “刚才你鼓舞大家的时候,这盏灯里的石芯吸收到了足够的……希望。”

    “这些希望点燃了我说过的火,我可以在物质层面上帮助你了。”

    “不过看起来,你也不需要了。”

    跟着蒸汽之神的话语,琼恩手中的煤灯渐渐亮起,刚才分明已经熄了,而且也没煤了啊。

    灯光越来越亮,亮得琼恩不得不闭眼,然后他感觉手一热,一个软软的,热热的东西塞到了手里。

    睁眼一看,竟是只面包,像是刚出炉的,软得像云团,香气也是他从未闻到过的。

    “如果这座仓库下面没有藏着粮食,我也能解决你们的粮食问题。”

    “这不是神祇给凡人的赏赐,而是对你们不放弃希望的酬报。”

    蒸汽之神说:“现在,吃吧,这是我的早餐……”

    “随手给你的,已经咬了一口,别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