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1996 > 第一章 沧海桑田
    坐在柔软的床垫上,沈重目光呆滞的盯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有迈克杰克逊亲笔签名的宣传海报,脑子里面却至今还有些不相信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无非就是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被那些当初不如自己多年后却一个个混的人模狗样的所谓同学讽刺挖苦一番后多喝了几杯而已,可再次睁开眼后就成为了一个身在美利坚的十岁男孩.阅遍了各种重生文的自己起初还兴奋不已,可在此之后就是深深地恐惧,穿越重生尽管很美妙却也比不上割舍不下的亲情,在一系列尝试失败感觉再次穿越的可行性微乎其微之后,沈重做了一个更加疯狂的举动,偷偷的拿了一些钱搭乘飞机前往了华夏,满心欢喜的自己却见到了曾经喧闹的村庄变成了一片片荒凉的麦田,而有关自己的一切就好像从不存在一般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以查询,直到现在身体的母亲一脸憔悴的从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垃圾站旁边把自己带回来才算捡回一条狗命.

    在随后的这一个月里面沈重除了盯着墙壁发呆,就是疯狂的寻找一切有关自己记忆之中大事件的线索,历史的进程没有因为自己的原因有过丝毫的误差,朝代更迭,科技发展,就连某皇帝早上吃了几碗干饭都写得清清楚楚.

    就在沈重再次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体想要从房间四周散乱的书本之中寻找哪怕一丝关于自己曾经存在的线索的时候,却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微微颤抖的身体代表着背后的人的恐惧和不安,手臂上的力量并不大好似生怕将自己弄伤一般却又固执的抱紧了自己,从墙角摆放的穿衣镜沈重看到了一个头发散乱面容憔悴的女人,记忆之中的第一次见到她是那么优雅而又自信,配合着东方人经典的精致五官和高高盘起的秀发,干练之中又透出一股独属于东方女人的柔美,比起后来的一些大明星都毫不逊色.

    就在沈重要挣扎的时候,一滴眼泪掉落在了自己的脸庞并且缓慢的滑落,从穿衣镜之中沈重看到了一双带着哀求而又心碎的目光,这个目光沈重很熟悉,自己少不更事不知道做了多少混账事,每当这个时候的时候都有一双的目光存在.也正是这道目光告诉自己既然回不去又何必伤害另外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呢,想明白这些沈重缓缓的闭上眼再一次深呼吸后,有些沙哑的说道:”我饿了!”这也是沈重这段日子里面第一次开口说话.

    背后的人身体一僵,随后带着同样沙哑的音调问道:”你,你说什么?”

    “我想吃饭.”再次吐出一口浊气,沈重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说道.

    下意识的’哦’了一下后,背后的人立马反应过来,惊喜的说道:”好好好,我这就给你做去.”一边说着一边立马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一路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到了门口后好像想到什么转过头来叮嘱道:”宝贝你这两天没什么东西,不要乱动在床上休息会儿,一会儿饭做好了我马上给你端上来.”说完还遥遥的对着沈重亲了一下才跑了出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沈重直愣愣的躺了下来,说实话自己还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自己原先就是个废物和蛀虫而已,相信没有自己亲人们应该过得更加轻松快乐才对,至于刚跑出去的那个人,尽管一句母亲至今还叫不出口,可毕竟占了这幅身体,孝顺的义务就有自己来承担好了.想明白一切,沈重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下子浑身轻松了起来,好像一道重重的枷锁被卸了下来一般,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在睡梦之中这幅身体的一切记忆缓缓的展开,自己好似上帝视角一般再次经历了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长的一切过程.

    再次醒来的时候,沈重发现房间之中原本散乱的各种书籍消失了却被一大堆的医疗器械所填满,而这幅身体的母亲则是正在和一个人在诉说着什么,当见到自己醒来后第一时间就冲过来将自己抱在了怀里,这个时候沈重才知道自己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接着一帮人对着沈重一番检查,再次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沈重现在的母亲才放了心.

    接下来几天在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沈重的身体也被调理到了非常健康的状态,沈重经过那场梦境之后也算是放下了包袱开始慢慢的接受了现实,而真正让沈重松口气的是自己还真不用急忙改口叫妈之类的,根据记忆里面的显示,这对母子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准确的说是原先的这个自己在得知自己单亲家庭的身份后单方面的闹起了小情绪.而自己穿越来的原因也跟这个有些关系,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在学校之中被几个同学合伙挖苦讽刺,继而动手,毕竟人单势孤,被揍就不用说了,最后还无巧不巧的把脑袋磕在了桌角上面,随后就是沈重接管一切的画面了.

    “宝贝啊,跟你商量一件事.”餐桌上韩女士也就是沈重现在的母亲小心试探道,说着的时候双眼紧紧的盯着沈重的面部表情,一副生怕引起不高兴的样子.

    “是要去上班吗,放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尽管有些不适应,可被人关怀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不是的.”韩女士急忙否认着摇头道.尽管沈重依旧表现的很平淡可比原来那位那种怎么也捂不热的石头的样子可强多了,能够感觉到孩子的态度正在对自己有所转变韩女士自然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候离开的.随后小心翼翼的将一个煎蛋放在了沈重的盘子里,笑道:”是这样的,我给你联系了一所新的学校,里面绝对没有那些暴力的坏孩子的那种,而且妈妈这次请了长假,每天可以陪你上下学还能保证妈妈的宝贝每天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哦.”说完还对沈重眨了眨那双会说话一般的秋水双瞳.惹的沈重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往椅子的靠背上缩了缩,谁家母亲对着自己儿子说话还带撒娇的啊.

    “我不想去.”

    “这怎么可以呢.”听到沈重的话,韩女士有些接受不能,可也不敢多怪责孩子,只能耐心的讲解道:”宝贝,上学其实还是很有意思,不但能够学习到很多知识,还能认识很多朋友.关键是,在学校里面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的,妈妈的宝贝这么帅气,一定能够……,当然啦,要是真的不想上学也是可以的,其实妈妈还是很有钱的,来再吃一个爱心煎蛋.”见到沈重的脸色越来越冷淡,韩女士立马改变话锋有些尴尬的再次往沈重盘子里面放了一枚煎蛋.

    “学校我是暂时不太想去,不过,我想在家里学习,请个家教也可以.”沈重早就研究过了,在美利坚只要能够通过相应的入学测试是不会管你以前上没上过学,或者在哪所学校毕业的.关键是让自己一个几十岁的灵魂跟一帮小屁孩儿去玩沈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样也可以啊,家教的话需要好好去选择,这样好了,妈妈这段时间就来辅导你学习好了,放心妈妈可是正经名牌大学毕业,绝对是真的!”听到沈重不是真的放弃学业韩女士松了口气,可听这话她这学历貌似有水分啊.

    其实不去学校沈重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根据记忆韩女士是一家不太出名的珠宝设计公司的艺术总监,这些年也没听说有什么名扬世界的大作问世,不过薪水不错,要不两人也不会住在一个独栋小别墅里还是带草坪和游泳池的那种.只是时长要加班和出差之类的,在这段时间沈重都会被临时雇佣来的保姆照看,至于之前不差钱的说法沈重觉得水分比学历更大,一个母爱泛滥的女人对自己正在范别扭的小孩子说的话能信度真心不高.为了以后豪宅跑车梦,自己需要做一些必要的努力才对.

    得益于记忆的充分融合,加上前段时间没日没夜的查询各种资料,沈重对于这个世界还是有相当认知度,除了前身的信息实在找不到之外,其余的事情与自己之前的记忆基本没有太大的偏差,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并没有丢失.关键是自己这两天着重详细查找过一些著作方面的信息,有很多都还没来得及出现的名著,这就有了自己可乘之机了,以后吃香喝辣就靠它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沈重想到的在’创作’第一个作品的时候就遇到了问题,,沈重毕竟融合的是一个十岁孩子的记忆,对于外语的听说和日常交流那是一点都没问题,可读写方面就差强人意,之前查阅资料的时候沈重就时长要借助一些词典之类东西来翻阅资料,可一到’创作’的时候语法的运用可就不是一本词典可以交给自己的了,那是需要积累的.要说这些都怪某些人崇尚的西方教育方式,在美利坚十岁的孩子上学跟去幼儿园基本没两样,学到的真心有限,也就是不至于把自己的名字拼错仅此而已.写作能力不足一下子成为了自己’创作’大业上的绊脚石,更让沈重绝望的是韩女士不但写作方面不行就连其他方面也多有些不靠谱.

    被自己的孩子鄙视了,韩女士表示很忧伤很难过,可绝对不能忍,要知道这段日子下来,韩女士明显感觉到了沈重态度的转变,正是培养母子亲情的时候绝对不能这个时候掉链子,同时韩女士也感到了些许疑惑,自己数学是不好,可小学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还是不在话下的,可抛物线二次元方程算是什么啊,当然这种初中问题以后有家教去解决,确定是自己的娃就好了,其实她不知道沈重的数学也不怎么样,否则弄出一个微积分之类的更崩溃.

    其他方面不行就找自己擅长的方面弥补,而韩女士贵为一家珠宝公司的艺术总监时尚的把握还有绘画方面绝对是不用说的,也正是因为这个,韩女士密切观察了这些日子的天气变化,在购买了一应用品后就就驾着那辆红色法拉利带着沈重出去采风了,香车与美人不论是在任何地方都是一道美妙的风景线,当然要是旁边没有那个碍事的小男孩就更好了,这是一些路人的想法,沈重自然自动过滤掉了.

    而也正是因为这次采风让沈重突然灵光一闪又有了一个好主意,暂时是没法写了,可身旁有这么一个绘画达人自己不信连漫画也弄不出来,想到此刻沈重不由得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流着哈喇子的感觉一张张绿油油的钞票正在想自己挥动着小翅膀翩翩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