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在聊斋当法海 > 第一百一十七章:女公子平地摔
    出门在外,特别是在古时,各种天灾**,人说没就没了,所以对这点小忙林海并不吝啬,当下照顾她放慢了步子,沿着昨天他以剑气开出的那条小路走在前面。

    “在下蓝染,未敢请教大哥姓名?”

    女孩蓝染跟在林海身后怯怯的开口,林海正要回答,忽然听到四周林中无端有凄厉的狼嚎凭空响起,似乎是在哀悼着什么,将蓝染吓得惊呼一声,情急之下竟是没有压抑嗓音,娇娇怯怯的声音暴露之后,尽管林海心中早有计较没有惊讶回头,可小姑娘还是满脸通红,担惊受怕好一阵子都不敢再吭声。

    “没事的,这里的狼也就是看起来凶,其实吃起来还是很香的。”

    林海见小姑娘吓得不轻,于是好心的出言安慰。

    谁知小姑娘闻言结结巴巴的道:“吃...吃起来香?”

    “是啊,我兄弟刚刚还打了头狼,我这不到镇上弄些配菜和新米吃嘛,蓝兄弟你吃了吗?要不要一起啊?”

    “不用了,不用了。”

    蓝染的小脑袋摇的飞快,她立刻开始联想林海话中所说的,似乎他们是住在树林里的?可是这世道什么样的人才住在深山老林子里?

    山贼!

    小姑娘心头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人在后面观察着林海。

    扛着这么大一袋东西仍然健步如飞,显然是有武艺在身的强人,再结合一路上他始终都没有回过头来看过自己,哪怕他刚刚惊叫之下暴露嗓音也没有丝毫的诧异,这说明了什么?

    四周树木缓慢倒退,随着脚步渐进,蓝染发现四周环境在各种高大的树木遮挡下,变得深邃幽深,配合林海背负重物一声不吭的样子,她在心中渐渐生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来。

    他是不是早就看穿了我的女儿身?可就算看穿了那和回头看自己也不冲突啊!难道....

    蓝染洁白的额头开始有冷汗渗出:

    “难道他不看自己是怕打草惊蛇,吓走了我?一路上提把我带入树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蓝染顿时被自己丰富的联想吓得快要哭出来了,脚下步子刚一停,却好像惊动了林海,只见他也紧跟着停了步子,微微侧过头来,‘阴森’的看着她问道:

    “怎么不走了?前面就到了。”

    绝对不能到,绝对不能跟他到!

    蓝染在心中尖叫,可是吓得发抖的身子也做不出什么反应,正惶惶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林海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你是不是想方便?没事的,这附近林子都很安全,你随便进林子里解决就好。”

    这句话对蓝染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她忙不迭的点头跑向一边密林中,蹲下来观察了背对着自己的林海,开始悄悄的向后撤退。

    而林海因为六识敏锐,早就收了对四周的感知,站在那儿等了半天也不见好,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正见到了小姑娘蓝染正蹑手蹑脚的弯腰在林中往回跑,他不禁纳闷的叫道:

    “蓝兄弟,你干什么?”

    蓝染闻言吓得脚下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正跌出怀中的一件事物,林海目力惊人,发现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串雪白的佛珠。

    佛珠?林海看这眼熟,蓝染却已经快速的将它一把从地上抓了起来,连滚带爬,头也不回的就开始疯跑。

    “唉?蓝公子?蓝姑娘?蓝小姐?”

    林海莫名其妙,眼睁睁看着三步一跌,五步一摔的小姑娘狼狈不堪的跌出树林,喃喃道:“难道我看起来像坏人吗?”

    摇摇头不做理会,林海掂了掂身上的米袋,大步朝着兰若寺而去。

    摔的灰头土脸的蓝染泪眼汪汪的揉着身上摔痛的伤处,那眼泪欲落不落的样子,仿佛是承受了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困难折磨。

    紧紧握着那串星月菩提佛珠,小姑娘带着哭腔发誓:“白云大师,你一定要顶住,我一定会找到兰若寺,找到法海大师的!”

    话音刚落,只听四周一阵凄厉的狼嚎又起,蓝染眼中泪水刚刚坚强了不到几秒又开始掉落,大哭道:“法海你在哪里啊?!”

    浑然不知发生何事的林海,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兰若寺中,此时燕赤霞炖的那一锅狼肉刚刚出锅,正好加上他带来的青菜点缀,待林海蒸上米饭来到酒桌上时,燕赤霞早已是等的急不可耐了。

    “老哥你先吃就是,你我兄弟有什么好计较的?”

    燕赤霞嘿嘿一笑:“不成不成,这顿饭是专门请你的,你不动筷我如何下得去手?”

    林海夹了块炖的烂熟的狼肉入口,发现燕赤霞果然没有夸口,像他这等出身在富贵商人世家,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居然也吃的赞不绝口,片刻功夫便是一碗下肚。

    他嫌这样来回盛的太麻烦,最后直接把整个锅都抬上了桌。

    其实一条狼分解开来,下锅之后也没多少,起码以林海的饭量来说,这点分量相当的微不足道,不过眼下燕赤霞是诚心实意的做东请客,身为客人自然也要表现出适当的满足和赞美,总不好辜负人家一片心意。

    未几,林海吃饭的筷子忽然一顿,缓缓将碗筷放下来,神情有些古怪。

    “小兄弟,怎么了?这就吃饱了?”

    林海叹息的摇了摇头,其实他不是饱了,而是刚刚吃饭的时候,他居然发现沉寂已久的禅定修为又重新开始活泛增长了起来。

    什么情况啊,现在是连吃个饭都要开花了吗?还要不要人活了?

    林海对此有些气愤,同样也有些怀疑,尝试着又吃了一口肉后发现,禅定修为果然又增长了一点,虽然这点增长极其细微,可林海却大惑不解,并且充满了忧郁。

    这尼玛也太变态了,我就是现在开始练辟谷怕时也来不及了吧?

    就在林海忧心之际,燕赤霞还倒他是怕饭不够用所以才筷,大声笑道:

    “林兄弟不用为我留饭,这林子里什么都不多,就是狼多!我听说过往商人旅客很多都被其所害,我们吃它也是一件功德,为民除害啊!”

    林海听了这话方才有所悟,当然燕赤霞的那种功德论完全就是歪理邪说,不足为信。

    因为天道对万物一视同仁,狼吃肉自然是自然规律,不可能因为你吃了杀人的狼就给你算功德的,真正带给林海启发的,那就是一个人,济公。

    济公这个游戏人间的真佛同样也吃狗肉,而且他吃狗肉时曾说过,他不是吃肉,而是在超度这个恶犬。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这句话林海在破庙中曾对白云说过的戏言,原来真有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