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八十一章 刀马旦
    “是李阿姨吗?”

    “啊,你是……”

    “我是容耀。”

    苝京南站,在FT区。

    特地嘱咐在这个站下车,因为离住处进。

    长得特别漂亮,是特别。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看着就如同三十出头一般。

    “李阿姨好。”

    确认了人,自然就要问候。

    李岚其实也打量容耀。知道二叔寂寞孤单,加上工作性质。早期收养了儿童村一个孤儿。一直养大。但是听说有点叛逆,可是现在看来,长得帅,帅到没边就不说了。

    感觉除了自己家的那个,再没见过颜值这么高的孩纸。当然男女孩也不能比较的,主要是气质很精神,但懂礼貌带着笑容还很阳光。

    就觉得果然不能听信,至少要亲眼看看。不过只是第一眼,也不确定什么样。然而二叔吩咐的事,显然二叔很少求人。包括他自己的那些子女养大了,就都赶走。

    如同老虎一般,孩子能自立,就都离我远点。

    所以反倒更在孩子中有威信。虽然婶婶早逝,大家心里在外面拼搏出什么成就,家总在叔叔这里。

    “恩……”

    李岚点点头,穿得已经是裙子和半截袖了,戴着帽子遮阳。看着就特别有涵养,都不用戴什么首饰或者之类的,就显得美丽又知性。

    “走吧。”

    李岚示意容耀,看着行李箱:“我帮你拿一个?”

    “不用不用。”

    容耀开口:“就这点东西……对了。”

    容耀示意:“校长爷爷让我带了些特产,除了干豆腐卷,还有桔梗是您最爱吃的?”

    一提到这个,李岚不由笑容满面,也有些感慨:“二叔还记得呢。小时候即便条件不错,但孩子多。他因为我是侄女不是亲生的,更偏心我。谁欺负我他就直接打他们,搞得现在都不愿意和我联系。”

    一边说一边笑,容耀倒是听出他们感情应该是非常不错的。

    容耀也开口:“校长就是这样的,为别人多过自己。”

    李岚点点头,随即询问:“二叔身体怎么样?”

    一起上了一辆迷你库珀,启动汽车后询问。

    容耀系好安全带,开口道:“恩……不错。不过年纪大了,多少有些小毛病。心脏有点不好,血糖也高。其他还行。”

    李岚皱眉:“没什么人照顾吗?”

    容耀开口:“有邻居,很熟悉的。还有秘书……”

    示意李岚:“子女他也不想添麻烦,让他退休过去他也不过去,说在那里生活很多年了。”

    李岚叹口气:“我也是忙,找机会该回去看看的。”

    一路闲聊,很近。

    要说答应校长条件后,校长肯定先联系了李阿姨,李阿姨也肯定答应的。然而没说马上到的,却是容耀自己忍不住,第一时间就收拾东西,想要二进京……恩?

    第二次进京。

    给校长气得又搂头给了几下,一个劲的骂他没造化的种子。

    好吧这话是容耀自己骂的,校长的素养说不出这样的词汇。他只是说容耀没出息,大好少年居然一个劲围着女人转,心里就想着女人。归心似箭一般。

    容耀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无言以对啊。

    忍着骂还差点要蹭宋倾城的飞机一起去苝京,但是这次意外的,宋倾城没让蹭。理都没理他。

    宋立飞也呵呵笑,让他自己走吧。飞机上没位置了,就他们姐弟俩的。

    无所谓,无所谓。宋倾城其实买的是转机票,只是在苝京停,但是票是去杭粥的。

    自己去呗,也不是没有高铁动车,没有也有火车。离得近。

    然后呢,就过来了。

    “恩……”

    容耀没多嘴,但是路过一个胡同口,李岚指着那里对容耀说,家就住那。

    容耀很是不理解,住那你还直接路过不往里走?

    有暗道还是治水去?三过家门不入?

    当然了,拉他去卖了也要听话,国人面对长辈面对帮人办事的,这种传统了。尤其还是晚辈。

    或许看着容耀的疑惑,李岚开口:“你的户籍好办。我就能办。不过学籍这个事……我也得求人。”

    容耀抱歉:“麻烦您了李阿姨。我知道我的情况可能有点为难让您。”

    李岚表情怪异:“倒是不为难。”

    不过犹豫一下,没多说。

    直接过了家门口,但是再到目的地也不远。

    容耀下车打量,是一个稍微有点破旧但很古朴的剧院。

    而且跟着往里走的时候,就能听到里面咿咿呀呀的声音,好像是戏剧。至于是不是京剧不知道,毕竟在苝京也不一定只有京剧。如今信息交通这么发达,还有别的剧种过来交流切磋也说不定。

    新时期的年轻人是不太关注懂得戏剧的。京剧粤剧豫剧等等。听不懂,都知道是国粹,但太国粹了,入门好难。不像流行歌曲,五音不全的都敢去试试。

    “你先在这等会。”

    一个走廊,行李反正放在车上了,容耀就背个包而已。

    示意容耀站在那里等一等,容耀示意:“李阿姨,我去个洗手间……”

    “哦那你……”

    这种事,不说孩子,肯定要帮忙的。

    李岚看看周围,容耀会意:“我自己找。反正您有我电话对吧。”

    李岚点头:“好。不过别乱跑。”

    说完就过去。

    容耀回头开始找,毕竟火车上时间也不短,没多久就找到了,方便完洗洗手出来。

    就有点懵逼了。他才发现,宅男做久,不是路痴也变路痴。

    就有点找不到北。

    尤其渐渐人还多了,都是穿着戏服,划着脸谱妆的感觉。

    飘飘忽忽的,就顺着这些人一起走,来到前台。

    舞台上一堆人,但是舞台下没几个。估计是排练而已,没有观众没有正式演出。

    容耀干脆就坐下了,后面好像就是门口。应该离刚刚地方不远。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一个大花脸背着四个旗杆?亮相转身,就感觉眼睛盯着他。

    容耀瞬间觉得高大上,然后人家手掌张开对着容耀这边:“哇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去……

    容耀咧嘴想走,这么震撼的吗?这是不是很不友好的表现?

    但是国粹,电视上看真好像真看不进去,此刻亲眼看,总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在吸引着你。

    当然容耀还是看不懂,可能看热闹都不算。就在那瞎看而已。

    但是依然目不转睛,早说过他虽然前世今生都是18岁,但是他反传统喜欢的都不是年轻的东西。

    很多曾经的,红了几十年十几年的老歌他喜欢,老香.港电影老内地电影,他都反复看很多遍。

    反之很多后来流行的唱跳rap就一般了。

    而刷抖Music上很多老歌也被网红唱火,不管原创还是翻唱都很不错的。这也是他刷抖M的原因之一。

    他喜欢这些,哪怕听不懂或者入不了门,看一看都觉得特别为华夏文明自豪。

    思绪就不由也在畅想回味。

    举例子就比如,最早期的忠国动画其实很强的。现在动不动就被欧美动画长片攻占票房市场。可没人知道早期,8几年的哪吒闹海还有大闹天宫,那色彩的调配老外都称赞不已。那时候电脑制作在国内不算主流普及。

    老艺术家都是一笔一笔一张一张画出来的原画。

    值得敬佩。

    现在看着这些装扮和脸谱,也都觉得高大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才哪到哪?后台的主角还没上场呢。

    ————

    “我家小凤呢?”

    “小凤凰?在那呢。”

    李岚走进去,也是无语。自己女儿只要化上妆,就很难辨别出来。也怪不得只要一进这里,乖巧懂事的女儿,气场都让她这个亲妈不适应。平时几乎说一不二的她,现在肯定也是商量的语气。

    “小凤?”

    李岚坐在一个穿着戏服内服的高挑身影旁边,坐着也高挑吗?

    没错,看起来比这个母亲还高半个头。

    只是脸上画着戏妆,一笔一笔的。看不清长什么样,但五官还是很立体的,很有英气。

    “妈,有事吗?”

    对着镜子都没回头,而是通过镜子看了母亲一眼。

    李岚一顿,示意女儿:“小凤。妈有个亲戚来苝京了,你叔姥爷收养的那个孩子。他托付我照顾,户口会落在我们家,这个我去办。不过学籍可能也要安排到你学校和班级,他和你一样,不上学,两年后回来参加高考……你要么就去办一下?”

    小凤面无表情,只是画眉的笔停了下来。

    李岚没等女儿说话,当先开口:“小凤,别误会。这和其他上门求帮忙的亲戚不同。他不止是你叔姥爷,而且我没嫁给你爸之前,他和你爷爷就是至交。”

    小凤继续化妆,好像没什么影响情绪,但说出来的话,让李岚很无奈。

    “我不管。”

    小凤开口:“我帮这些亲戚的还少吗?哪一个不都是说和爷爷关系特别近?可是借着爷爷在京圈文化界的人脉和影响力,一个个在政界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却没有一个想着帮爷爷推广传承衣钵的。还要我去拍戏积累影响力和知名度,慢慢去推动。不然你以为我愿意那么小就被你带着去拍戏?”

    李岚张张口,突然手机响起。走过去接通,半响皱眉挂断。

    回身看着小凤:“你看,马导演又有戏找你了。我得飞过去谈谈。”

    小凤没听到一般不理会,李岚无奈:“这个真不同……和你那些怨气都没关系。”

    小凤还是不说话,李岚语气一滞,叹息摆手:“行行行,等我回来再说吧。”

    随即示意小凤:“那我先安排他住在家里。你别给人脸色看……”

    小凤看看镜子里的母亲:“不许他住爷爷的四合院。”

    李岚无奈:“木榍园的房子装修呢,不住四合院住哪?”

    小凤皱眉:“爱住哪住哪,去住旅店……”

    “就让他住四合院!”

    李岚抬手比了一下,母亲的威严呢?不要面子的吗?

    女儿点头:“那我就去住旅店。”

    “你这孩子……”

    见女儿已经不看自己了。李岚也拿她没办法,干脆就转身离开。

    只是出去之后,小凤也化好妆,穿扮好,也上场了。

    ——

    “人呢?”

    果然,李岚出去也没找到容耀,不过无所谓。剧场也不大。打电话给他,接通后表示马上出来。

    而这边放下电话起身就要走的容耀,突然发现台上唱戏的几位角儿,居然阵势变了。

    一个个都让出一条路一般。

    容耀下意识停住,只见果然一个穿上大靠,顶盔贯甲。骑道具马,拿著一把尺寸比较小的刀的女性角色走出来。看着好像是穿蟒扎靠,戴翎子的女将。

    “刀马旦吗?”

    容耀只知道这么一个名词,觉得特别帅。

    随后,就眼睛不眨,不敢置信的看着。

    如同刚刚几个角亮相一般,但是截然不同的是。

    她一歪头,一亮相,好像视线真的看着容耀。

    哪怕化着浓妆也难掩那股极为震慑帅气的英姿勃发。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容耀不知道怎么了,下意识想鼓掌,也真的鼓掌了。

    在空无一人的剧场座位下,就显得极为突兀。

    “哈哈哈!!”

    还排戏的几个人,明明就是排练嘛,所以也没压住直接笑场。

    容耀也反应过来,干笑伸手示意他们继续。自己转身背着包就走了。

    “这岁数还能看进去京戏的嘿?”

    “是被咱小凤凰的亮相给镇住了吧?”

    “别说。年龄和长相,小凤凰,你粉丝吗?”

    “哈哈哈。”

    几个人显然和刀马旦很熟了,调笑着重新排演。

    而目送容耀出门的刀马旦,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至少刚刚和母亲的“不愉快”,消散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