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会变的一只眼 > 第八十五章 可怕的论断
    说老桑不在了,胡蛋只是临时那么一说,但他一想却觉得很有道理,并且越想越有理。

    当他们逮到老桑时,胡蛋就感觉不大对劲儿,老桑身手太好,完全出乎他意料。胡蛋当时想说出怀疑的话,怕大家不信,忍住了,后来也就渐渐淡忘了。

    贾毛毛问他:“胡哥,你意思是说老桑已经见了阎王。”

    胡蛋好意笑了笑,“小妹真聪明,能看到人心。”

    贾毛毛意外地说:“其实我也怀疑,从来没听说老桑上哪里学艺,突然有了功夫,突然有了身手,总是让人很难信服的。我觉得你猜的没错!”

    胡蛋瞅着贾毛毛的脸,“哎,这话只有你能信我,其他人我根本不敢去说!”

    谁能像胡蛋一样,那么喜欢悬疑故事,也没几个人愿意想破脑袋去做哪些繁难推理。

    “你受委屈了,胡哥,我替你感到不平,可惜爱莫能助也!你慢慢和我哥贾锋说清楚,让他去劝劝那帮笨蛋。”

    胡蛋点了下贾毛毛鼻子:“不要骂人哦,你倒是给我说说,你看出了哪些蹊跷。”

    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头绪。

    正在犹豫,胡蛋发问:“是不是直觉,老桑不可能害人,我指的是害老队长一家!还有,老桑不大可能去做贩毒生意,更无可能倒卖军火!”

    “对,我讲不出来,你替我分析了个底朝天,佩服你,你书没白读,推理能力惊人!”

    是啊,自己当然擅长推理了,但有几人能够相信。每每说点奇谈,大家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胡蛋。

    你的超前预判,和一堆人的滞后感知,放到一起,你就剩下哭了,你真的没权利强迫别人信你,况且你也做不到!

    胡蛋年龄比贾毛毛大不少,心理承受能力自然强很多。面对大家的误会,没有那么多愤怒,可是老是这样,他也会特别烦躁。

    是夜,朦朦胧胧入睡,记得那时先是闭了右眼,然后眯着左眼,才一点点睡着的。

    吸吸鼻子,胡蛋闻到一阵花香,芳香浓郁,精神振作起来,“喂,哪里来的花香?真好闻!”

    无人理睬,胡蛋讨了个没趣。可他很快忘却,因为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传了过来。猛烈地咳嗽,让他很不舒服。

    “怎么了,味道变了?”

    自问,无法自答,也听不到别人回答。

    焦躁了,胡蛋没好气吼一声:“奶奶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连一只鬼都看不见?”

    “好小子,你会说话吗?我不算一个鬼么?”

    胡蛋一惊,何人,哦不,应该说是何物,说话这么奇特!转身一看,啥也看不到!

    他不放心,不断转圈,看了个遍,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我在这呢!”

    一道红色影子在他跟前一闪,胡蛋心跳骤然加速。

    “妈妈的,吓死个人!你好好现身,行吗?”

    原来是小豆豆这个促狭鬼,有事没事都喜欢故弄玄虚,不吓到人,它就不轻易出现。哎,真不是东西!

    “你好,尽管你出现的方式不大讨喜,我还是代表我自己表示热烈欢迎。问一下,你深夜前来,有何见教?”

    小豆豆摇晃着轻盈身躯,一副没心没肺而开心的样子,看着反倒显得别扭。又不是一个漂亮小孩,你摇晃啥哟!

    心里不乐,胡蛋却不敢道破,小豆豆每每提供无私帮助,他可不能与它撕破脸皮。

    “我先说,还是你先说?反正不能僵着吧?”

    “你是人,不是有个名词叫人权么?我允许你先开口!”

    胡蛋浅浅一笑,拿人权说事,你很有幽默感嘛!

    “我真的困惑,老桑到底还在不在人世,想请你透露一点秘密,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重谢?谢我什么?吃冰淇淋吗?”

    小豆豆,你开玩笑得符合实际,真要有了冰淇淋,你能吃着么?胡蛋不讨厌她的搞逗,人小鬼大方可爱!

    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胡蛋心中暗暗想道。

    可是他不能说。他知道小豆豆永远只有这么大,肯定由于某个原因,它早早夭折了。

    小豆豆皱皱眉头,好似在思考,又像是在掐指计算。

    过了十分钟,她沮丧地说:“我不了解老桑,更不知道老桑人在哪。可以证明的是,老桑不像一个坏人。”

    胡蛋失望了,这样的答案还不如没有,小豆豆能力实在有限,指望它没有意义。

    “来,玩个小游戏!”

    哎,又来了!

    小孩子家家的,好淘气哟,总想着玩小游戏,可你考虑过胡蛋大哥的感受吗?

    胡蛋僵硬地笑笑:“好啊,你的游戏有那么一点价值。”

    玩什么?

    小豆豆又笑了,有些天真,也有些认真。

    “我来踩你,等会儿你踩你自己,结束了,你就谈谈你的感受,我们一起看看,能不能谈出点新鲜东西!”

    小豆豆踩住胡蛋脚背,不断碾压,钻心的疼痛袭来,胡蛋大叫:“疼,疼,真疼啊!你不能少用点力气!”

    接着,胡蛋左脚踩在右脚上,一直没觉到多少痛感。

    “想明白没有?”

    小豆豆开始启发,它此时成了一个耐心十足的老师,期待胡蛋给出完美答案。

    胡蛋说不出道道,便照实际体验说了,别人踩你能把你踩晕;自己踩自己,一般不会使多大劲。

    说完,他伸伸懒腰,有意刺激小豆豆:“没什么可说的,你那个无聊游戏到此结束。”

    结束了?哼,等着瞧吧!

    小豆豆说:“不要慌嘛,我马上就给你说说其中道理。不要胡乱反对,要相信我的推断。”

    “你还没说,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要求太搞笑了!”

    小豆豆拍胡蛋一掌,差点把他震飞。

    “难怪你考不上本科,老师的话你听不进去,还老自以为是的,我瞧着都烦啦!”

    胡蛋怒气冲天,嚷道:“教训谁呢?你能考上好大学?”

    小豆豆和颜悦色,问道:“自己或者熟人、亲人,下不了手,其他人的话,谁会迅速下手呢?”

    胡蛋灵机一动,不相干的、狠毒的人,最有可能下毒手。

    那些人与受害者本无冤仇,只为了自私的、可耻的目的,一定下得去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