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科学麻将少女 > 038 讨伐战,三巡目,生死战⑧
    直击花咲葵五千八百点,这只能算是稍微回口血。不过有这次直击之后,花咲葵应该会更加谨慎了吧。

    之后想要直击花咲葵的话,需要用更加出乎花咲葵预料的听牌方式才行啊……默默地摸着自己的下巴,夏夜开始思考花咲葵防守的盲区。

    想要找到这个盲区真的有点困难,以前花咲葵专门打的防守型。如果不是在最近开始转打进攻型,夏夜连这两次直击都做不到。

    不过就算是这样子,也是在牺牲掉断幺九为前提下,才能够成功直击花咲葵的啊。也正是因此,自己对花咲葵的两次直击点数都很有限,那些大牌根本就无法做到直击花咲葵。

    再加上花咲葵的气运,想要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赢过她,估计也只有世界赛级别的人物吧。

    “看来自己还远远不够呢……”

    小声的自语着,麻将桌也将砌好的牌堆推上来。闭上眼,微微呼出口气,调整好心态后夏夜睁开眼,伸出手按下转动骰子的按钮。

    ‘喀哒喀哒喀哒……’

    骰子迅速的转动着,如两个小型的风暴般在那片不大的地方旋转。根据这两个骰子的点数,拿牌的位置会有不同。哪怕仅仅相差的点数为一,接下来牌局的情况都会大有不同。

    终于骰子缓缓停止下来,仿佛被无形的手按在那里。最终两个骰子显示的点数,一个是三、一个是五。

    八点……

    稍微数一下牌山的幢数,夏夜开始伸手拿牌。按照顺序将牌拿好,最后夏夜掀开宝牌指示牌。

    这局的宝牌是五索,完全的中张牌,属于可以拿过来用的范畴。

    二九万、二三五五5七**筒、一三八索、西

    自己这个起手就是很特殊的那种,说不定就用不到宝牌的那种。甚至还有可能摸不到宝牌,不过摸不到的话,对自己而言也是件好事吧?

    起码不用考虑五索会不会喂牌,稍微也能轻松点呢……

    这个牌型的话,最好是清一色吧。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考虑考虑三色同顺。再不济,直接打立直,加上赤宝牌五筒最低两番。

    想要打平和的话也很简单。属于变动性很大的牌型,接下来看看进张吧。至于首先要打的嘛……只有选择九万啦。

    将牌拍到牌河之中,至此东四巡一本场正式开始。

    见到夏夜打出的九万,海胧月伸手去摸牌。经过简单的切换,海胧月打掉的是张白。

    萧虹云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她看着海胧月打出的白咂咂嘴,随后才开始进行摸牌。

    将摸上来的牌放在面前,萧虹云脸上神秘的微笑消失,她有些郁闷的把摸上来的牌打在牌河。这张被弃掉的牌是三索,看来萧虹云又要搞什么大动作了啊。

    花咲葵轻轻咬着嘴角,右手微微在手牌上晃过之后,花咲葵这才伸手去摸牌。

    看着自己摸上来的这张牌,花咲葵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见她毫不犹豫的将这张牌打入牌河。

    被花咲葵弃掉的牌是六万,属于中张牌。以花咲葵的性格来看,就算她想要进攻的话,花咲葵也不会打出这么离谱的弃张。毕竟弃掉六万的话,会有很多顺子受到影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花咲葵这样的弃张,有很大可能是想打纯幺九或者混幺九。

    当然,像是起手有役牌的话,花咲葵怎么弃张都可以。只不过那样的话,番数不会太高就是了。

    慢着,说不定花咲葵的战术就是这样。通过降低手牌的番数,达到快速和牌的目的,就与自己降低番数来直击花咲葵效果相同。真有你的啊,花咲葵!

    想到这些,夏夜将摸上来的牌放在面前,摸上来的这张牌是四索。

    把一索从手牌中拽出来,夏夜迅速的将其打在牌河之中。

    既然明确的知道花咲葵要降低番数来速攻,那么夏夜肯定不会强行去做大牌。像是三色同顺完全没必要留着,拆掉直接打断幺九和赤宝牌就好。

    这样既能保证最低限度的两番,同时也能够保证自己的连庄。

    简而言之,为保证自己的连庄,现在应该放弃高分数的牌型,优先做到听牌才是。

    也就是说像是单张、没有任何作用的牌,在确保不会振听的前提下,如今应该直接趁早打掉。确保向听数的降低,以及面听数的提升。

    至于说到底能不能追上花咲葵的做牌速度,这个夏夜还真的不敢保证。如果可以的话,夏夜认为自己能做到。

    “碰。”

    听到这个声音,海胧月摸牌的手停在半空。

    只见花咲葵伸出手,将夏夜面前的一索拿走。奇怪的看着花咲葵的动作,夏夜满脸疑惑的看着花咲葵。

    难道说自己之前猜测有误,实际上花咲葵并没有想过要减少番数,从而对自己发动速攻吗?还是说,花咲葵要打的是对对和?

    在将一索摆好后,花咲葵打出六索在牌河中。

    有些不明白花咲葵的想法,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花咲葵现在进攻**非常强烈。或许自己接下来做不到连庄呢……

    默默的在心中叹口气,夏夜这才开始伸手摸牌。这次上手的是九筒,夏夜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张牌打掉。

    一索你能够碰,这张九筒总不至于再碰吧?如果这张九筒也碰的话,那花咲葵的牌型就有点恐怖啊……能够连续碰幺九牌而做出来的牌型有两个,一是混老头,二是清老头。

    混老头、清老头,这两个牌型只差一个字,但是分数相差则非常大。混老头在日麻中是两番,清老头则是役满。

    如果花咲葵的牌型是前者的话还好,如果是后者的话……这并不是不可能,因为上局花咲葵九莲宝灯差九筒,这局她能够摸到清老头的牌型也并不夸张。

    不过花咲葵没有碰这张九筒,看来她的牌型并非是清老头。这样的话,纯幺九、混幺九、混老头、对对和、三色同顺、三色同刻以及役牌,这些牌型的可能性最大。

    从自己现有的手牌来看,自己放铳的概率并不是很高啊。

    最终花咲葵没有选择碰这张九筒,这样看来的话应该只会是简单的对对和?不过还有可能是纯幺九也说不定。

    别的牌型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暂时没有更多的信息,即使让夏夜去猜她也猜不出来。

    海胧月看见花咲葵碰牌后倒是没有紧张的神色,因为她没有从花咲葵那里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想来花咲葵应该没有做大牌的打算。

    不过夏夜老是丢幺九牌,这让海胧月很难受,本来她还想着靠吃碰快速做牌,现在看来也只能想想。

    等夏夜丢的牌海胧月能吃的时候,估计别人都已经做好牌了吧。

    将摸上来的牌放在面前,海胧月直接将其打掉,这张被打掉的牌是西。

    萧虹云没有碰,她直接伸手摸牌,经过切换,萧虹云最终打在牌河里的是白。

    花咲葵将摸到的牌放在手牌上,同时她咬着嘴角的牙松开。就在夏夜以为花咲葵手牌变好的时候,花咲葵换边嘴角继续咬着……

    行吧,看来手牌没有变好,只是咬疼了……

    在换好边后,花咲葵将手中的牌捏起,随后拍在牌河之中。

    这张被打入牌河的是西,同时花咲葵把摸上来的牌放入手牌。

    疑惑的看着花咲葵,夏夜也开始摸牌。这次上手的是张五万,而且还是张赤五万,这让夏夜有点头疼。这如果是赤五索的话,夏夜现在肯定会感觉很开心。可惜上手的是赤五万……

    首先夏夜手里的万牌本来就少,而且在丢掉九万后现在只剩下二万。

    如果剩下的是三万,那夏夜还能稍微高兴高兴。但是五万和二万完全没有任何搭得上边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五万完全就是单张。

    那么这张赤五万到底打不打呢?现在只能选择不打。

    打的话下家海胧月很有可能会吃掉,因为这是赤宝牌,可以直接加分。而且还因为是中张,并不影响最后的听牌。

    再者说来自己也有可能摸到四万、六万什么的,怎么能够不留下来看看情况呢?

    于是确认下来后,夏夜便将手中的西打掉。你以为我扯那么多是要打掉二万?其实我是想要打掉西哒。

    因为刚才花咲葵打过西没有人碰,所以现在夏夜打出西自然也不会有人碰,直接就轮到海胧月去摸牌。

    看着新上手的牌,海胧月无奈的叹口气,随后又直接将这张牌打入牌河。被弃掉的这张牌是一筒,属于没有出现过的牌,花咲葵说不定就会去碰……

    想到这点萧虹云没有立刻摸牌,而是稍等片刻后才伸手去摸牌。

    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萧虹云将牌留下来,她随手打掉张白。

    看到萧虹云玩味的笑容,花咲葵神色凝重起来。萧虹云的神色既然有这么明显的变化,那么这上手的牌肯定不简单,说不定萧虹云就已经听牌啦。

    将摸上来的牌放在面前,花咲葵稍微看了眼后,她把摸上来的牌放在手牌边。稍作犹豫,一张七万落入牌河。

    不得不说,花咲葵的弃张看起来就很怪,刚开局中张牌弃过、边张牌弃过、字牌也弃过。而且还经常换牌,真的不是很清除花咲葵要做什么。

    还是说花咲葵已经听牌?

    看着花咲葵咬住的嘴角,夏夜有些头疼的扬起嘴角。接下来想要对付花咲葵的话,估计会很困难吧?

    如果花随流告诉自己的事情是真的,那自己应该还有点胜算。总之先看接下来的情况吧,先拿下这局再说其他。

    将牌摸起,这次上手的是二索。看着自己散乱的手牌,夏夜将八索捏起打掉。

    现在夏夜一向听,只要摸到一筒或四筒,然后打掉二万或者五万,那么夏夜就会进入单吊听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夏夜认为暂时默听最好。

    因为有可能摸到四万或六万,这样的话打掉五筒之后,自己听的牌就会变成两面听的搭子,牌型也会多出个平和。

    就这样维持一向听三巡后,夏夜终于摸到一筒。将手中的二万拿起,花咲葵在犹豫片刻后,她终于将二万打入牌河,实际上这里夏夜犹豫的是立直与否。

    因为五万是三万的筋牌,如果这里立直的话三万就会起到引筋的作用。

    虽然场上基本没有人相信筋牌理论,但是现在认真起来的花咲葵说不定会相信。不过最终夏夜没有选择立直,因为这只不过是可能性而已。

    将夏夜打在牌河中的二万拿起,海胧月把二三四万推到桌角,随后在别人的注视中打出五索。

    这个时候打出五索?看来海胧月已经听牌啦。毕竟五索是宝牌,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打的,在已经经过这么多巡的时候打出,这除去已经听牌之外就没有别的可能咯。

    萧虹云看着被弃入牌河中的五索,最终她没有任何的动作,在经过摸牌后她直接把摸到的牌打入牌河。

    估计萧虹云想要吃这张牌,但是因为吃掉后会打乱牌型,所以萧虹云只有忍痛放弃。

    至于花咲葵这边嘛……花咲葵实际上已经连续摸打四巡左右,如果不出预料的话,花咲葵现在可能已经听牌。

    只不过自己没有看出来花咲葵在听什么,因为花咲葵的弃牌全是幺九牌和字牌,虽然有几张中张牌,但是这几张中张牌透露出来的东西很少。

    让夏夜来猜测的话,花咲葵现在听的只有可能是三色同顺。从花咲葵的弃牌,以及别人的弃牌来看,花咲葵已经没有打三色同刻、纯幺九、混幺九、混老头的可能。

    不过还有个可能性,那就是染手加一气贯通。

    鸣牌之后混一色加一气贯通也有三番,再加上宝牌的一番,这个牌型起码有四番。

    这样碰的一索也能够解释,至于说三色同顺……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番数实在是太小。而且做起来有点麻烦,所以夏夜认为花咲葵不会去做这样的牌。

    将摸上来的牌放在面前,夏夜看着手上的四万,心中的焦虑稍微舒缓下来。如果之前二万立直骗筋牌,那么自己的牌型就不能变更。

    再加上因为海胧月将自己的二万吃掉,自己还没有可能打出一发。

    进行最后的切牌,夏夜将五筒打入牌河。现在夏夜听的牌是三万及六万,但是因为短期内的弃牌不是太好,所以夏夜打算过两三巡看看。

    可惜……在海胧月还没有摸牌的时候,花咲葵就已经出声说道:“荣和,三色同顺、一宝牌,三十符两番两千点,加上庄家一本场,总共两千三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