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科学麻将少女 > 010 是猫呢(确信)
    ‘铛铛铛铛……’

    “吃饭啦!”

    用汤勺敲着锅,夏夜非常大声的喊着。这让夏夜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在喊猫猫狗狗什么的来吃饭一样。

    不过说到猫猫狗狗的话,花咲葵给人的感觉确实很像猫呢……

    萧虹云看着摆在桌子上的东西,她擦着口水说道:“怪不得你要买那么多草莓,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么多甜点。”

    连忙打向萧虹云伸出的手,在萧虹云将手收回去的时候,夏夜解开围裙很认真的说:“我警告你,这些东西你不要碰,不然这个队伍的人都会怨恨你。”

    “会有这么夸张吗?”

    萧虹云将信将疑,不过是块草莓派,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最先来到的是花咲葵,她看着满桌好像甜点的东西有些无语。在花咲葵坐下后,夏夜走到花咲葵旁边,她将盘子一一拽过来道:

    “这个是草莓派,这个是草莓慕斯蛋糕,这个是草莓蛋糕卷、草莓可丽饼、百合草莓,淋的是桂糖浆。还有这个,这个是草莓……”

    “慢着慢着,为什么全都是草莓?!这看起来全都是甜点好不好?!”

    花咲葵在惊讶的质疑着,她的视线却全都在这些东西上面,甚至夏夜看到花咲葵在偷偷咽口水。

    夏夜露出仿佛恶魔般的微笑,她将盖着盖子的白瓷碗拽过来,掀开后只见炸至金黄色的猪排盖在米饭上。

    闻着炸猪排的响起,花咲葵的神色微微变动。察觉到花咲葵神色的变动,夏夜将盖子重新盖上,她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小声道:

    “只要你加入我们的队伍,这些东西我天天都可以给你做哦~你尝尝看,很好吃的哦。”

    “唔咕……”

    扁着嘴花咲葵咬牙不出声,这绝不是因为花咲葵多么清正廉洁,只是因为花咲葵还记得自己之前说过‘你们打赢我,我才加入你们。’这句话。

    如果仅仅是因为被美食勾引就加入的话,那自己不就是打自己脸了吗?!

    用手在桌子上支着脸,花咲葵眼睛看向别处,她小声的嘀咕道:“我才不会因为这个就加入你们,有本事你们就打败我,不然所有事情都是白说。”

    “呀……果然是这样嘛。”用预料之中的口气说着,夏夜将炸猪排饭推到花咲葵面前,她轻轻揉着花咲葵的脑袋道:“没关系,我们肯定会打败你。”

    “哼,有本事你们试试呀,杂鱼们。”花咲葵说着打开盖子,拿起旁边的筷子吃起来。

    “说起来白金她们呢,怎么还没过来?”

    萧虹云趴在椅子上,前后晃悠着问。

    花咲葵没有回答萧虹云,她只是用左手指指上面。明白花咲葵的意思,夏夜挂着围裙说:“你们先吃,我去上面喊人。这两个家伙真是的,完全没有时间概念。”

    “唔姆唔姆……”

    花咲葵含糊的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由于不知道花咲葵想表达什么,所以夏夜没有理会花咲葵,她直接向着楼上走去。

    在夏夜走后,萧虹云端着自己的饭碗坐到花咲葵身边。

    不着痕迹的向旁边微微挪动,花咲葵咽下嘴里的饭后问道:“你干嘛?”

    “没什么,就是和这个草莓派,我稍微吃点行不?”

    感觉到花咲葵在和自己保持距离,萧虹云也稍微向旁边挪挪。

    因为萧虹云的动作完全没有掩饰,所以花咲葵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轻咬着筷子,花咲葵低头看向碗里,“你想吃的话就吃一点呗,这么多我也吃不完,真不知道夏夜在想什么。”虽然说的东西听起来像是在抱怨,可是花咲葵的声音完全没有任何的不满。

    听到花咲葵的回答,萧虹云也放心的开始吃饭,草莓派可不是主食,这个只能当做饭后甜点。

    “喔嚯嚯~!这么多甜点啊,在夏夜家这几天我肯定要长胖不少啊。”

    白金非常高兴的声音传过来,她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就伸手向旁边的草莓慕斯蛋糕抓过去。

    不过当白金的手还在半空中时,有股非常强烈的恶念传递过来,感觉好像自己再伸手的话,自己会遭遇到不测……

    有些僵硬的看向恶念的源头,只见花咲葵在那边抱着碗,仿佛生气的猫般不声不响的盯着白金。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白金莫名的感觉,好像自己再向前伸手就会酿成不可挽回的错误,说不定自己就会被诅咒一辈子之类的……

    有些讪讪地笑着,白金拉开椅子坐在萧虹云对面。

    看到白金坐下,花咲葵将自己的视线收回来,然后不声不响的吃着饭。

    白金看着默不作声的花咲葵,她将身体前倾,在桌下踢着萧虹云的同时白金小声问道:“这是咋回事?你做什么事情得罪她啦?”

    萧虹云眉头微挑,她满脸嘲讽得意的说:“我得罪她?我能得罪她?你看看我坐在哪里,我能得罪她?”

    “那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我什么都没做,花咲葵忽然就对我放出队长级的灵压,这谁顶得住啊?”

    小声的比比叨叨,白金随手掀开碗上的盖子。

    萧虹云撇撇嘴,她随手戳着白金的脑袋,然后指指桌子上的甜点道:

    “我跟你讲,这全都是夏夜做给花咲葵的,没有我们半点的份。你想吃就去问花咲葵,不过看刚刚的情况,你就不要想peach了。”

    “我……”白金欲言又止,她张张嘴止言又欲,经过冷静思考酝酿话语,白金忘掉说啥了。

    两人在这边说着悄悄话,海胧月和夏夜走过来,“再聊什么呢?”疑惑的问着,夏夜拽开椅子坐下。海胧月则非常兴奋的说道:“好多甜点呢,我能吃一个吗?”

    “没问题哦,吃,都可以吃。”

    花咲葵脸上带着微笑,完全没有之前强大的压迫感,就像月见花怀里那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一样。

    白金微张着嘴,露出一副仿佛吃了苍蝇般的表情,她轻咳两声满脸虔诚的说道:“可爱美丽落落大方的花咲葵小姐,请问我能吃一个甜点吗?”

    “不可以,滚。”

    听到这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的回答,白金脸上的微笑僵住,她趴在桌上双手抱住脑袋很是郁闷的喊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啊!”

    “你做错什么你没有B数吗?还要别人告诉你吗?”

    萧虹云幸灾乐祸的笑着,旁边吃着草莓派的海胧月用食指点着下巴,她歪着头看着花咲葵说道:“我听说猫很记仇呢,不知道是不是哦。”

    “没错,猫很记仇。”夏夜点着头,她非常确信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