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二四零 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

    翌日,寿昌宫门外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来者都是本地的宗亲官绅和家奴,他们对昨夜宫廷失火,刘策的安危都是万分的“关切”。

    “这位将士,军督大人可安好?”

    金自在拉住一名被烟熏的满脸漆黑的将军府侍卫,用新学的中原话焦急的问道。

    那侍卫甩开金自在的手说道:“不知道,我还有事,别拦道。”话音一落,侍卫就焦急的步入宫门而去。

    一旁的蔡贤面露忧色,凑到金自在身边小声说道:“右议丞,军督大人和徐将军会不会有个意外?这么大的火,整个寝宫后院半数起火,怕是……”

    金自在瞪了蔡贤一眼:“休要胡说,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我们不该妄加猜测自乱阵脚……”

    两人一夜没睡,在得到寿昌宫起火一瞬间,就立马赶到了宫廷想要一起救火,可不想却被门口的侍卫给阻拦了下来,说什么都不让他们进去,令二人内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金自在和蔡贤是将自己命运全部绑在了刘策这辆战车上,为此这两年来他得罪了不少李氏宗亲,如果这时候刘策和徐辽有个好歹,李世芳一脉重新掌权,他们的下场将注定十死无生。

    所以,整个平京城内,最不愿意刘策出事的官绅怕就是金自在和蔡贤了。

    “辽王驾到……”

    宫门前的官绅正在愁眉不展,各怀心思之际,李世芳携带百官在李兆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宫门之前。

    “参见辽王~”

    挤在宫门外的一百多名官吏和家奴,齐齐拜见李世芳一行人……

    李世芳没有理会他们,努力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大步来到宫门前,对两名侍卫问道:“军督大人怎么样了?他没事吧?本王今早刚起身就听闻这等噩耗,可否让本王进宫去见见军督大人?”

    “不知道,没收到消息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宫门!”守在门口的侍卫提起未出鞘的戚刀将李世芳一干人全部挡在门外。

    “唉……”

    李世芳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候着宫内消息传来。

    蔡贤望着李世芳将城中所有宗亲贵族和官绅都带来,不由心中产生一丝不祥的预感,对金自在说道:“辽王此举十分反常,居然将所有城中士绅宗亲都带来了,他真的只是来探望军督大人是否无恙?”

    金自在回道:“还是静观其变,现在最重要的是军督大人是否真的无恙……”

    说话间,诸葛稚在两队近侍的拱卫下,来到了寿昌宫大门口,不等那些官员宗亲围上来,就大声说道:“诸位,昨夜宫廷之中不幸走水,军督大人和徐将军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今日就不方便再接见各位了,

    大家的心情在下可以理解,劳累了一夜,还是请先回去等消息吧,等军督大人发话再来吧……”

    话毕,诸葛就命令侍卫去关闭宫廷大门。

    这一幕顿时让在场的官员颇感意外,一时间议论纷纷有些不知所措。

    李世芳则是心中一紧,与李兆基使了个眼色,李兆基当即上前来到诸葛稚跟前说道:“诸葛大人,军督大人真的无恙么?”

    诸葛稚眼神闪烁了一下,尔后干笑一声回道:“自然无恙,李大人何故有此一问?”

    李兆基敏锐的捕捉到了诸葛稚的眼中闪过的一丝微妙变化,忙对他说道:“既然军督大人无恙,不知可否带我等去见见他,发生这样的大事,身为辽东官员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想亲自向他赔罪……”

    “不用了,你们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在下会将大人的话转告军督大人的,现在就且先回去待命吧……”

    诸葛稚说完,就闪身进入了那扇开始合拢的宫门,急匆匆的消失在了众人眼帘。

    李兆基脑海回忆着诸葛稚的姿态,等宫门关闭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地弧线,然后一本正经的回到李世芳身边小声说道:

    “君上,观那位远东爪牙形色匆匆,眉宇间流露一丝深深的担忧,言辞闪躲故作镇定,下臣以为,刘策、徐辽二贼定是已遭不测!”

    李世芳闻言,脸上难掩兴奋之色,努力控制内心兴奋的情绪,对李兆基说道:“再等等,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我们就立刻着手行动。”

    李兆基点点头,回望一眼紧闭的宫门,继续说道:“大白天就合闭宫门,看样子定是这群爪牙开始商议对策,下臣建议我们也不能这么干等着,先联系城内各处忠于宗亲的官将,早些控制局势……”

    李世芳深以为然:“那孤王就顺带命人通知韩在旭的三万复**,好随时准备杀入城中接应……”

    李兆基说道:“除此之外,我们就先回去按兵不动,等待宫中的亲信将消息传递过来……”

    两人商议一阵后,让那些随行官吏大臣继续守在宫门之外,自己则是先回行宫去着手准备下一步的计划了。

    ……

    晌午时分,各处城道的骊国官将都收到了李世芳的密函,密函所言让他们严密固守本部,随时等候李世芳的差遣。

    对与这样一封莫名其妙的密函,各将心中满是疑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昨夜寿昌宫失火的大事,他们也都知晓了,难不成刘策和徐辽真的已经葬身火海了?李世芳的意思是要自己准备要控制平京?

    骊国官将的战斗力可以用战五渣来形容,外战不行内战也不行,但当个搅屎棍,见缝插针的惹事功夫还是有的。

    加上城里的精锐都出城去平乱了,城中只剩一千将军府的士兵镇守,这防务是何等的空虚……

    嗅觉灵敏的那些官将很快就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总觉得马上会有大事发生,总之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巧合了,巧合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经有心之人刻意散播谣言之下,整个平京城都笼罩在一股极其不安的氛围之中,就连街头的百姓都感受到了今日的平京城不同往日,毕竟寿昌宫失火可不是一件小事,还是在眼下刘策巡视辽东期间发生……

    为了避免大祸临头的事情发生,百姓索性都躲在家中闭门不出,才过午时,整个平京街头就没什么人走动的迹象,就连酒肆饭舍也都闭门谢客,给人一种萧条的景象……

    李世芳所在的行宫内,数十名李氏宗亲齐聚一堂,坐在庭院之中焦急的等候着宫里的消息传来。

    这时,尹崇俊悄声进入了庭院,神色激动的跪倒在李世芳跟前,喘着粗气说道:“君上,宫里有消息了……”

    他这话立马将周围宗亲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齐齐起身围在他周围。

    李世芳忙道:“快讲,刘策到底怎么样了?”

    尹崇俊回道:“君上,据宫里亲信内侍送来的消息,他们在收拾寝宫的时候发现了两具烧焦的尸体,还有两块未熔化的铜牌,似乎是刘策和徐辽的贴身告牌……”

    李世芳闻言,也坐不住从垫子上直起身,激动的问道:“那铜牌在何处?烧焦的尸体确认身份了没有?”

    尹崇俊忙道:“回君上的话,烧焦的尸体被那些刘策随行的侍卫用白布包裹小心翼翼的抬走了,那亲信只将其中一块铜牌送到了下臣手中。”

    只见尹崇俊在宽大的袖筒内摸索一阵后,掏出了一块烧的漆黑的铜牌,呈递到李世芳跟前。

    李世芳取过铜牌仔细望去,上面的字迹依然模糊不清,不过却还是从仍遗留的字体中,发现了半边“刘”字。

    “好,好啊,这是刘策的身份告牌错不了的,刘策贼子果真死了,哈哈哈……”

    握着手中的铜牌,李世芳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忍不住大声狂笑起来,周围的李氏宗亲见此,也是齐齐舒了一口气,相互之间不住的点头露出窃喜的面容。

    李兆基对李世芳说道:“君上,既然刘策和徐辽已然身死,那我们立马召集义士开始反攻,控制整座城池吧!”

    李世芳用力点点头,对尹崇俊说道:“不错,在此之前先将刘策身死的消息告诉那些瀛洲浪人,先让他们乱起来,另外加快和韩老将军的联络,让他速速调集大军回援平京!”

    尹崇俊应声领命而去,李世芳深吸一口气对庭院内李氏宗亲说道:“诸位族亲,这两年来我们忍辱负重,受尽了非人的屈辱和折磨,

    幸得世宗大王庇佑,让我们熬了下来,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现在,远东贼首已然伏诛,是时候恢复故土了,

    城外韩在旭的大军最多两日就能兵临城下稳定政局,诸位,就让我们以世宗大王后裔的身份,夺回属于我们李氏宗亲的一切吧!”

    “嗷……”

    李世芳话音一落,立马引来庭院之内一片山呼海啸。

    李世芳满意的点了点头,和身侧的李兆基互望一眼,继续说道:“现在,烦请各位族亲以王族的身份,规劝城中未曾愿意效忠孤王的官吏,向他们坦明此行的目的,今夜子时,我们就前去占据寿昌宫。”

    一名宗亲闻言,拱手问道:“君上,那金议丞和蔡相那边要不要通知一下?”

    李世芳一听,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视线,恶狠狠地说道:“这两个乱臣贼子仗着有徐辽撑腰,两年来对孤王是万般不敬,等光复骊国后,孤王第一件事就是要以他们全家的人头来一雪此恨!

    对了,还有丽妃和他全家,孤王同样不会放过他们,孤王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东山再起,什么叫咸鱼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