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二十八章 希望
    随着一声门响,吴宗把货箱的门关了起来,把绿毛的惨叫声隔绝了起来。

    用不了多长时间,肾上腺素药力一过绿毛就会死掉,即便体质再强,大量的失血也会要了他的命。

    货箱外一地的鲜血,几具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脖子上都开着一条深可及骨的大口子,像是脖子上咧开了一张大嘴一样。

    如果现在谁有闲心用尺子量量,就会发现这些人脖子上的口子尺寸都一样,吴宗就像一个机器一样精准地杀掉了这些人。

    那个被叫做‘二闷子’的人尸体歪在一边,尸体的右臂已经被齐根斩断了,一根胳膊孤零零的躺在血泊中,手中还握着一把枪。

    吴宗走上前去拿起那根胳膊,掰开僵硬的手指把枪拿了出来。

    “哎哟,”倚靠在货箱外面的李冰突然小声呻吟了一声,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呀!”睁开眼的一瞬间,李冰着实被眼前恐怖的场景吓了一跳,不禁惊呼了一声。

    “咱们得重新找辆车了,”

    还没等李冰缓过来,吴宗突然在她斜后方说了一句话,吓得她哆嗦了一下,接着拍着胸口朝吴宗抱怨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吴宗上前把李冰搀扶起来说道:“半个多月前有一队军车在这边去往中京了,你说会不会是孙立的人。”

    李冰扭了扭自己的后背,判断出应该只是撞伤,没有伤到骨头,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虫云来临那天的时间,思索着点了点头:“时间点大致吻合,八成是行动小组,除了他们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军队需要在这种时候进驻中京了。”

    “不会有别的可能吗,”吴宗抱起了小安,用脸颊贴了贴她的额头,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叨咕了一句。

    “应该不会有别的可能了,”李冰转身打开了大背包,从里面掏出来自己在医院装的小医药箱,给方老二包着头上的伤口:“孙立是中北行动小组的组长,中京属于他的负责范围内。”

    “中北行动小组?”吴宗正在看这昏迷的方老三的伤势,听这李冰这么一个新名词不禁有些疑惑。

    “你还以为全国就一个行动小组吗,”李冰手没停,麻利地缝合着方老二头上的伤口说道:“中北、中南、中西、中东,以中京为圆心,全国一共有四个行动小组,挑选的都是各个军区最精锐的战士,组成了特殊应激反应小组,而中京被划给了孙立的中北区。”

    “一个组多少人?”吴宗走到一辆不远处双排皮卡边上问道。

    “孙立自己说大概有两千不到,不过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说话间,李冰已经处理完了方老二的伤口。

    吴宗一边打着火一边思索着。

    两千人?

    那相当于一个团的数量,但根据绿毛说,这边只过去了六百人左右。

    要知道一个团一般由三个营组成,六百人也就是一个营的数量,那剩下的那两个营去哪了呢?

    想着,这边的皮卡缓缓发出像是老头子哮喘一样的声音,抖了两下慢吞吞地启动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吴宗的运气出奇的好,这辆车的油居然还剩下一半多,完全足够他们开进中京。

    “走吧,”吴宗朝着李冰挥了挥手,一边走了过来。

    两个人连拖带拽总算把方家两兄弟也弄进了车里,在确认李冰没有什么大碍以后吴宗还是决定让李冰开车,毕竟自己一个手开手动挡太不方便了

    就在李冰要开动汽车的时候,吴宗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让李冰等他一小会。

    说完,吴宗下了车把从二闷子那拿来的手枪掏了出来,走到了卡车货箱旁边,用枪管挑开了大门。

    随着货箱门的打开,里面传出来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吴宗看到绿毛已经缩成一团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李冰见吴宗走了进去,然后一声沉闷的枪响从货箱里传了出来。

    他从来不是一个给自己留下隐患的人。

    接着李冰看到吴宗走了出来,再次带上了货箱的门,重新回到了车里

    “走吧。”他淡淡地开口说道,一边系上了安全带。

    “你……”李冰犹豫地看向吴宗开口问到:“你都干嘛了?”

    吴宗摇了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李冰见吴宗并不想多说,心里也大概知道了吴宗一定干了点什么,不然他也不可能从这群土匪口中知道半个多月前有队军车前往中京了。

    李冰挑了挑眉毛,没再开口,挂上档将老皮卡开了出去。

    中京研究院。

    魏博士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口,看着外面正在轮岗的战士,即便是末日,这些军人依旧保持着一贯严谨的作风,踢着整齐的正步交换着值班岗。

    她坐在靠近窗边的椅子上,等待着分析仪做出结果报告。

    中京科学院基因研究所,拥有着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基因测序仪之一,这种仪器能够最大程度分析出全局基因表达水平,并且能够进行低丰富度基因检测,一般情况下用于人体基因这种高复杂度基因研究。

    尽管如此,在面对魏博士放入的这个测序样本时,测序仪也依旧显得有些黔驴技穷。

    足足一个小时,就在魏博士准备把自己的茶水再烧上的时候,一旁的打印机突然滋滋地响了起来。

    魏博士急忙站起身走到打印机旁边,却发现测序报告只有一张,这让她有些奇怪,因为一般来说测序报告至少会有五张到十张左右。

    她拿出了这张还温热的测序报告,从胸口掏出钢笔准备研究一番。

    但就在她看到这份报告上面文字的瞬间,一丝不解就爬上了她的眉头,她迅速地扫了一遍这张孤零零的报告,接着又像是不相信一样发报告反过来正过去看了两遍。

    她翻开了打印机的盖子,在确认打印机没坏之后,魏博士看向报告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

    《C-10RNA测序报告》

    测序模式:PE-105

    测序数量:150Gb

    生物信息分析内容:Error

    报告上只有简简单单的这几行字,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字迹,这也是魏博士在拿到报告时为什么如此奇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原因。

    “Error,”魏博士又读了一边这个扎眼的单词。

    在测序前,她已经考虑了多种分析结果,并将每种结果都在心里大致拟定了一个应对方案,虽然她没有百分百的保证能够将DNA破解成功,但至少可以拟定出最简洁最高效的研究方法和方向。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测序报告只给她了这么一个单词。

    要知道,自从这个测序仪发明问世以来,世界各国的顶尖机构用它进行了上万场基因测序,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次失误,这个单词简直和这个机器扯不上半点关系。

    魏博士再次不解地看着这个刺眼的单词,仿佛要把它看没了一样。

    Error,错误

    世界上最先进的基因测序仪器也无法对它进行测序,魏博士比谁都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把这张报告扔在打印机的上面,接着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绝望的情绪几乎要让她窒息了——这场仗我们毫无胜算。

    老皮卡在高速上行驶着,不得不说这个车实在是太老了,胎噪和风噪震耳欲聋,这让吴宗突然开始怀念起那辆奔驰重卡里的春之声圆舞曲了。

    天已经擦黑了,就在吴宗在想要不要停车找个避风的地方度过危险的晚上时,却抬头看见前面隐隐约约有个巨大的像是城门一样的大牌子。

    他立马反映了过来:“前面应该就是高速口了,我们马上要到中京了。”

    随着他话音刚落,后座上的方家两兄弟也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几乎同时苏醒了过来。

    “嘶,”醒来的一瞬间,脑门上传来的疼痛让方老二倒吸了一口凉气:“哎呦,疼。”

    说着他摸了摸脑门,发现头上裹着一层纱布。

    “别乱动啊,”知道方老二醒了,李冰头也没回嘱咐道:“伤口再开了还得再缝一遍。”

    听到这话,方老二被吓得一缩脖:“我们这是到哪了?”

    “快到中京了,”吴宗笑了笑回答道。

    “中京,”那边方老三哼唧了两声也醒了过来,接茬说道:“中京好啊,我长这么大还没来过中京呢。”

    “干嘛,”吴宗听了后调侃道:“你们哥俩还准备旅个游?”

    “哈哈,”方老三笑了笑,也打趣地说道:“要是条件允许我还想看看升旗呢。”

    或许是已经看到了希望,几个人稍稍轻松了一点,虽然他们知道中京的丧尸要比集雨还多,情况要比集雨还复杂,但人类从来都是期待着希望的物种。

    一个学生,一个医师,一对小偷兄弟,这几个本来毫无关联的人此时被一个小女孩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在末日下奔赴危险的城市,只是为了救助一个在末日中失去母亲的孤儿。

    没有私欲,不求回报,他们甚至从来都没有仔细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小女孩,但这恰恰就是人性的奇妙之处。

    中京,承载着他们的希望。

    随着那个波浪形的大牌子越来越近,吴宗一行人终于看清了波浪上三个鲜红的大字——中京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