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太虚玄境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龙之逆鳞
    轩辕军来的快,去的同样很快,这场战场仿佛从未发生过,仿佛只能在那尘烟四起的大地上才能寻得端倪。

    辰奕轻轻上前,握住水洵美的纤纤玉手,淡淡道:“他明白!”

    水洵美转过头来,看向辰奕,眸光微闪,轻轻道:“我知道……”

    九黎大营,此时已经沉浸在大战告捷后的欢喜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发自肺腑的笑意。这些时日连续作战早已将众将士的战意压制到极限,一雪前耻、报仇雪恨的想法已经深入每个人的心中,面对胜利,他们自然会疯狂的庆贺,只是,战机一瞬即逝,在这样的大好时机将神农余部放出去,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不明智的。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士自然明白其中的真谛,但是,军令如山,对将军以及夫人的钦佩和敬畏,让他们没有说出来,只是那些眼神,已经明显的露出了不赞同。

    大殿之中,同样有人拧紧眉头。

    安静的气氛中,终于还是有人忍耐不住,黎武毫无征兆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坐在辰奕身侧的水洵美,犹豫了一刻,终是问道:“大哥,为何要给神农让路,莫不是……”说道这里,黎武又是扫了水洵美一眼,意有所指已经不言而喻。

    辰奕压下心头不满,冷冷地看向黎武,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像是冷水里的冰块,虽然是疑问句可是却没有半点疑问的语气:“那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是……”黎武自然是有想法,只是,此时在辰奕的威压下,额头竟是细细密密地渗出汗来,言语间更是一字一句都吐不出来。

    空气里仿佛游弋着什么不同寻常的气息,大殿瞬间变得静谧且又沉重,让人的心莫名惶恐起来。

    “大哥!”黎破和黎禄自然看出辰奕的怒火,虽然心中都在腹诽黎武的鲁莽,但毕竟是自家兄弟,这情自然是要求上一求的。

    辰奕一声冷笑,却不理会,他自然知晓,这件事一直压在众人心中,黎武只是心直口快,将这件事揭开而已,若是旁人,恐怕只是心里议论,可是,事关水洵美,心里自然有些不快,自然是要压上一压,好让他们知晓,什么是他们碰不得的逆鳞。

    辰奕虽然没有说话,然而那若隐若现的压迫感却将黎破紧紧地禁锢在那里,此时,单膝跪下的地面已经深深陷了下去。

    “若是想不明白,就跪到想明白为止!”辰奕冷冷地说道。

    巨大的压迫感已将黎武压制到极限,庞大的身子已经佝偻成一团,硕大的汗珠在脸颊上滚落,脸色青白相加。

    “你这个蠢东西!”黎禄见黎武这般光景,知晓他再也支撑不住,只能贸然动手,一脚踹了过去,怒道:“大哥的心意岂是你这蠢材可以揣测的,若是你都能想明白,可不是人尽皆知了!”说道这里,黎禄向着辰奕拱拱手,道:“大哥,可否容臣弟私下揣测一下。”

    辰奕微微颔首,唇角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丝笑意,他哪里能不明白,黎禄刚刚那一脚是要卸了自己对黎武的威压,而对自己那恭恭敬敬的一拜说到实处,就是为自己的举动向自己告罪。不过,辰奕也不在意,毕竟自己为水洵美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黎禄的行为也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所以便随意的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黎禄见辰奕点头,明白自己这鲁莽的举动没有引起辰奕的不满,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立刻便看向黎武,剑眉竖起,厉声喝道:“我且问你,如果我们和轩辕联手一举将神农灭掉,那么,现如今天下的局势是什么?”

    黎武再蠢也明白这个道理,当下便是说道:“自然是我们九黎和轩辕将天下一分为二。”

    “哼!”黎禄冷哼道:“原来你还明白这个道理!我且问你,轩辕为什么帮我们?”

    黎武一愣,想了半晌道:“自然是和我们联手将神农灭掉,到时候不止我们,他们也可以获益。”

    “然后呢?”黎禄眉头稍稍放开,继续追问道。

    “然后……”黎武一愣,在他心里,这次大战就是两军联手将神农灭掉,至于其他还真没有想过。

    其实,也怨不得黎武的想法简单,对于九黎而言,神农是宿敌,而轩辕却是因为与神农联手才被拉了过来,随后,又与九黎联手灭了神农,对九黎而言,是利大于弊的。而神农却是不同,两军有血债在身,宿怨难解,早已是你死我活,势不两立!因此,在这些人的心里,这件事过去也便过去,还能有什么!也正因为如此,在水洵美出手给神农让出一条生路的时候,众人才会众说纷纭,暗自揣测。

    “你这蠢材!”黎禄刚刚放松的眉头立刻又拧了起来,怒道:“说你蠢你却总不服气,平日里总是仗着大哥的袒护,什么都不动脑子,今日我便好好点醒你!”

    黎武虽鲁莽,却并非无知之辈,平日里兄弟们素来亲厚,今日,不止大哥勃然大怒,最为亲近的三哥黎禄也如此呵斥自己,可见自己的确是想偏了,只是眉眼上总有些不服气,便一声不吭跪在那里。

    “如果今日不放神农回去,那么,以后我们九黎和轩辕就是隔山相望,如同死敌,一山不容二虎,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到时候,轩辕势必会倒戈相向,与我们决一生死!”看到黎武脸上越来越盛的震动之色,黎禄继续道:“可若是留下神农呢?神农挡在我们和轩辕的中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神农这次元气大伤,但是,却不至于轻易被轩辕吞下,因此,轩辕想要吞并我们九黎,总要穿过神农,而此次大战以后,神农与轩辕已是死敌,轩辕出尔反尔,神农怎么可能放心他穿过!这不是凭空给我们九黎树立了一道屏障吗?!”

    黎武一愣,茫然的点了点头,在座众人脸上也都露出恍然之色,原来,不止黎武一人混沌至此。

    “可是,可是……”黎武虽明白了其中道理,然而顾虑仍在,便继续问道,只是底气明显不足“若是神农恢复了元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气,我们又当如何?”

    “此次大战,神农死伤无数,特别是几个将领,陨落的陨落,受伤的受伤,想要恢复元气恐怕要数十万载之后,别人不去挑衅他们也便罢了,他们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主动挑起战端,而这些时日,早已给了我们时间,到时候,还何惧神农?!”

    此时,在场诸将的脸色终于变了,原来此事的根由竟是如此!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将军的筹谋之中,而自己却是目光短浅!此时,在场的众将才真正叹服,看向辰奕和水洵美的眼神也变得崇敬了许多。

    对于这一丝转变,早已被水洵美和辰奕尽收眼底,而对于这种变化,辰奕也是感到满意,经过这么一次,想来,九黎上下不止行动上会保持一致,就连心里也不会再有丝毫想法。而这,就足够了!

    此时,不止黎武,只见营帐中的将士立刻起身,齐刷刷跪在地上,面向辰奕和水洵美跪拜道:“将军、夫人深谋远虑,九黎上下必以将军、夫人马首是瞻,再不敢有丝毫迟疑!”

    辰奕微微笑着,看向水洵美,眼神闪烁,竟有些得意渗透出来,见水洵美只是淡淡一瞥,才无可奈何的转回头来,淡淡道:“只要我们九黎上下同心,自然无敌于天下!”

    “唯将军之命是从!”众将跪地,声音朗朗,气势惊人,如同春雷响彻整个九黎大地!

    此时,营帐内的众将皆已明白,在自己面前坐着的这位将军,再不仅仅只是曾经那个平易近人的大哥,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将军!九黎的一军之首!

    辰奕见火候差不多了,便看向在自己下首坐着的巫王,见其微不可查的轻轻点头,心中平静下来,说道:“这些时日你们或多或少的也有所耳闻,巫王和太邱在太虚玄境内忙着,你们或许都有疑问,今日,恰逢我们九黎大战告捷,不妨就聊一聊此事!”

    众人一愣,再想不到太虚玄境这种至宝之地,竟会被拿到台面上来说,其实他们都明白,像太虚玄境这种自成一格的天地,原本就是盘古大帝开天辟地之时,为神族专门留下的一方空间,说到底,这方空间才是真正精纯、真正玄妙的空间,只是因为盘古大帝应劫陨落之时没有来得及交代,所以,才会出现数十万载无人知晓的情况。众神虽然皆有耳闻,却也只能私下揣测,于是起了一个太虚玄境的名字,而事实上,那方空间不止灵力玄妙,而且地域宽广,更胜如今的天地。

    以前,九黎将士能够进去修炼已经是莫大的荣宠,哪敢奢望可以随时出入呢?因此即便是知道巫王、太邱谴了亲兵在太虚玄境,却一直视为禁忌,不敢有丝毫的疑问。可是,今日,将军竟然能直接当面谈及此事,即便是这些久经沙场的悍将,都有些骚动。

    “在聊此事之前,我想先和诸位聊一聊当前的局势。”辰奕看向在场众将,脸上带了几分凝重。

    在座众将面面相觑,竟是不敢轻易开口去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