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218章 太子来访
    苏府,初春之后,府中的火盆都已撤掉,屋中倒是显得冷了几分。

    清晨,苏府之门还没开,太子便来了。

    西堂,苏白和太子面对面席地而坐,小鲤鱼端上热茶,旋即退了出去。

    “担心先生一早便又去了军营,所以便早来了些,打扰先生休息了。”

    陈文恭端起桌上的热茶,歉意道。

    “无妨,今日本来就不打算去军营。”

    苏白应了一句,继续道,“昨日押送匪寇回来,便听说太子殿下被陛下任命为本次科举的副主司,所以,想到殿下可能会有事与微臣商议,便打算今日去殿下府中拜访,没想到,殿下倒是先来了。”

    “原来先生已经知道了。”

    陈文恭端着热茶,说道,“苏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看法?”

    苏白喝了一口杯中热茶,道,“太子殿下问的是哪方面,若殿下问的是陛下的意思,那殿下应该比微臣更清楚才是,若殿下所问,是该如何做好一个副主司,微臣倒有几分建议。”

    “哦?”

    陈文恭面露异色,道,“愿闻其详。”

    “其实,要杜绝徇私舞弊,也不是太难。”

    苏白平静道,“第一,科举的主考官和其他各级考官的名单,都是主司和副主司草拟,然后交于陛下定夺,殿下选人时,多选一些清廉官员,自然就能让陛下多几分选择;第二,科考期间派人监察考官的行为,严禁徇私舞弊之事发生;第三,设置巡考,逐一核对考生的身份,发现替考或作弊行为,十年之内,不得再考;第四,考卷糊名,考试结束后考卷写有姓名的一侧立刻全部予以折叠,然后用空白纸覆盖弥封,加盖骑缝章,考卷批改完之前,任何人不得打开弥封;最后,审批完的考卷,要再度派人查阅,若有发现任何不实或可疑的标记,一概作废。”

    陈文恭听着前者的话,面露思索之色。

    苏先生的这些办法的确不错,可以有效地杜绝科考时徇私舞弊的现象。

    “当然。”

    说到这里,苏白语气突然一转,注视着眼前太子,继续道,“殿下若想趁机拉拢长孙大人,这也是最好的机会,许多事情,殿下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孙大人必定会承您的人情。”

    “先生,这些话莫要乱说。”

    陈文恭听过,神色凝下,沉声道。

    “玩笑而已。”

    苏白淡淡一笑,道,“殿下若真的趁机整治科举之风,那微臣方才提到的几点,殿下可以认真考虑。”

    “先生之言,本王记下了。”

    陈文恭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色道。

    “殿下,科举徇私舞弊之风由来已久,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关键是要看殿下和陛下的决心。”

    苏白将茶杯放在桌上,平静道,“更重要的是,徇私舞弊的源头要如何处置?”

    陈文恭闻言,沉默下来,没有回答。

    苏白也没有再多问,拿起火炉上的茶壶,给太子的杯中又添了一些热茶。

    这位太子,还是没有完全信任他。

    此事的关键就在于陈帝对长孙炯这些来徇私舞弊的态度,毫无疑问,科举中乌烟瘴气的环境已动摇了陈国的根基,丝毫不逊于太子和七王之争对陈国的危害,若再不狠下心治理,终有一天,陈国的官场将彻底脱离陈帝的掌控。

    以陈帝多疑,阴狠的性子,怎么可能一直容忍长孙炯继续借助科举,培植自己的势力。

    不过,这些话太子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

    陈文恭看着身前不断冒着热气的茶杯,许久之后,话中有话道,“先生,不论是谁,只要触犯了陈国的律法,都要受到制裁,哪怕这个人已位极人臣。”

    “既然殿下有如此决心,微臣便心中有数了。”

    苏白笑了笑,继续道,“再有几日,各地的学子应该都会进京来赶考,还有太学的学子也都会回来,微臣身为太学的先生,也要给自己的学生一些鼓励。”

    “差点忘记了,苏先生还有这个身份。”

    陈文恭恍然,道,“看来,过几日,苏先生府中也会热闹了。”

    太学的学子,都有天子门生的身份,有着直接参加会试的资格,如今,他被任命为副主司,想必很多人都会想办法疏通门路,苏先生这里肯定也会变得热闹起来。

    “苏府僻静,平常少有人来,这个时候,若往来之人太多,着实太过显眼,微臣想着过些日子闭府几日,以免给殿下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苏白轻声道。

    “如此倒也没有必要。”

    陈文恭摇头道,“先生此时闭府,显得太过刻意,难免让人觉得先生沽名钓誉,故作清高,先生还是照常往来黑水军与苏府之间,倒也能避开不少的麻烦。”

    苏白听过,跪坐在那里,抱拳躬身一礼,道,“多谢殿下。”

    陈文恭颔首,道,“先生说的办法,本王会呈于父皇定夺,待父皇看过,还要劳烦先生将这些办法详细写成手书,以供底下之人的理解和实施。”

    “微臣遵命。”苏白恭敬道。

    “苏先生,本王还有许多事,就不便多留了,这些日子,可能还有很多事情要仰仗先生,希望先生不要推脱。”陈文恭起身,态度诚恳道。

    “太子殿下客气。”

    苏白也站了起来,行礼道,“这些都是微臣的职责所在,殿下慢走。”

    陈文恭离去,苏白一直送到府外,看着太子离开,方才转身回府。

    “公子,小鲤鱼做的银耳莲子汤,喝点暖暖身子吧。”

    秦怜儿端着一碗莲子汤走上前,轻声道。

    “嗯。”

    苏白接过莲子汤,喝了几口,感觉身上的凉意也驱散不少。

    “公子,太子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秦怜儿好奇地问道。

    “科举之事。”

    苏白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道,“这些年科举场上徇私舞弊之事越发严重,我们的皇帝陛下终于忍不住,要动那位御史大夫了。”

    秦怜儿闻言,神色一震,道,“公子,您要准备对付长孙大人了吗?”

    “不是准备,已经开始了。”苏白回答道。

    从他对长孙殷德下手之时,他的计划便已开始。

    只是科举的到来和陈帝对长孙炯的态度改变,加快了他的计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