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216章 君子剑
    “大当家,快走啊!”

    囚车上,李狂生一脸急怒之色,看着不远处冲来的女子,怒声喊道,“你难道想要兄弟们的牺牲全都白费吗!”

    十丈外,半边月身子狠狠一颤,看着周围前赴后继,舍生忘死不断向前冲杀的兄弟,美丽的眸子中萦出泪水。

    “走!”

    李狂生再次怒声喊道。

    半边月回过神,压下心中的悲痛,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

    囚车上,李狂生见状,心中松下一口气。

    然而,只是一瞬间,李狂生松下的心再度提起。

    只见厮杀的战局之中,三尺剑一步步走出,看似不紧不慢,却是无人可阻。

    转眼之后,三尺剑身影已经走出战局,步伐越来越快,呼吸之间,相距逃离的半边月已不足二十步。

    “唰!”

    三尺剑手中剑动,剑气破空,斩向前方半边月。

    “大当家,小心!”

    囚车上,李狂生眸子微缩,急声提醒道。

    然而,先天之剑,又岂是容易可躲。

    只见一泓溅血,半边月左肩,剑气透体而出,带出一瀑瀑刺眼的血花。

    半边月身子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在地。

    不远处,苏白看到如此情景,脸色也是一沉。

    来不及了吗?

    思绪未落,官道东边,沙尘无风而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威压凭空压制。

    来了!

    苏白有感,双眸看向东方,一抹流光闪过。

    荒野上,三尺剑亦感受到未知强者的到来,神色微凝,脚步停下。

    好强大的剑压。

    “小姑娘,东边的十里亭,那里有人接应你。”

    远方,一抹虚幻的声音传至,随后,荒野之上,草木成兵,飞花落叶化为利剑斩向前方的三尺剑。

    “故弄玄虚!”

    三尺剑脸色一沉,古剑挥过,力破万千飞花利剑。

    漫天飞花落叶飘零,视野尽头,一抹陌生的身影迈步走来,面带鬼相,一步一快,转眼之间,已至众人眼前。

    “小姑娘,还不快走?”老许开口,平静道。

    半边月闻言,回过神来,没有再犹豫,继续朝着东边逃去。

    “想走?”

    三尺剑见状,身影闪过,欲要阻拦。

    老许右手虚握,一枚枯枝飞至,化腐朽为利器,再挡三尺剑脚步。

    擦肩而过的枯枝,呲啦一声划过三尺剑衣衫,三尺剑停步,皱眉,挥手一剑,力破万钧。

    古剑近身,老许踏步,瞬身,避开剑锋,旋即提元纳气,手中枯枝飞出,斩向前者。

    三尺剑横剑,但闻铿地一声,古剑颤鸣,受到冲击,三尺剑脚下亦退出半步,体内真气一阵剧烈震荡。

    不远处,黑水军众将士看着这惊人一幕,心中震撼越发难掩。

    此人是谁,竟是能将三尺剑逼至如此程度。

    “你是什么人!”

    两招交锋,三尺剑也感受到了来人的强大,神色阴沉道。

    “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

    老许平静应了一句,只是站在那里,却如同山岳一般,不容任何人逾越半步。

    “君子剑!”

    听到眼前人口中说言,三尺剑神色大变,震惊道,“你还活着。”

    君子剑,二十年前,名震天下的剑道第一人,纵然如今已入大先天境界的叶扁舟,名气上也要稍逊半筹。

    “我活着,君子剑却已死。”

    老许淡淡应了一句,目光看向不远处黑水军中的苏白,片刻后,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后方,三尺剑看着前者离开的背影,却是不敢再去追。

    世间,总有那么几人,让世人不可企及,君子剑,便是其一。

    当年的君子剑,一柄君子之风,败尽天下高手,半只脚已然迈入大先天境界,无人可敌。

    当时,唯一有可能与之匹敌的只有燕国的剑道奇才叶扁舟,两人虽然没有交过手,不过,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叶扁舟的剑,相较君子剑应该还有一线之隔。

    当然,这只是世人的猜想,两人终究没有正面交过手。

    更让世人没有想到的,叶扁舟一路破境,迈入大先天,而君子剑却在鼎盛之时突然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官道东边,十里凉亭,重创在身的半边月赶来,因为流血太多,意识已然越来越模糊。

    十里凉亭中,一位女子抚琴,面带轻纱,遮去容颜。

    女子身后,一位青衣的女子静静站在那里,目光注视着前方,等待公子要救之人。

    这时,半边月踉跄赶至,还没有走到亭子,便倒了下去。

    “青莲。”

    月仙子开口,轻纱道。

    “嗯。”

    青莲点头,迈步上前,将昏迷的女子扶起。

    “走吧。”

    月仙子说了一句,收起古琴,迈步走向一旁的马车。

    青莲将半边月扶起,一同上了马车。

    下一刻,马车隆隆驶过,朝着洛阳赶去。

    官道上,半边月被人救走后,黑水军将士清剿完两股匪寇的残部,将俘虏扔上囚车,继续朝洛阳赶去。

    “没能抓住半边月,可惜了。”

    杜衡看着满地的匪寇尸首,面露遗憾道。

    “这不是有一个比半边月更有名的吗?”

    苏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姜守义,道,“算是意外之喜吧。”

    “也是。”

    杜衡点了点头,道,“清剿了姜守义的势力,陈国境内的百姓也能少受些苦,比起半边月,这个姜守义的确更加可恶。”

    “走吧,经此一战,半边月羽翼尽折,不会再有什么大的作为了。”

    苏白应了一句,上马,准备继续赶路。

    杜衡颔首,同样上马,带领队伍继续朝前走去。

    囚车上,刮骨刀、下山虎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东西,连话都不能讲。

    然而,两人却是保下了性命,没有死在三尺剑的剑下。

    苏府,夕阳将要落山,西院中,不知何时回来的老许坐在躺椅上,微阖着眼,口中哼哼着小曲,样子悠闲极了,一点也没有先天高手的模样。

    “许伯,卤水鸡做好了。”

    这时,小鲤鱼端着一盘卤水鸡走来,看着躺椅上的老人,轻声道。

    老许闻言,睁开眼睛,看着小鲤鱼送来的卤水鸡,咧嘴笑道,“终于做好了,馋死我老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