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214章 押送李狂生
    “儿臣明白了。”

    陈文恭听到陈帝的话,神色认真地应道。

    “回去认真准备,办好此事,不要让朕失望。”

    陈帝看着眼前太子,平静道。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绝不会让父皇失望。”

    陈文恭起身,恭敬行了一礼,道,“父皇,儿臣先行告退。”

    “去吧。”陈帝应道。

    陈文恭离去,神色间思绪难掩。

    苏先生不在,此事,他可先找庆元侯商议一翻。

    “太子长进了不少。”

    寿心殿中,陈帝看着身前的棋盘,开口道。

    一旁,刘允弓着身站在那里,笑道,“有陛下亲自教导,太子殿下的棋艺自然会有所长进。”

    “呵。”

    陈帝淡淡一笑,道,“你去传旨,让三尺剑走一趟黑水军大营,相助黑水军将那些匪寇押送回京。”

    “是!”

    刘允恭敬领命,旋即迈步离开。

    奉天殿西边,一座僻静的宫殿前,刘允走来,到了殿外后,没有再前行。

    “剑供奉,陛下有旨,命你前往黑水军大营,相助黑水军押送匪寇入京。”

    刘允站在殿外,开口传旨道。

    宫殿内,一道苍老的声音盘坐,双膝上,横着一柄古剑,剑在鞘中,剑意内敛。

    “知道了。”

    外面的声音传来,三尺剑睁开眼睛,回答道。

    宫殿外,刘允听到殿内的回答,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殿内,三尺剑起身,持剑出殿。

    黑水军大营,一切按部就班,并没有因为要押送匪寇去洛阳,苏白等人的日子便有任何改变。

    十日以来,苏白和其他新兵依旧被练的天天站都站不起来,强度之大,简直骇人听闻。

    已经经历过一次鬼门关的新兵们如今出奇的坚韧,虽然每天叫苦连连,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所以,黑水军中每天都有一幕奇景,老兵幸灾乐祸的眼神中,新兵精神百倍从帐中出来,然后累的跟狗一般再被人抬回帐中。

    帅帐中,尉迟麟、林青还有几位校尉将军正在议事,正在这时,黑水军大营外,一道身影疾速掠来,转眼之间,已至大营之前。

    站岗的将士神色一惊,刚要出手阻拦,眼前身影已消失不见。

    黑水军大营中,三尺剑身影停下,目光扫过整个大营,脚步踏出,身影再度消失。

    帅帐内,许攸、林青两人首先有感,立刻起身阻拦。

    这一刻,帅帐门帘被一股疾风掀开,随后,一抹苍老的身影出现帐中。

    “什么人!”

    许攸、林青两人严阵以待,警戒道。

    沙盘前,尉迟麟神色倒是十分平静,一军主帅的气度尽显,并没有因为有高手闯营而惊慌。

    “老夫,三尺剑!”

    三尺剑注视着沙盘前的男子,开口道。

    “奉座。”

    尉迟麟看着眼前的沙盘,随口说道。

    许攸、林青两人互视一眼,面露惊讶之色。

    三尺剑,皇室第一供奉,三尺剑?

    两人反应过来,立刻让开前路。

    “麟帅,有人闯营!”

    这时,帐外,一名将士急匆匆赶来,急声道。

    林青听到外面的动静,迈步走出帅帐,看着外面的将士,道,“麟帅已知道,不必惊慌,该做什么做什么。”

    报信的将士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领命道,“是!”

    林青转身回帐,目光注视着帐中的老者,神色微凝。

    皇室供奉三尺剑的威名他早有耳闻,位列小先天境界,实力极其强大。

    没想到陛下会派此人过来,看来,朝廷对于半边月的事情很是在意,欲要借此机会,一举将半边月的势力全部铲除。

    黑水军营内,苏白等新兵拖着疲惫地身子回到帐中,对于三尺剑来到军中的事情一无所知。

    “苏白!”

    杜衡掀开营帐的帐帘走入,看着趴在床榻上的苏白,笑道,“准备准备,明日一早押送李狂生一行人入京。”

    帐内,一片安静,包括曹华等人在内的新兵对于杜千户到来都没有任何震惊,甚至已经没人再爬起来行礼。

    “知道了。”

    苏白累的就只剩下喘气的力气,很是不耐烦地回答了一声,便在没有多说一句话。

    看到帐中的将士们没人理他,杜衡很是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苏兄又能回去了,真是羡慕。”

    蒋贵侧过脑袋,一脸羡慕之色,说道。

    他们自从进了军营后,还一次都没有回去过呢。

    “羡慕什么,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苏白没好气道,“傻子都知道半边月这次会来劫人,成功阻止了半边月劫囚还好,若是失败,我和杜千户都要受到处罚。”

    “也对,那苏兄可要小心一些了。”

    曹华面露担忧之色,道,“那个半边月太厉害了,即便杜千户都拿不下她,这次劫囚,半边月肯定有备而来,你和杜千户可能要有一场苦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苏白应了一句,翻过身,蒙头开始大睡,养复精神。

    帐中,蒋贵等人也不再说话,安静休息。

    翌日,旭日东升之时,黑水军大营中,一队整装待发将士将李狂生和几位匪寇压上囚车,旋即动身出发。

    杜衡骑马走在队伍前方,神色专注,不苟言笑。

    官道上,马车隆隆,负责押送的将士全是精锐中的精锐,除了杜衡外,还有几位身手不凡的千户也在队伍之中。

    苏白只是一名百户,而且如今尚且有名无实,所以,被安排到队伍后面断后。

    对此安排,苏白倒也没有异议,很是悠闲地骑马跟在队伍之后。

    与苏白的悠闲不同的是,整个押送队伍上到杜衡在内的几位千户,下到普通的将士全都紧绷着脸,如临大敌。

    三十里路,如今安静,除了车轮前行的隆隆声,便再也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紧张而又沉寂的气氛,宛如暴风雨里来前的安静,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官道西边,狂沙弥漫,马蹄奔腾的声音越来越近。

    囚车上,李狂生见状,神色一变,不喜反惊。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大当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