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95章 冲突
    黑水军大营,副将林青带着苏白走遍整个大营,见识黑水军的风采。

    “苏先生受老国公的引荐进入黑水军,可有什么想要的职位?”看过大营后,林青也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问道。

    “哦?”

    苏白闻言,眸子微眯,道,“难道这黑水军中职位,也可以由在下选择吗?”

    “常人自然不可能。”

    林青淡淡道,“不过,老国公的颜面,即便麟帅也不能折。”

    苏白看着不远处在泥坑中流血流汗苦训的将士,平静道,“他们是什么职位?”

    “最普通的兵将,没有官职。”林青回答道。

    “他们都没有官职,那我凭什么有?”

    苏白反问,道,“就只是因为我有一封老国公的推荐信?”

    听过前者的话,林青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片刻后,回过神,心中的轻视消失,致歉道,“是林青轻慢先生了。”

    “林将军,一切按照规矩来便可。”苏白认真道。

    林青点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名将士,开口道,“你过来。”

    “林将军。”

    将士跑来,恭敬道,“有何吩咐?”

    “你负责带这个小兄弟前去登记报道。”

    林青命令道。

    “是!”

    王良诧异的看了一眼林将军身边的年轻人,旋即很快回过神,道,“跟我来。”

    苏白颔首,迈步跟了上去。

    林青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严肃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

    看来,这位苏先生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般,只是来黑水军中镀一层金。

    “我叫王良,你叫什么名字?”

    路上,王良开口问道。

    “苏白。”

    苏白微笑道。

    “苏白?好名字。”

    王良很是客套的应了一句,旋即左右看了看,很是小声的问道,“兄弟什么来头,竟然让林大将军亲自接待?”

    “也没什么来头。”

    苏白无奈道,“就是求得一位老人家的推荐信,没想到,林将军便亲自出来了。”

    “厉害。”

    王良竖起大拇指,道,“苏兄弟的运气可真好,林将军可是我们麟帅的副将,在军中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王兄弟你呢,看兄弟气度不凡,应该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弟吧?”苏白恭维道。

    “我?”

    王良挺起胸脯,道,“云海王家的,排行老五,大家都叫我一声王老五。”

    “失敬,失敬。”

    苏白闻言,赶忙客气应道,“原来是云海王家的公子,是兄弟眼拙了。”

    云海王家?这么耳熟,看来回去后,要派人好好查查了。

    “苏兄弟有所不知。”

    王良小声道,“这军中,世家子弟不在少数,大都是家中安排过来,想要混个资历,不过,麟帅是个只认战功不认背景之人,我们这些世家子弟被扔进来后,全都后悔死了。”

    “看王兄的样子,可不像是后悔了,在下其他的能力没有,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点的。”苏白笑道。

    “哈哈。”

    王良大笑一声,道,“苏兄还真是厉害,这也让你看出来了,刚开始来时,我是挺后悔的,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不就是练吗,别人行,我为什么不行,暂也不能给云海王家丢人不是?”

    “王兄的心性,让在下佩服。”苏白微笑道。

    两人说话间,走到了军中报道的营帐外,王良上前,看着负责登记的老兵,一脸笑容道,“兄弟,报个道。”

    “谁?”

    老兵抬头,看了一眼王良,很快便将目光移开,看向王良身后的苏白,态度不怎么客气,道,“叫什么?”

    “苏白。”

    苏白上前,客气道。

    老兵点头,将一个木牌丢了过去,道,“拿着,去帐中领你的东西。”

    “多谢。”

    苏白接过木牌,客气一礼,旋即走入了帐中。

    不多时,苏白抱着自己的甲衣和被褥走了出来,按照指引,朝着新兵的营帐走去。

    “苏兄弟的营帐离我只有一帐之隔,若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新兵营帐前,王良指了指不远处的帐篷,叮嘱道。

    “多谢王兄。”

    苏白应了一句,抱着自己的行礼进入了营帐。

    营帐内,空铺位还有三五个,苏白挑了一个相对干净的铺位,放下被褥,认真整理起来。

    “哟?又来新人了?”

    这时,营帐外,十来名新兵一身大汗地走回帐中,看到正在整理行礼的苏白,吊儿郎当地喊道。

    苏白看到进来的一众新兵,脸上露出笑容,客气道,“在下苏白,是今天才来的新兵。”

    “今天才来的?”

    一位脸色有些发白的年轻人走上前,上下打量一番前者,道,“哪来的?”

    “淮城。”苏白回答道。

    “淮城,淮城是什么地方?”

    蒋贵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问道。

    “不知道。”

    十来名新兵摇头,你一言我一语道,

    “没听说过。”

    “估计是什么边陲小城吧。”

    ……

    蒋贵又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道,“新人的规矩懂不懂?”

    苏白轻轻摇头道,“不懂。”

    “去给你在场的哥哥们每个人打盆水去。”

    蒋贵命令道。

    “对!去打水!”

    十来名新兵随声附和道。

    苏白闻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老兵欺负新兵的传统他倒是听说过,没想到还被他遇到了。

    “军中还有这规矩吗?我怎么没有听过?”苏白笑着问道。

    “从前没有,现在有了。”

    蒋贵伸手戳了戳前者胸口,喝道,“快去,别让哥哥们等急了。”

    苏白眸子一冷,一把将眼前人的手指抓住,用力一掰。

    “啊!”

    蒋贵疼的身子一曲,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找死!”

    急怒冲心,让蒋贵脑袋顿时充血,挣脱之后,直接扑了上去。

    苏白身子微微一侧,一脚踹了过去。

    砰地一声,蒋贵身子飞出,摔了个嘴啃泥。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打废了,本少爷担着。”

    蒋贵踉跄爬起身,看了一眼在一旁看戏的众人,怒声道。

    一众新兵听过,互视一眼,旋即一同冲了上去。

    苏白见状,嘴角微微弯起。

    自我防卫,应该不会被踢出军营吧?

    “砰!”

    “砰!”

    “砰!”

    “砰!”

    片刻后,新兵营帐中,一声声重物落地的碰撞响起,惊的周围将士都纷纷看了过来。

    “麟帅!”

    相隔不算太远的帅帐中,一名将士快步走来,急匆匆地禀告道,“新兵营帐的那些新兵打起来了!”

    “嗯?”

    尉迟麟闻言,眉头轻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