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88章 赌局
    “要保此子,得罪的不仅是太子手下的那些王公,还有七王一派的所有人,此子得势,会侵害太多人的利益。”

    尉迟老国公冷静说道,“即便陛下提拔此子,也仅仅是顺水推舟,没有强行去动那些朝中老臣的利益,不过,此子若再想前进一步,必定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届时,反对的声音便会出来,而且会越来越多。”

    “父亲,您有没有想过,国公府到了今日,无论权力还是声望都已到了尽头,再无突破,只会盛极而衰。”皇后轻声道。

    尉迟老国公停下手中的动作,平静道,“虽然你不是太子的生母,但是,太子毕竟是在你的宫中长大,太子继承大统后,不会做的太过。”

    “有名无实的国公府,又有何用?”

    皇后神色认真道,“父亲,太子的秉性你应该清楚,一旦他继承大统,又岂会念及我这个母后的情面,国公府势大,必然会成为他心中的一根刺,卜儿还年轻,你想让他以后眼睁睁地看着国公府日复一日衰落吗?”

    尉迟老国公沉默,许久,开口道,“苏白毕竟是外人,你难道还指望他今后会全力保全国公府吗?而且,你也说过,太子不是念旧情之人,苏白今后能不能自保尚且未知,又怎能顾及到国公府。”

    “假如苏白不是外人呢?”

    皇后轻声道,“只要苏白和国公府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他的聪明才智加上国公府在陈国的根基,至少能将国公府的巅峰再维持三十年。”

    “你的意思是?”尉迟老国公不解道。

    “让婉儿认卜儿为义兄,拜入国公府名下。”皇后看着东园外似乎交谈甚欢的两人,提议道。

    “南宫婉儿?”

    尉迟老国公苍老的眸子中异色闪过,道,“那个丫头可不像任你摆布之人。”

    “女儿明白。”

    皇后点头,道,“所以,我才会尽可能给他们制造机会,同样是满腹才学的年轻人,生出几分相惜之情并不难。”

    “我看难。”

    尉迟老国公直起身,看了一眼东园外的两人,道,“怕就怕这两人不但不能惺惺相惜,还生出一较高下的心思。”

    皇后皱眉,道,“不能吧。”

    “难说。”

    尉迟老国公走出花圃,将花铲丢到一边,道,“这两个人都不是轻易服输之人,好不容易遇到可以一较高下的对手,不比一比,怎么甘心。”

    东园外,两人目光相对,气氛不知何时变得不那么和谐。

    “你要帮七王拿到东羽军的另一半兵符?”

    苏白眉头皱起,道,“皇后娘娘知道后会有什么结果,你想过吗?”

    “一场比试而已。”

    南宫婉儿淡淡一笑,道,“我只会帮他这一次,就看苏先生能不能应对了,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至于娘娘那里,我不说,先生不说,娘娘也不会知道。”

    “婉儿姑娘这个决定是否太草率了,胜负对姑娘来说这么重要吗?”苏白眉头再皱,问道。

    “倒也不是,只是遇到苏先生这样的对手,忍不住想要比一比罢了。”

    南宫婉儿微笑道,“不论输赢,都只有这一次,当然,如果苏先生破坏规则,将此事告诉娘娘,婉儿就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回报先生了。”

    疯子!

    苏白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点头应下道,“既然婉儿姑娘想要比试,那在下也只能应下,就以东羽军的另一半兵符为赌,期限不定,哪一方先拿到兵符,哪一方便算赢。”

    “可以。”

    南宫婉儿颔首,道,“苏先生可要小心了,如今,陈北尧快要凯旋而归,先生若不尽快谋划,一旦陈北尧拿到全部的东羽军兵符,太子之势将会全面落入下风,再想翻盘,可就难了。”

    “多谢婉儿姑娘的提醒。”

    苏白面带笑容地应了一句,心中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的女子。

    什么叫飞来横祸,这便是了,本来应付七王和太子两个人就已经让他分身乏术,现在又多了一个南宫婉儿,今日来国公府这一趟,真是亏大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

    就在这时,东园前,皇后走出,看着两人,笑道。

    “皇后娘娘。”

    苏白、南宫婉儿同时行礼,恭敬道。

    “没人的时候,就不用多礼了。”

    皇后笑着说了一句,道,“怎么样,婉儿,和苏先生交谈这么久有没有一些收获?”

    “苏先生才华横溢,能和苏先生交谈,是婉儿的荣幸。”南宫婉儿笑了笑,应道。

    “过誉,婉儿姑娘的聪明才智,同样让苏某刮目相看。”苏白客气回道。

    “苏先生,婉儿可从来没有这么夸一个人,看来,苏先生的才华,的确让婉儿折服了。”皇后故意引导道。

    苏白抱拳躬身一礼,道,“微臣惭愧。”

    “好了,苏先生也不必过谦,时间已不早,本宫和婉儿要先回宫了,有机会,苏先生可以来宫中坐坐,让太子和婉儿多向苏先生请教请教。”皇后笑道。

    “微臣送娘娘。”苏白恭敬道。

    皇后颔首,在南宫婉儿的搀扶下迈步朝国公府外走去。

    国公府外,翊坤宫的马车停在那里,精美华丽的装饰,尽显皇室尊贵。

    不多时,皇后和南宫婉儿走来,一同上了马车。

    国公府前,苏白注视着皇后的马车远去,刚要准备离开,却被国公府的一名小厮叫住。

    “苏先生,国公有请。”小厮神色恭敬道。

    苏白闻言,眸子微眯,道,“请带路。”

    “苏先生请。”

    小厮应了一句,转身在前方带路。

    国公府,客厅,府中下人备好热茶退了出去,厅堂内,就只剩下老国公一人。

    苏白在小厮的带领下走来,进入厅堂后,恭敬行了一礼。

    “国公。”

    “坐吧。”

    尉迟老国公开口道。

    “多谢国公。”

    苏白在一旁的客座上坐下,目光看着前方老者,平静道,“不知国公召苏白来是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