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59章 拜年
    爆竹声声辞旧岁,梅花点点庆新春,清晨的第一声爆竹声中,苏白来到洛阳后,第一个新年到来。

    苏白站在院中,看着外面美丽的雪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天空上,点点雪花飘零,新年的一天,小雪飘落,为这新九六春增添了一丝诗意。

    “小鲤鱼,准备准备,我们要出门了。”

    苏白回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房间,开口道。

    “好。”

    房间中,小鲤鱼听到自家公子的催促,迈步走出房门,小脸红扑扑的,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衣,看上去甚是可爱。

    苏府外,苏白、小鲤鱼坐上马车,朝着司马府赶去。

    不多时,司马府前,苏白抱着一个酒坛下了马车,带着小鲤鱼一同朝着府中走去。

    司马府内,多日没来,府中已乱的不像样子,苏白将酒坛放在一旁,亲自开始收拾。

    司马府后院,司马真听到动静,拿着酒坛走向前院,待看到两人,不耐烦地喊道,“大清早折腾什么!”

    “老师。”

    听到老人的声音,苏白转过身,立刻恭敬行礼道,“弟子给老师拜年了。”

    “拜年?”

    司马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拜年就不必了,你上次说的酒呢?”

    “给老师带来了。”

    苏白抱起地上的酒坛,亲自送上前去。

    司马真接过酒坛,闻了闻,道,“酒不错,送到后院去吧。”

    “是。”

    苏白点头,招呼了一下小鲤鱼,旋即抱着酒坛朝后院走去。

    司马府后院,苏白抱着酒坛走来,后面,司马真打量着身边的小丫头,开口道,“你叫小鲤鱼是吧?”

    “嗯。”

    小鲤鱼有点紧张地应道。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故人。”司马真面露感慨之色,道。

    小鲤鱼闻言,大眼睛中露出疑惑,好奇道,“像谁呢?”

    司马真淡淡笑了笑,道,“你们像是不是样貌,而是性子,不过,她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前方,苏白听到后面两人的对话,眸子微凝,却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走进房间,将酒坛放到了房间内的酒架上。

    后面,司马真跟着进入房间,从桌案上拿过一卷竹简,丢给了前者,道,“拿去吧。”

    苏白接过竹简,打开看了一眼,神色顿时变化。

    柱国府!

    来到洛阳以来,第一次在史书上看到这三个字,苏白心中波澜难抑,却是强行压了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前方,司马真看到眼前少年脸上细微的变化,也没有点破,神色不耐道,“酒送到了,就快走吧,别耽误老夫喝酒。”

    苏白回过神,恭敬道,“那学生先行告退。”

    因为内心难以抑制的波澜,苏白没有再多留,手中拿着竹简和小鲤鱼朝府外走去。

    或许因为心中有事,苏白并没有发现,一向酒不离手的司马真身上,其实并没有太多酒气。

    “这臭小子。”

    司马真看了一眼手中的酒坛,仰头喝了一口。

    这水,喝多了着实难以下咽。

    司马府外,苏白和小鲤鱼坐上马车,离开司马府后,直接朝着季府赶去。

    马车上,苏白看着右手中的竹简,手上不自觉地用了用力。

    查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十一年前的那场皇宫大火后,这世间,有关柱国府的一切痕迹都几乎被抹掉,甚至已让人怀疑,柱国府是否曾经存在过。

    “公子,你怎么了?”

    一旁,小鲤鱼看到公子神色有些不对,轻声问道。

    “没事。”

    苏白收回心神,轻轻摇头,道,“小鲤鱼,方才师父和你说了什么?”

    “司马先生说,我和他一个已过世的故人很像。”小鲤鱼如实回答道。

    苏白脸上露出笑容,道,“他没说他的那个故人是谁吗?”

    “没有。”

    小鲤鱼摇头道。

    苏白将竹简放在马车内的一个暗箱中,心中点点波澜掀起。

    现在想来,老师今日的情况有些不对。

    难道老师发现了什么吗?

    思绪间,季府前,马车停下,车前,小厮下了马车,恭敬道,“苏先生,季府到了。”

    马车中,苏白回过神,掀开车帘走下马车,看着前方季府,开口道,“小鲤鱼,将礼物拿下来。”

    “嗯。”

    马车上,小鲤鱼轻应一声,拿着一个红木盒走了下来。

    苏白接过红木盒,迈步走入了季府中。

    季府内,季归已早早来到正堂坐下,接受府中晚辈的拜年。

    “苏先生来了。”

    这时,正堂外,季川看到走来的两人,喊道。

    正堂内,季归坐在座位上,看着苏白和小鲤鱼走来,面露欣慰之色。

    “晚辈苏白,给季老先生拜年了。”

    苏白走入正堂,跪地行礼道。

    一旁,小鲤鱼跟着跪了下来,有模有样地学着行礼。

    “给红包,给红包。”

    季归哈哈大笑一声,从身边中年妇人手中接过两个红包,塞到了眼前两个晚辈。

    “谢谢季先生。”

    苏白也没拒绝,笑着收下了红包。

    旁边,小鲤鱼看到公子收下红包,也开心将红包收了下来。

    “走,苏白,和我去院中,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季归起身,迈步朝正堂外走去。

    苏白跟上,扶着老人,一同走出了正堂。

    “你老师那里去过了?”

    院中,季归看着地上的雪花,开口问道。

    “去过了。”

    苏白颔首道,“先去的老师那里,才过来向季先生拜年的。”

    “你那个老师,就是嘴硬心软,其实,他对你这个弟子是很满意的。”季归说道。

    “我知道。”

    苏白轻声应道,“老师对我很好,跟着老师的这些日子,我学了很多东西。”

    “小鲤鱼,不是普通的小侍女吧?”

    季归问出心中的疑问,道。

    苏白沉默,片刻后,点头道,“小鲤鱼的身份,的确不普通,不过,我不能说。”

    “不能说便不说吧。”

    季归平静道,“好好对这孩子,看得出来,这孩子的心全都在你身上。”

    后方,小鲤鱼乖巧地站在那里,不经允许,没有上前。

    苏白回首,看着后面的丫头,眸中闪过一抹温柔。

    苏红鱼,姓是他给的,名是他给的,她是他的小鲤鱼,谁都夺不走,也不能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