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40章 太子上门
    苏府,从城外回来后,苏白便没有再出门,呆在府中,不理外面之事。

    基本上他已经确定,城东爆炸之事是离恨天的人所为,目的便是为了嫁祸给太子。

    时间来说,太巧了,太子方才私购了一批水银,城东便发生爆炸,而且更巧的是,爆炸当日,柳逸晨还趁乱离开了洛阳。

    一件事是巧合,两件事便一定是必然。

    不论如何,此次,太子肯定会背上这个黑锅,七王也必定会借此机会,全力打压太子一方的势力。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太子会如此愚蠢,竟是派人将上门闹事的百姓打了一顿,丢了出去。

    此举,无疑是火上浇油,让民怨更加难以控制。

    “太子殿下驾到!”

    就在这时,苏府外,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传遍了苏府。

    “公子,太子殿下来了。”

    后院,秦怜儿快步走来,急声道。

    “知道了。”

    苏白平静地点了点头,道,“你在后院稳住仡离,别让这丫头乱跑,小鲤鱼跟我去前院,迎接贵客。”

    “公子放心,我会看住阿离的。”秦怜儿应道。

    前院,苏白带着小鲤鱼走来,迎接太子的驾到。

    府门前,苏白快步走至,恭敬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陈文恭走下马车,看着府前的少年,迈步上前,伸手扶起前者,面露和善的笑容,“苏先生,不必多礼。”

    “殿下,府中请。”

    苏白让开一条路,恭敬道。

    “打扰了。”

    陈文恭笑了笑,迈步朝府中走去。

    前堂,小鲤鱼已准备好茶水,送到了太子身前。

    “殿下亲临苏府,当真让微臣受宠若惊。”苏白站在堂中,神色恭敬道。

    “苏先生不必拘礼,先坐下吧。”

    陈文恭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说道。

    “谢太子殿下。”

    苏白在一旁的座位坐下,身子坐的笔直,看起来有些局促。

    陈文恭看着前者的样子,不禁笑了笑,大才,不过如此。

    父皇对于此人,太高看了。

    “苏先生近来可好?”陈文恭喝着茶,笑道。

    “承蒙太子殿下的提拔,微臣一切皆好。”苏白客气应道。

    陈文恭颔首,将手中茶杯放下,也没有再废话,脸上笑容敛去三分,开口道,“苏先生,城东的爆炸案你应该听说了吧?”

    “有所耳闻。”苏白回答道。

    “苏先生怎么看?”陈文恭淡淡道。

    “私设炼丹房,造成丹炉爆炸,伤及周围百姓,其罪当诛。”苏白应道。

    陈文恭皱眉,道,“本王问先生的不是这个,先生,对于此次爆炸案,你就没有什么怀疑的吗?”

    “微臣愚钝,还望殿下赐教。”苏白神色恭敬道。

    陈文恭压下心中的不耐,道,“城东的爆炸现场,发现了很多水银,恰巧,前不久,本王刚购买了一批水银,很多人就以此事,将脏水都泼到了本王头上。”

    “竟有此事。”

    苏白闻言,神色一惊,道,“微臣确实还不知道。”

    “苏先生。”

    陈文恭沉声道,“本王也不瞒你,本王的确私购了一批水银,不过,那些水银都做了胭脂水粉又或者药物之用,城东的爆炸,和本王一点关系都没有,此事,定然是有人想要嫁祸本王。”

    “殿下没有做过,那就无需理会别人的闲言碎语,放任不管便是,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苏白微笑道。

    “如今已不是闲言碎语那么简单。”

    陈文恭神色越发阴沉道,“那些刁民已经开始到本王的府邸前去闹事,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鼓动,当真是胆大包天。”

    “不理会便是,时间久了,这些刁民自然会散去。”苏白应道。

    “苏先生。”

    陈文恭注视着眼前少年,认真道,“此前的那些刁民已经被本王轰走,不过,本王来时,那些刁民又来了,先生可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这些事情。”

    “办法。”

    苏白呢喃了一句,面露难色,道,“殿下,微臣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尽量不去理会这些人,既然城东的爆炸案与殿下无关,殿下也无需担忧,清者自清,朝廷迟早能查出真相,还殿下一个清白。”

    陈文恭闻言,脸色沉下,忍了又忍,方才压下心中升起的怒气。

    这趟白来了。

    “苏先生,我还有事,先行了一步。”

    陈文恭起身,说了一句,旋即沉着脸朝堂外走去。

    “微臣送太子殿下!”

    苏白同样起身,上前相送。

    苏府前,苏白注视着太子的马车离去,脸上的恭敬之色渐渐淡去。

    “公子,太子殿下似乎不是很高兴。”

    一旁,就连小鲤鱼也看出了太子的脸色不对,担心道。

    “没事,走吧,回府。”

    说完,苏白转身,朝府中走去。

    小鲤鱼跟上,一同进了府中。

    后院,仡离悠闲的吃着点心,哼着小曲,一点去前院看热闹的样子都没有。

    一旁,秦怜儿看着眼前少女,心中倒是有着一丝疑惑。

    阿离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听话?没有闹着去前院看热闹,奇怪。

    后院外,苏白迈步走来,看了看正在老老实实吃点心的阿离,心中惊讶,不禁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秦怜儿,问道,“没闹事?”

    “没有。”

    秦怜儿摇头,道,“很听话。”

    “奇怪。”

    苏白上下打量地眼前少女,想看出个所以然来。

    “吃完了。”

    仡离将最后一块点心放入嘴中,展颜笑道。

    “我再去给你拿。”

    秦怜儿端起点心盒,一脸奇怪地朝灶房走去。

    苏白在仡离旁边的石凳坐下,旁敲侧击道,“阿离,今天不开心吗?”

    “没有呀。”仡离摇了摇,应道。

    “那是身体不舒服?”苏白继续问道。

    “没有,我很好。”仡离再次应道。

    不远处,秦怜儿端着点心走来,神色温和道,“阿离,给,点心。”

    苏白先一步伸手接过点心盒,殷勤地打开,放在了仡离身前,道,“吃吧。”

    仡离看了看身旁的两人,拿起一块绿豆糕放进了嘴里,道,“小哥哥,和你说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苏白也拿过一块绿豆糕放进了嘴中,随口问道。

    “巫族来人了,而且现在就在洛阳城中。”仡离说道。

    “咳咳!”

    苏白闻言,顿时被刚吃进嘴里绿豆糕呛住,剧烈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