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39章 蠢材!
    夜,寒冷刺骨。

    荒野上,火光跳动,一夜未熄。

    苏白坐了一夜,未曾合眼。

    仡离靠在苏白身上,倒是睡的很香,不知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东边,一抹鱼肚白泛起,黎明到来。

    “好吃!”

    九六睡梦中,仡离砸了咂嘴,呢喃道。

    苏白淡淡一笑,这丫头,睡觉都不忘了吃。

    说起来,仡离来洛阳后倒是帮了他不少的忙。

    巫后的嫡传弟子,巫族圣女,竟是藏在他府中,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也不知道巫后知道仡离将摄魂铃偷偷带出巫族,会不会勃然大怒,派人将这丫头抓回去。

    希望巫后不要这么快查到仡离的下落。

    东边,天色越来越亮,朝阳升起,晨曦洒落大地,驱散黑夜的寒冷。

    “嗯?小哥哥,你醒这么早?”

    仡离醒来,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

    “是呀,睡醒了?那我们回去吧?”

    苏白收回心思,微笑道。

    “嗯。”

    仡离点了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苏白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迈步朝洛阳城的方向走去。

    仡离屁颠屁颠地跟上,像个小尾巴一样。

    “小哥哥,我饿了。”

    “回去给你买好吃的。”

    “我要吃卤水鸡,烤羊腿,还有,还有大肉包子。”仡离掰着手指头说道。

    “好,都给你买。”苏白回答道。

    “小哥哥你最好了!”

    仡离闻言,小脸乐得像花开一般,高兴道。

    苏白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说话间,远方,一队商队驶来,看样子也是要回洛阳。

    苏白、仡离互视一眼,会心一笑。

    商队中,马车隆隆,满载货物,年关将至,出外行商的客商也都回来了。

    苏白、仡离凑上前,一阵寒暄问好,混上了车队。

    少年少女,看上去人畜无害,总是更容易搏得他人的信任,两人坐在载货的马车上,悠闲地看着沿途风景。

    “李伯,我叫苏白,住在城西,有时间别忘了来府中做客。”

    洛阳城前,分别在即,苏白看向商队前的领队,感谢道。

    “好!”

    载货的马车前,一位长相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面露笑容,点头应道。

    商队进了城,苏白和仡离下了马车,和领队告别后,便朝苏府方向走去。

    苏府中,两人一夜未归,小鲤鱼已有些担心,魂不守舍地站在前院等待。

    好在临行前,苏白已经和小鲤鱼交代,并没有不辞而别。

    “小鲤鱼,我饿了。”

    苏府前,两人走来,仡离看到院中的小鲤鱼,立刻小跑入府,说道。

    “我,我这就给你和公子准备吃的。”

    小鲤鱼看到两人,面露喜色,赶忙应道。

    “我要吃卤水鸡,烤羊腿,还有,还有大肉包子。”仡离再次强调道。

    “我让人出去买。”小鲤鱼应道。

    苏白走上前,看着两个丫头你说一句,我应一句,心中微暖,这便是他最想保护的。

    “公子!”

    这时,秦怜儿走来,神色凝重难掩。

    “小鲤鱼,你先带阿离去吃点东西,她喊一路了。”苏白说道。

    “嗯。”

    小鲤鱼听话地点了点头,拉着仡离朝后院走去。

    “什么事?”

    两个丫头离开后,苏白看着前方女子,平静道。

    “公子,出事了。”

    秦怜儿凝声说道,“今天城中到处都在传,城东的爆炸就是因为太子私设炼丹房所致,百姓如今十分愤怒,尤其是在爆炸中失去亲人的,更是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已到太子府前去闹。”

    “太子怎么处理的?”苏白开口问道。

    “太子派人将那些前去闹事的人全都打了一顿,抬走了。”秦怜儿回答道。

    “蠢材!”

    苏白闻言,冷笑。

    “蠢材!”

    寿心殿,陈帝收到消息,砰地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怒声道。

    “陛下喝杯茶消消气,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一旁,刘允接过内侍送来的茶水,递了过去,劝道。

    “这个太子,真是让朕越来越失望了。”

    陈帝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茶,强压怒火,说道。

    刘允站在一旁,没有接话。

    陈国律例,内侍严禁干预朝政,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他必须分清楚。

    “刘允,派人把太子叫来。”陈帝冷声道。

    “是!”

    刘允领命,弓着身子朝外走去。

    太子府,被城东爆炸之事闹得焦头烂额的陈文恭在听到宫中的传召,心中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换好衣服,坐上马车朝皇宫赶去。

    寿心殿内,陈文恭到来,进入大殿后,跪地行礼。

    “儿臣拜见父皇!”

    “蠢材!”

    看到前者,陈帝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再度升起,怒声道,“你犯了大错,知不知道!”

    “父皇!”

    陈文恭抬起头,不服气道,“儿臣没错,城东爆炸之事,与儿臣无关!”

    “蠢材!”

    听到前者的辩解,陈帝越发震怒,伸手拿起身旁的茶杯,丢了过去。

    砰地一声,茶杯砸在太子头上,茶水混杂着血水,洒了一地。

    “到现在,你连错在哪里都不知道,朕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儿子!”陈帝气得脸色一针潮红,喘着粗气,道。

    前方,太子跪在地上,纵然被茶杯砸的头破血流,也不敢起身。

    “此事,你自己想办法解决,解决不好,后果你自己承担。”陈帝怒声道。

    “是!父皇。”

    陈文恭俯首,声音低沉道。

    看着眼前满脸鲜血的太子,陈帝心中还是闪过一抹不忍,提醒道,“朕给你安排了那么好的一个臣子,为何不用?”

    陈文恭抬头,面露不解之色,问道,“父皇说的是?”

    “太子先马,苏白!”

    陈帝强压怒火,继续提醒道。

    陈文恭闻言,眉头轻皱,道,“父皇明鉴,儿臣对苏白已礼遇有加,只是,此人从来不曾主动有过任何表态,儿臣想给他机会,也无从给起。”

    “礼遇?”

    陈帝怒声道,“随便派人问上几句便是礼遇?太子,凡大才者,皆有傲气,你不登门,难道还要等别人求着上门给你解决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