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37章 水银
    洛阳城东,火光冲天,周围百姓受到这爆炸的冲击,死伤惨重。

    尉迟卜、苏白、仡离三人到来,看着四周惨烈的景象,面露震惊。

    “发生了什么事?”

    震惊之后,尉迟卜心中怒火升腾,抓过前方的一个官兵,沉声九六问道。

    被抓住的官兵刚要动怒,然而,在看清前者的面容,神色立刻一变。

    禁军统领。

    “回禀尉迟将军,这里是一座炼丹房,堆积很多药石,方才的火光,很可能就是那些药石被引燃了。”官兵紧张地回答道。

    尉迟卜闻言,神色沉下,道,“这里怎么会有炼丹房,陛下不是明令禁止,不允许有人私设邪药炼丹这些骗人的东西吗?”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官兵惶恐道。

    尉迟卜放下前者,看着周围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百姓,双拳紧攥。

    究竟是谁,竟敢在这天子脚下的皇朝,私设炼丹房。

    苏白上前,蹲下身子,查看废墟中的药石残渣。

    硝石还有硫磺。

    苏白眸子眯起,这些东西,药房都能买到,并不稀奇。

    这是?

    突然,苏白在地上看了像水一般的银白色东西,不禁神色一凝。

    水银!

    苏白脸色沉下,水银有剧毒,在陈国被管理的极为严格,一般人不得私售。

    “尉迟将军,你看着是什么?”苏白起身,提醒道。

    尉迟卜闻言,迈步上前,待看到地上的水银后,脸色也是一沉。

    水银,这件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了。

    “尉迟将军,这些水银有剧毒,还是尽快处理了为好。”苏白再次提醒道。

    “多谢苏先生提醒,我这就去太医院,让太医院的太医们将这些水银处理了。”

    尉迟卜说了一句,不敢再耽搁,快步离开。

    “阿离,我们也。”

    苏白看向身边丫头,刚说半句,眉头轻皱。

    这丫头在干什么?

    一旁,仡离蹲在地上,手中一只金色蛊虫出现,慢慢爬向了地上残留的水银。

    只见金色蛊虫张嘴,快速吞食着地上的水银,不一会,已经吃掉了一大半。

    短暂的震惊后,苏白回过神,急忙说道,“别都让它吃完了,一会太医院的人来,该怀疑了。”

    “放心。”

    仡离应了一声,吹了一个口哨,金色的蛊虫听到命令,立刻飞了回来。

    “我们快走吧。”

    苏白拽过身边的丫头,尽快地离开了爆炸的现场。

    他有预感,这次的爆炸,肯定是一场阴谋。

    苏府前,苏白将仡离送回来后,没有进府,而是直接朝着月府走去。

    月府东园,苏白带来,园子前,月仙子走出上前迎接。

    “参见公子。”

    “不用多礼。”

    苏白开口道,“刚才的爆炸,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嗯。”

    月仙子轻轻点头道。

    “现场有不少的水银残留,你派人查一查,最近,洛阳城中是否有人私购了大量的水银。”苏白凝声道。

    “是!”月仙子恭敬应道。

    “城东,离恨天的那个据点,是否有什么动静?”苏白继续问道。

    “暂时还没有。”月仙子回答道。

    “若有动作,立刻向我禀告。”苏白正色道。

    “月婵明白。”月仙子轻轻应道。

    “年关将至,城中可能还会有事情发生,让手下的人都加倍小心,不要被牵连在内。”苏白提醒道。

    “公子放心,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小心一点。”月仙子颔首道。

    交代完事情,苏白也没有多留,直接离开了。

    月仙子站在园前目送公子离开,美丽的容颜上也闪过一抹凝色。

    如今,在这洛阳城中,并非只有他们在暗处观望,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七王府,青园,七王在得到洛阳城中爆炸的消息后,同样立刻派人去查水银的来源。

    天下脚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死伤了不少百姓,恐怕会引起不小的民怨。

    民怨一起,便不只是一场简单的爆炸案这么简单。

    太子府,陈文恭在收到消息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阴谋,这定然是一场阴谋。

    七王,你好狠的手段,侄儿佩服!

    “公子!”

    傍晚时分,苏府后院,秦怜儿快步走来,看着院中一直在等待消息的苏白,凝声道,“查出来了,是太子!”

    “太子?”

    苏白神色一震,惊讶道。

    “嗯!”

    秦怜儿点头道,“前不久,太子名下有不少产业,像制造胭脂水粉的作坊,还有药房,都需要用到水银,不久前,太子方才私购了一批水银,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也没有做的太保密,很多人都知道。”

    苏白听过,脸色凝下,道,“这次,太子麻烦大了。”

    “为什么,此事并有查实是太子所为,而且,即便查实,以太子的地位,压下此事,应该并不难。”秦怜儿不解道。

    “民怨。”

    苏白沉声道,“这次爆炸的动静太大了,而且死的可不只是一个两个人,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朝廷,等一个说法,民怨若起,谁不可能压下,如今,此事究竟和太子有没有关系,太子都一定会背上这个黑锅。”

    “难道是七王?”秦怜儿突然响起了什么,失声道。

    “此话不许再说。”苏白斥道。

    “怜儿失言。”

    秦怜儿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说道。

    “先下去吧,这件事,观望即可。”苏白正色道。

    “是!”

    秦怜儿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会是谁呢?”

    苏白眸子眯起,心中思绪不断闪过。

    此事是太子所为的可能性并不大,最有可能的便是栽赃嫁祸。

    怜儿方才的假设并没有错,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七王的确是最有嫌疑之人。

    若真是七王所为,那七王的手段,就着实有些可怕了。

    以这么多百姓的性命为代价,给太子重重一击,手段的确高明,却是让人有些胆寒。

    “咦?”

    不远处,仡离神色突然一怔,轻咦了一声。

    苏白转身,看着房间前的丫头,询问道,“怎么了?”

    “中了流踪蛊那个人现在离开洛阳了。”仡离回答道。

    苏白闻言,神色顿时一沉,开口道:

    “阿离,我们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