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27章 步棋
    叶扁舟走了,来时,各方瞩目,走时,同样牵动着各方势力之心。

    一位大先天,对于世间的格局影响太大了,世间最强大的五方势力,陈、燕、青灯寺、南疆巫族还有离恨天,无一不是有着大先天级别的强者坐镇。

    清晨,当太阳升起时,洛阳城重新恢复如初,百姓开始劳作,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

    苏府前,苏白坐上马车,前往了司经局。

    休养十多日,司经局堆了许多事情,苏白每日按时前去,处理堆积的政务。

    而在御史府中,因为长孙殷德之事,整个御史府都忙的焦头烂额,不断有名医前往,最终全都无功而返。

    “大人,外面有一个自称来自塞外的大夫,请求为大公子看病。”内堂外,一位下人快步走来,匆忙道。

    “请进来吧。”

    长孙炯轻叹一声,并没有在意,随口应道。

    这些日子,他派人几乎请遍了整个洛阳城的大夫,甚至来洛阳城周边的名医他都请了不少,却依旧徒劳无功。

    脉象正常,没有任何症状,不是中毒,也不是生病,这样的诡异情况,纵然名医也无法对症下药。

    不多时,内堂外,一位面容枯槁的老者带着一位头戴轻纱斗笠的女子迈步走来。

    “草民,嵇岳,见过长孙大人。”老人上前,恭敬行礼道。

    “老人家免礼。”

    长孙炯淡淡点了点头,道,“还请为犬子诊脉吧。”

    “是!”

    老人起身,走到床榻上,用手翻开长孙殷德的两只眼,看了看,然后用检查了其脉象和气息。

    一旁,长孙炯看着眼前老人的动作,并没有太多惊讶。

    这两日,来了无数大夫,什么样的诊病方法他都见过了,见怪不怪。

    “大人。”

    诊断之后,老人转身,看着身前的御史大夫,开口道,“大公子是中毒了。”

    长孙炯闻言,眉头轻皱,道,“中毒?老人家是否诊错了,这两日有不少大夫为犬子诊过脉,都说犬子并非是中毒。”

    “此毒非彼毒。”

    嵇岳开口道,“大公子中的毒应该是一种毒蛊,从脉象上来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症状,草民也只是在行医的这些年中,偶然碰到过类似的情况。”

    “蛊毒?”

    长孙炯听过,神色沉下,蛊毒不是南疆巫族的手段吗,怎么会出现在洛阳。

    “老人家可有办法,解掉犬子身上的毒蛊?”长孙炯回过神,开口问道。

    “草民尽力而为。”

    嵇岳恭敬道,“不过,要解大公子身上的毒蛊,并非一日两日能够做到,大人要做好心理准备。”

    “本官明白。”

    说完,长孙炯看向一旁的管家,嘱咐道,“去给两位大夫安排好客房。”

    “是!”

    管家领命,快步离开。

    “甄娘。”

    嵇岳开口道,“把银针拿来。”

    甄娘点头,将药箱放下,从中拿出了一套银针。

    嵇岳接过银针,走到长孙殷德身前,在其百汇、天柱、风池三个穴位上分别下针。

    后边,长孙炯注视着眼前老人行针,心中下意识有些紧张。

    虽说他这个儿子很让他失望,但是终究是他的亲子,怎能不担心。

    “呃!”

    突然,床榻上,长孙殷德口中响起一声痛苦的闷哼,多日以来,首次有了反应,

    长孙炯见状,神色一喜,立刻上前。

    “要醒了吗?”长孙炯紧张道。

    “没有这么快。”

    嵇岳收起长孙殷德身上的银针,回答道,“草民方才是在用银针刺穴之法刺激大公子体内的蛊虫反抗,以确定蛊虫的方位,要想解蛊,必须将蛊虫取出才行。”

    长孙炯听过,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客气道,“那便有劳老人家了,这些日子,老人家和这位姑娘就在府中安心住下,若有什么需要,尽言无妨。”

    “多谢大人。”

    嵇岳、甄娘恭敬行礼道。

    司经局,一丈余高的木梯上,苏白站在那里,将一卷卷记录在册的经卷摆放整齐。

    “先马大人,快下了吧,这些小事让我们来做就行。”

    下方,左右两位赞善大夫心惊胆战地看上木梯上的苏白,开口说道。

    “让其他人做,我不放心。”

    苏白笑道,“你们不用担心,很快就整理完了。”

    “苏白。”

    这时,楼阁外,一道少女的声音响起,清脆而又悦耳。

    “郡主!”

    司经局院中,一位位大小官员看到来人,纷纷行礼道。

    “免礼。”

    明珠郡主随口应了一句,快步跑入了前方楼阁中。

    书架的木梯上,苏白看到进来的少女,不解道,“郡主怎么到这来了?”

    “母妃让我请你去府中做客。”

    明珠郡主看着木梯上的苏白,好奇道,“你爬那么高做什么?”

    “整理经卷。”

    苏白应了一声,继续问道,“王妃请我去王府做客?是有什么事吗?”

    “我也不知道。”

    明珠郡主摇头道,“我就是来传个话。”

    “什么时候?”苏白问道。

    “后天正午。”

    明珠郡主说了一句,旋即补充道,“别忘了带着小鲤鱼。”

    “好,你帮我回复王妃,后天正午,苏白一定准时前去。”苏白回答道。

    “说定了。”

    明珠郡主应道,道,“我走啦,你慢慢整理吧。”

    说完,明珠郡主摆了摆手,朝楼阁外走去。

    木梯上,苏白看着明珠郡主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整理书架上的经卷。

    下方,左右两位赞善大夫对视一眼,心中有话,却并没有说出口。

    整个朝廷都知道,太子殿下和七王不和,如今王妃派郡主前来司经局相邀先马大人前去王府做客,着实令人深思。

    希望先马大人自己也能考虑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要站错了队伍。

    “在想什么?”

    木梯上,苏白整理好所有经卷后,走了下来,看着两位满怀心事的赞善大夫,笑道,“担心我因此得罪了太子殿下?”

    两位赞善大夫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说。

    “不用担心。”

    苏白笑了笑,道,“太子殿下有容人之量,怎会因为这点小事和我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