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25章 叶扁舟到来
    阴天多日,洛阳的天,难得放晴,正当百姓们将棉被拿出来晾晒之时,天空又阴了下来。

    洛阳的天,说变就变。

    阴云滚滚的天空,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来气,脾气不好的巷尾老者不禁骂上几句,方才感觉解气。

    教书先生的院中,甄娘已经将近十天没有休息,纵然风姿卓越的佳人,此刻也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教书先生的确是世间最会教人的先生,甄娘学了十日,功夫会了一点,心计多了一些,诗词也认识了几篇。

    然而,懂的这些,说实话,比不懂也强不到哪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十日,只够教书先生教这么多,苏白也只允许教书先生教这么多。

    苏府,休息十多日后,苏白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再也不用装病在床。

    “公子,不再多休养几日吗?”

    房间中,小鲤鱼一边服侍苏白穿上先马官服,一边说道。

    “不能再休养了,司经局中还要一堆事等着公子我去处理。”

    苏白笑道,“你在府中若闲的无事,便练一练席先生教你的功法。”

    “嗯。”

    小鲤鱼轻声应道。

    “走了。”

    穿好官服,苏白拿起官帽,朝外面走去。

    苏府外,马车等候,苏白走上马车,朝司经局赶去。

    在苏白再度踏上官场之途时,月府中,一袭白衣轻纱,头戴斗笠的女子被送入,正是被教书先生教了十日的甄娘。

    “苑主!”

    枫树前,甄娘看着前方的莳花苑主,恭敬行礼道。

    “学的怎样?”

    月仙子开口,问道。

    “甄娘不才,先生教的,只学会了不到一半。”

    甄娘面露愧色,应道。

    “不到一半吗?”

    月仙子轻语一声,点了点头道,“够了,今日起,你便为公子做事吧。”

    甄娘闻言,神色一震,她能见公子了?

    月仙子迈步上前,拿出一个玉瓶,放入了前者手中,平静道,“这是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甄娘接过玉瓶,面露不解之色,道,“这是什么?”

    “解药。”

    月仙子解释道,“有一事你可能还不知道,长孙府的大公子长孙殷德无故昏迷,连御医都束手无策,而这个玉瓶中的丹药,便是解药,公子的意思,让你入长孙府,救长孙殷德。”

    甄娘看着手中玉瓶,心中波澜难掩。

    “长孙府如今正在满城寻名医为长孙殷德诊病,我已给你安排好了新身份,你将会以塞外名医弟子的身份随你师父一同前往长孙府,等到合适的时机,你将这玉瓶中的丹药给长孙殷德服用即可。”月仙子神色平静道。

    “苑主,先生没有教我医术。”甄娘惊慌道。

    “有你师父在,你跟着现学便可。”

    月仙子淡淡道,“回去后,记得梳妆打扮一番,明日,我便安排你们进长孙府。”

    “是。”

    甄娘压下心中的波澜,再度行礼道。

    就在苏白开始着实对付长孙炯时,洛阳城外,一抹青衣身影出现,背负春秋剑,长衫束发,一步一步,朝着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国度都城走去。

    叶扁舟,燕国百年以来第一人,终于来到洛阳。

    “入城禁止利器,请把你背上的剑交出来。”

    城门前,一位守卫看到走来的青衣男子,立刻上前阻拦,沉声道。

    叶扁舟停步,看了一眼前方守卫,平静道,“我的剑,从不离身。”

    “既然如此,还请离开。”

    守城门的将士寸步不让道。

    叶扁舟闻言,眸子微微眯起,道,“如果我一定要入城呢?”

    说完,叶扁舟没有再多言,迈步朝城内走去。

    城门前,守城的数位将士见状,神色立刻沉下,手持长戈,将前者包围。

    “都让开吧,他是叶扁舟,你们拦不住他的。”

    这时,城门前,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虚无缥缈,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守城的几位将士神色一震,目光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青衣男子。

    燕国剑道大先天!

    “多谢。”

    叶扁舟淡淡说了一句,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前方,还没有来得及让开的将士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剑气震开,连退数步。

    叶扁舟入城,附近,或明或暗,所有的武者全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只是片刻后,这股压力便消失不见。

    “叶扁舟。”

    苏府中,老许感受到这股熟悉的气息,目光看向了西边,沧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感慨。

    二十年过去,叶扁舟成为了大先天,而他,却依旧寸步不前。

    一旁,燕采薇看着身边的老者,眸中淡有流光,当年,这位君子剑前辈,与她燕国的叶扁舟可谓齐名,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君子剑从世间突然消失,再也没有的消息。

    不过,她相信,她身边的这位老人,依旧有着可怕的实力。

    洛阳城街道上,叶扁舟迈步前行,除了身后背着一柄古剑,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时,前方,一驾马车驶来,马车中,一位年轻的身影安静地坐在那里,正是从司经局回来的苏白。

    马车从叶扁舟身边驶过,没有停留,车厢一边,车帘被风吹起,苏白看着与马车擦肩而过的燕国剑道第一人,神色平静,不见丝毫波澜。

    叶扁舟,终于来了。

    既然叶扁舟活着,那他们那位陈国剑神苏平平也死不了。

    这些大先天,命还真是硬,被卷入洪水中都能毫发无伤。

    街道上,马车驶过,叶扁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看向后方。

    是错觉吗?

    刚才那辆马车中,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苏府,马车停下,苏白走下马车,直接朝着西院走去。

    “叶扁舟来了。”

    苏白看着老许,正色道,“你若想和他交手,我不拦你。”

    老许闻言,咧嘴一笑,道,“多谢公子,不用了,人老了,已经没有年轻时的争强好胜之心。”

    苏白皱眉,道,“不遗憾吗?”

    老许轻轻摇头,道,“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老奴还要留着性命,见证公子为柱国府平冤昭雪的一天。”

    苏白听过,沉默下来,许久,轻声道,“三年,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代他放你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