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18章 好戏落幕
    太学前,王焱服毒身亡,好戏落幕。

    京兆府尹江仲怔怔地站在原地,仿佛傻了一般。

    唯一的线索断掉,江仲最后的希望也破灭。

    “江大人,此人的尸首怎么处理?”

    尉迟卜看着眼前的京兆府尹,开口问道。

    江仲回过神,刹那间,仿佛老了十岁,神态变得疲惫异常,道,“带回京兆府吧。”

    说完,江仲走到不远处的马车前,登上马车,先行离去。

    太学前,尉迟卜还有三位禁军统领负责收拾残局,派人将王焱的尸首抬起,送向京兆府。

    一场令人惊心动魄的大戏,最后却落得这样的结局,着实令一些人接受不了。

    七王府,青园,最先得到消息的七王,不禁畅怀一笑。

    这下,太子的脸色不知道要多难看了。

    “王爷,很少见你这么高兴了。”王妃微笑道。

    “奉天殿的那位和太子整了这么大的阵仗,最后一无所获,可想而知,他们的脸色要多么难看了。”七王心中大好,说道。

    “王爷当心他们栽赃陷害。”王妃提醒道。

    “不会。”

    七王摇头,道,“那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服毒,什么都没有留下,太子即便想栽赃,也没有机会。”

    “王爷,你有没有想过,劫走赫连云的人,究竟是谁?”王妃轻声道。

    “此事,本王也想不通。”

    七王神色凝下,道,“除了北尧,当日还有两方势力,而带走赫连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着实让人难以猜测。”

    “听子归说,当日,劫走赫连云的势力中,有一位女子实力极强,连他也不是对手,最少也是后天巅峰,甚至小先天境界的强者,可不可以从这方面查起?”王妃凝声道。

    “本王已让探子留意皇城中所有的武道强者,至今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后天巅峰以上的强者总共就那么几个,而且全都身份显贵,一旦有所动作,很容易就会引人注意。”七王回答道。

    “会不会是洛阳城外来的高手?”王妃冷静说道。

    “有这个可能,而且,若是这样,就十分难查了。”

    七王轻叹道,“武道强者,除非大先天境界,能互相感应,寻常武者,若不出手,很难看出来。”

    “只希望此事不要成为王府的一个隐患。”王妃担忧道。

    “如今来看,他们针对的应该不是本王。”

    七王回答道,“当初,河津之地,曾经出现本王的令牌,此事对本王十分不利,若是赫连云还在太子手中,一口咬死本王通敌之罪,本王纵然百口也难辨,不过,赫连云被救走,倒是解决了本王的一个麻烦。”

    “此事的确扑朔迷离,令人想不通。”

    王妃说了一句,沉默片刻,开口道,“王爷,你说会不会真是柱国府的余孽?”

    “王妃信吗?”七王问道。

    “不信。”

    王妃轻轻摇头道,这个可能实在太小了。

    莫说柱国府还有没有余孽活着,纵然有,十一年的苟延残喘,能活着已是不易,怎么可能有胆量并且有能力在这洛阳城中掀起如此大的风浪。

    “本王也不信,不过,御史府的那个老狐狸似乎有几分信了。”

    七王冷笑道,“当年柱国府的人,大部分都是他下令所杀,他对柱国府越是仇恨,便越是畏惧,若柱国府真有后人活着,第一个要对付的也是这个老家伙。”

    御史府,长孙炯站在府中,对于太学中发生的事情似乎漠不关心。

    “老爷!”

    老管家走来,恭敬行礼道。

    “查到了吗?”长孙炯沉声道。

    “回禀老爷,当年柱国府的基业,没有一处发现异常。”老管家恭敬应道。

    长孙炯闻言,眉头轻皱,点了点头,道,“下去吧。”

    “老奴告退。”

    老管家再度一礼,旋即转身离开。

    府院中,长孙炯神色几度变化,心中忧虑始终难以消失。

    当年,他和七王一同查抄柱国府,的确没有发现什么密道,如今,宗正司大牢被劫,柱国府出现密道,着实蹊跷。

    若非七王所为,难道真的是柱国府的余孽吗?

    “父亲。”

    这时,长孙殷德从府外回来,看到府中静立的父亲,不禁头皮发麻。

    父亲怎么站在了这里,难道是为了等他?

    “嗯。”

    长孙炯随口应了一句,心中有事,便没有在意。

    长孙殷德诧异地看了一眼前方的父亲,片刻后,回过神,快步离开。

    父亲这是怎么了,竟然没有训斥他?

    前往内院的路上,长孙殷德正巧碰上方才复命的老管家,不禁开口问道,“管家,父亲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老管家闻言,神色一怔,道,“大公子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问问。”长孙殷德随口说道。

    “大公子还是去问老爷吧,老奴什么也不知道。”老管家说了一句,没有再多言,恭敬一礼,旋即迈步离开。

    “奇怪。”

    长孙殷德面露诧异之色,怎么都怪怪的。

    苏府,苏白和仡离再度从月婵府中借道,翻墙回了后院。

    后院中,苏白摘下自己和仡离脸上的人皮面具,半威胁,半哄骗地说道,“今日之事,不能说出去,不然,今后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我就不带你了。”

    “不说,不说。”仡离赶忙表态道。

    苏白这才满意地回了自己房间,继续装病人。

    后面,仡离不爽地哼了一声,也蹦蹦跳跳回了自己房间。

    苏府外,秦怜儿、小鲤鱼买药回来,磨磨蹭蹭了一路,秦怜儿已经不知道再用什么理由阻拦身边的小丫头。

    “小鲤鱼,你让姜伯看看这些药是好是坏,姜伯见识广,比我们识货。”秦怜儿将手中的药材放入小鲤鱼怀里,随口编道。

    小鲤鱼一怔,却还是点了点头,应道,“好。”

    看到小鲤鱼抱着一堆药去了西院,秦怜儿赶忙朝后院走去。

    也不知道公子回来了没有,她实在拖不住这丫头了。

    后院,房间中,秦怜儿快步走来,待看到已经半躺在床上的苏白,不禁松了一口气。

    “公子,原来你已经回来了。”秦怜儿说道。

    “辛苦了。”苏白笑道。

    不多时,房间外,小鲤鱼迈步走来,怀中抱着大包小包一堆的药材。

    秦怜儿赶忙上前接过眼前丫头怀中的药,放在了桌上。

    “怜儿姐姐,姜伯说,这些药都没有问题。”小鲤鱼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秦怜儿看着眼前丫头认真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

    这丫头真是太听话,也太善良了,根本不会怀疑别人。

    “嗯,姐姐知道了,辛苦小鲤鱼了。”

    秦怜儿伸手揉了揉小鲤鱼的脑袋,道,“你来照顾公子,姐姐去熬药。”

    “嗯。”

    小鲤鱼轻声应道。

    秦怜儿拎着一包药材离开,房间中,就剩下苏白和小鲤鱼两个人。

    “去买药了?”

    苏白看着床榻前的丫头,神色温和道。

    “嗯。”

    小鲤鱼点头道。

    “累不累?”

    苏白继续问道。

    “不累。”

    小鲤鱼摇头道。

    “饿不饿?”

    苏白再度问道。

    “饿。”

    小鲤鱼乖巧地道。

    苏白闻言,脸上绽放出笑容,道,“忍一忍,马上就让你怜儿姐姐给我们做饭吃好不好?”

    “好。”

    小鲤鱼听话地点头道。

    外面,秦怜儿听到房间的对话,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

    她现在终于知道,公子为何如此在意小鲤鱼了。

    在小鲤鱼的心中,她的公子恐怕就是她的全部,他说什么,她信什么,他让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不问缘由,不问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