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88章 仡离
    太学,席韵的小院中,夕阳西落时,苏白依旧还在挥汗如雨地练剑。

    每一招,皆要做数以千次的重复练习,纵然有武道根底的苏白,手臂都感到酸痛异常。

    然而,席韵没有喊停,苏白便不曾停下。

    “席姐姐,能让公子休息一会吗?”

    不远处,小鲤鱼看着自家公子脸上不断滴落的汗水,心疼道。

    “不必。”

    席韵微笑道,“你家公子的本事可比你想象中要大很多,这点磨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小鲤鱼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没有听懂前者话中何意。

    太学外,洛阳城中,从清晨到日落,禁军一直挨家挨户地搜查,整座皇城气氛都变得紧张异常。

    夜色降临,万家灯火亮起,城内,一队队禁军举着火把,封锁城门,不肯放松半分。

    仿佛十一年前柱国府之事再现,皇城戒严,缉拿任何形迹可疑之人。

    “这一幕,何等熟悉。”

    城中,一间破旧的小屋前,酒师手中拎着酒壶,饮了一口酒,感慨道。

    “十一年了,小少爷还是回来了。”

    相邻的铺子中,铁匠收起工具,沉默片刻,说道。

    “好好活着吧,小少爷还有用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时候。”

    教书先生手中拎着一本破书从屋中走出,看着两人,道,“天色已晚,早些休息。”

    酒师,教书先生点头,没有再多说,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

    教书先生看着天际昏暗的月,轻声一叹,转身回屋。

    小少爷,柱国府的冤魂含冤太久了,希望小少爷能早日为他们平冤昭雪。

    皇城的纷乱,似乎一点没有影响到陈国学子的最高学府太学宫,即便禁军,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也不敢擅闯太学。

    在洛阳城中,太学的地位,十分超然,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太学中有一位名震天下的大先天,太学祭酒。

    世间武者无数,但是,大先天却仅有六位,每一位大先天境界的武道宗师都是震慑一方的可怕存在,无人敢招惹。

    某种程度来说,太学祭酒便是整个陈国的守护神,震慑其余几位大先天,更是令天下武者不敢轻易涉足洛阳。

    太学,昏暗的月光下,一位华须白发的青袍老者看着天际,沧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流光。

    洛阳的天,变得越来越快了。

    “祭酒大人。”

    这时,夜色下,一抹美丽的倩影迈步走来,恭敬行礼道。

    “如何,他是否有什么可疑之处?”太学祭酒开口问道。

    “回禀祭酒大人,苏白的确有些武学路数,却是多而不精,民间武夫多是如此,并无可疑之处。”席韵回答道。

    太学祭酒闻言,微微颔首,道,“既然如此,你便用心些教,陛下对于此子很是看重,近日便会启用。”

    “是!”席韵恭敬应道。

    “回去吧。”

    太学祭酒淡淡道,“莫要让他看出异常。”

    “属下告退!”

    席韵再度恭敬一礼,转身离去。

    “什么人?”

    席韵刚离开,太学祭酒眸子中一抹冷色闪过,一步迈出,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百步外,一棵青桦树上,藏在枝叶后的少女神色微变,脚下一踏,向后退去。

    “姑娘,既然来了,何必这么快就走。”

    话声间,太学祭酒的身影出现,伸手擒向前方少女。

    极快的速度,百步距离,只是转眼的工夫便至,太学祭酒,初展惊人能为。

    空中,少女身子凌空一折,以奇异的身法避开太学祭酒的招式。

    “嗯?”

    太学祭酒神色微微诧异,身躯同样凌空改变方向,再度擒向少女。

    “老头子,莫要欺人太甚。”

    少女落地,手中一串银铃出现,轻摇起来。

    顿时,夜空中,清脆的银铃声响起,靡靡入耳,不断向四周扩散。

    太学祭酒身子短暂一滞,只感脑袋刺痛,体内真气竟是有了散离之兆。

    “巫族摄魂铃。”

    太学祭酒神色沉下,真气护体,捻叶成剑,破向前方少女手中的银铃。

    怦然一声,枯叶撞上摄魂铃,少女受到余劲冲击,脚下退后两步。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巫族的至宝摄魂铃。”

    太学祭酒看着前方年龄不过二八年华的少女,冷声道。

    “老头子,姑奶奶名叫仡离。”仡离皱了下小鼻子,回答道。

    “巫族圣女。”

    太学祭酒眸子闪过凝色,道,“巫族与我陈国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圣女为何夜闯太学宫,似乎有些不合规矩。”

    “老头子莫要这么小气,我只是过来玩玩。”

    仡离说了一句,大眼睛转了转,立刻朝着东边飞去。

    “老头子,不和你多说了,后会有期。”

    太学祭酒看着消失夜色中的少女,眉头轻皱,这巫族的圣女为何会来陈国,目的又是什么?

    太学东边,一颗颗树影间,仡离身形腾挪,朝着太学外掠去。

    安静的小院内,夜色下,苏白依旧还在挥汗如雨地地练剑,梅花枝上,梅花已经全都凋零。

    “嗯?”

    小院上空,仡离掠过,目光下意识扫了一眼下方的少年,脚下轻踏,房屋上的一块瓦片飞落,砸向小院中的苏白。

    下方,苏白有感,脚下移过,避开飞落的瓦片。

    咔!

    仡离停步,落在了房屋上,脚下瓦片应声碎裂。

    躲开了?

    仡离回首看着下方的身影,面露异色。

    “何人?”

    下方房间中,席韵推门而出,旋即纵身朝着房屋之上跃去。

    仡离嘴角微弯,脚下一踏,纵身离去。

    小院内,苏白转身,看着夜色下消失的少女,眸子微微眯起。

    这是何人,身手如此不凡,竟可以来太学中来去自如。

    洛阳城,仡离从太学飞出,蹦蹦跳跳地走在大街上,心情倒是不错。

    就在这时,前方,十数位禁军迈步走来,巡逻太学附近。

    街道上,除了仡离已然空无一人,安静异常。

    禁军之首,尉迟卜看到前方的少女,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伸手握住腰间的佩剑。

    半夜三更,怎么会有一个少女在街上闲逛,太可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