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52章 建平二十三年
    藏经塔二楼,苏白和柳逸晨寒暄了几句,便径直上了三楼。

    受封国士后,苏白有了进入藏经塔三楼的资格,这样的殊荣,纵然整个陈国也没有几人。

    三楼中,空无一人,十分安静,太学宫能进入藏经塔三楼的唯有国子、律、书、算、武五位太学博士和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学祭酒,平日里,少有人来。

    苏白进入藏经塔三楼,巡视了一圈,没有犹豫,迈步走向陈列武学典籍的位置。

    藏经塔三楼的藏书数量相较二楼又少了许多,不过,珍贵程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苏白走到陈列武学典籍的书架前,一卷卷扫过,旋即挑出一卷翻阅起来。

    这一层的武学典籍虽然珍贵,但是,适合季川那个大块头的恐怕不多。

    毕竟,世间天生神力者,万中无一。

    他不想随季川的天赋被浪费,挑选的武学功法一定要适合才行。

    苏白简单看过手中的武学功法后,伸手放了回去,然后又找了几卷,快速翻阅起来。

    不合适!

    苏白看完一卷,放回一卷,继续寻找。

    还是不合适!

    苏白眉头渐渐皱起,将看完的功法放回原位,走向下一排书架。

    就在这时,苏白神色一震,身子下意识僵住。

    不知何时,苏白身后,一位容貌艳丽,身段婀娜的女子出现,无声无息,令人毛骨悚然。

    “紧张什么,我不能吃了你。”

    席韵看着身前少年,嘴角弯起一抹诱人的笑容,道,“几天不来太学,一来就直接到了这里,苏先生在找什么呢?”

    苏白转过身,脚下不露声色地移开半步,微笑道,“没找什么,随便看了一看。”

    席韵淡淡一笑,随手拿起一部眼前少年看过的武学典籍,道,“这里的武学典籍,都是世间少见的珍品,这样也入不了苏先生的法眼吗?”

    “席先生说笑。”

    苏白笑道,“就是随便看看而已。”

    “别装模作样了,我跟着你进来,一直到了三楼,想找什么说吧,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的忙。”席韵皮笑肉不笑道。

    苏白闻言,沉默下来,片刻后,开口道,“不瞒席先生,我来此是为了给季川找一部合适的武学功法,季先生对我有提携之恩,这个恩情,我不能不报。”

    “小小年纪,心眼倒是不少。”

    席韵白了前者一眼,道,“我的确知道哪里有适合那个大块头的功法,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拿到了。”

    “在哪里?”苏白不解道。

    席韵伸出手,指了指上面,道,“藏经塔四层有一部龙象先天功,最是适合天生神力之人,据说修炼此法,一旦迈入小先天,甚至能够抗衡大先天境界的强者。”

    苏白闻言,面露惊色,竟有如此强悍的功法?

    武学之道,每个境界都是天差地别,传言,大先天与小先天的差距,甚至比后天与先天之间的差距还要大,几乎没有任何逾越的可能。

    “怎么样,动心吗?”

    席韵微笑道,“你可以去求祭酒大人,他或许能送你。”

    “席先生就不要嘲笑我了。”

    苏白无奈道,“我来太学这么久,到现在连祭酒大人的面都没有见过。”

    “苏白。”

    席韵突然开口唤了一声,道。

    “嗯?”

    苏白回过神,疑惑道,“怎么了?”

    “你来洛阳究竟是为了什么?”席韵正色道。

    苏白闻言,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流光,神情却依旧平静,回答道,“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席韵静静地看着眼前眼前少年,许久,噗呲一笑,道,“庸俗。”

    苏白没有在意,笑道,“我本来就是一个俗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席先生这般不食人间烟火。”

    “你小子还真是不肯吃亏,又换着花样骂我。”席韵再次白了前者一眼,没好气道。

    “不敢。”

    苏白微笑道,“实话实说而已。”

    “算了,不和你小子计较,先走了,过两天我会去你府中做客,记得好好招待。”

    套了半天套不出什么话来,席韵不愿再多留,笑着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随时恭候。”

    苏白神色恭敬道。

    席韵离开,苏白收回目光,看着眼前一排排武学典籍,没有再去找。

    既然知道有更合适的,就不能随便应付了。

    只是,要怎样才能上得四楼去?

    整座太学宫,也只有祭酒一人有资格进入藏经塔四楼,难不成真要去求祭酒?

    沉思片刻,苏白暂时将心中念头压下,迈步朝着陈列史书的方向走去。

    既然来了,便顺便查一查吧。

    陈列史书的书架前,苏白挑选了几卷建平二十三年的陈史,认真查阅起来。

    他明白,在这里查到什么线索的可能性很小,当年柱国府一案,是陈国最大的禁忌,所有关于柱国府的史书,可能都已被藏了起来甚至销毁。

    朝廷的目的很明显,要让时间慢慢淡化人们对于柱国府的记忆,直到所有人都彻底忘却当年发生的事情。

    安静的藏经塔三楼,落针可闻,席韵离开后,便只剩苏白一人。

    苏白身边,看过的史卷渐渐堆积成小山,却是没有一卷提过柱国府三个字。

    约么过了一个时辰,三楼前,一道苍老的身影迈步走来,身躯佝偻,看上去比季归还要老上几岁。

    苏白察觉到有人上楼,下意识移过目光,待看到来人后,立刻放下手中史书,上前行礼,“见过蔡老先生。”

    老人轻轻点头,看到前者身后堆积的史籍,声音沙哑道,“看过的书卷记得放回原来的位置。”

    “蔡老先生放心,晚辈看完便放回去。”苏白恭敬应道。

    老人颤颤巍巍走上前,道,“对陈史感兴趣?”

    “嗯。”

    苏白颔首应道,“幼时经常听家中老仆讲一些当年的事情,来到太学宫想了解更多,却是发现很多事情都已查不到。”

    老人闻言,沉默片刻,开口道,“如果这里查不到,那便真的查不到了。”

    苏白眉头轻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不该知道的事情也最好不知道,年轻人,好奇心强有时并不一定是好事。”

    说话间,老人将苏白看过的史书一一放回原位,如此熟练,仿佛已做过了无数次。

    苏白欲要上前帮忙,却被老人伸手挡开,只能站在一旁,神色恭敬地听老先生教诲。

    这位老人是太学的书学博士蔡康老先生,在太学的时间甚至比季先生还要久,备受众太学学子和先生的尊敬。

    能在这里遇到这位老先生,是他的荣幸。

    “建平二十三年。”

    蔡老先生将最后一卷史书放回原处,待看到上面的编年号后,不禁轻声一叹,道,“十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