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48章 双王交锋
    奉天殿,长孙炯一言,整座大殿都安静下来。

    齐镜有罪,在场众臣都知道,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说来,原因很简单,齐镜是七王的人。

    所以,长孙炯之言,让朝中众臣心神皆是震撼,面露紧张之色。

    龙椅上,陈帝一脸沉色,目光看着下方众臣,一言不发。

    众臣前,七王眸子微微眯起,神色冷下。

    长孙炯当真是一只老狐狸,见风使舵的速度,比任何人都要快。

    “陛下,长孙大人所言不错,齐镜身为钦差大臣,未能保护好赈灾之粮,导致灾民暴乱,实属失职,不处置不足以平民愤,还望陛下明察。”

    这时,太子陈文恭身后,庆元侯走出,神色愤慨,义正言辞道。

    太子闻言,嘴角微弯,片刻后,恢复如初。

    七王和太子的反应,大殿之上,陈帝全都看在眼中,却是没有表态。

    “陛下,朝廷拨发的赈灾之粮无缘无故出现问题,定然有人暗中设计陷害,齐镜虽然失察之错,但是,自齐镜前去河津之后,灾情得到极大的缓解,功不可没,而且如今平城暴乱,正是需要用人之际,还望陛下能给齐镜一次机会,让其戴罪立功。”

    情况不利,七王亲自走出,目视龙椅上的陈帝,据理力争道。

    “有功要赏,有过也要罚,皇叔,齐镜犯下如此大错,已不是戴罪立功能够解决。”

    太子陈文恭也走了出来,神色沉重道,“赈灾之事,关系到整个河津之地的稳定,苏先生献策,已将赈灾之法详尽道明,纵然如此,齐镜还是辜负了朝廷的重托,失察失职责,导致平城暴乱,请问皇叔,这样的愚臣,朝廷又如何敢给他戴罪立功的机会?”

    “太子殿下所言,未免有些过了。”

    七王移过目光,看着一旁的太子,平静道,“齐镜再朝为官三十载,一向克己奉公,任劳任怨,太子殿下一句愚臣,恐怕会寒了这些为一心为朝廷效力的忠臣之心,而且,苏先生的赈灾之法虽好,但是再好的赈灾之法也需要人来执行,这些日子,河津之地的赈灾成果,所有人都亲眼目睹,若这样,齐大人在太子殿下的眼中还只是愚臣,那本王请问,要怎样的臣子,在太子殿下眼中才不算是愚臣,我等这些没有大功的臣子,是否也只能算是愚臣呢?”

    话声落,在场众臣神色一变,谁都不敢多言。

    七王,当真厉害。

    一旁,太子听到七王的质问,脸色也是一沉,没有想到自己的一语之失,竟会被七王抓住,大做文章。

    龙椅上,陈帝心中一叹,相较七王,太子终于稍逊一筹。

    无论大局观还是手段,太子都还是太稚嫩了。

    这么好的机会,却是让七王在气势上压住,着实让他有些失望。

    大殿内,双王争执,在场众臣谁都不敢插话,目光看向大殿之上的陈帝,等待陈帝的抉择。

    众臣瞩目,陈帝神色微沉,开口道,“太子,你的话有着重了,在赈灾之粮一事上,陈卿虽然有失察之责,但是,不足以抹灭其赈灾功绩。”

    一语落,朝中众臣神色再次一变,尤其是太子一方,脸色都沉了下来。

    连陛下都这么说了,显然,他们想借此机会扳倒齐镜已不可能。

    “不过。”

    这时,大殿上,陈帝再度开口,平静道,“赈灾之粮出事,事出蹊跷,需要有人前去查明原因,陈卿需要继续负责赈灾,分身乏术,所以,朕有意再派一人前去平城,调查赈灾之粮一事究竟是何人所为,还平城百姓一个交代。”

    大殿之下,太子陈文恭回过神,毫不犹豫,立刻上前请命道,“儿臣愿意前往平城,查明赈灾之粮一事。”

    一旁,七王眉头轻轻一皱,却也没有说什么。

    此次能保住齐镜,已是不易,这个人选,肯定不可能再是他的人。

    陈国的江山,终究还不是他陈羲之的。

    殿内,七王一派的臣子也都没有出言反对,能站在这座大殿的人,都不是傻子,陛下已经给足了七王面子,没有治罪齐镜,若是他们再不识好歹,惹得龙颜大怒,届时,谁都讨不得好去。

    大殿上,陈帝看着群臣的反应,眸中闪过一抹冷笑。

    这些人还算识趣。

    “太子如此积极为朝廷效力,朕深感欣慰,既然如此,此事便交于太子去做。”

    说到这里,陈帝目光看向大殿之下的太子,神色认真道,“太子,朕限你一个月内查出赈灾之粮一事背后的真凶,不得有误。”

    “儿臣领旨。”

    陈文恭跪地,恭敬领命道。

    前去平城的人选决定,接下来的早朝变得有些例行公事,不多时,早朝结束,群臣相继离殿。

    太子被陈帝留了下来,有事交代。

    众臣后,七王离殿时,回首看了一眼大殿上的陈帝,片刻后,转身离去。

    龙椅上,陈帝注视着七王离开的背影,眸子微微眯起。

    养虎为患,当初为了制衡柱国府而扶持起来的睡猫,终究还是变成了猛虎。

    “父皇。”

    大殿下,陈文恭看着龙椅上的帝王,面露不解道,“不知父皇留下儿臣有何事交代?”

    陈帝冷冷看了一眼下方的太子,下令遣退左右,包括一直跟在身边的贴身太监刘允。

    刘允领命,没有任何迟疑,神色恭敬地退出了奉天殿。

    左右遣退,大殿中,只剩下陈帝和太子两人,气氛顿时变得沉重下来。

    “砰!”

    就在这时,龙椅上,陈帝起身,抓过身前的茶杯,直接丢了下去,神色震怒,道,“跪下!”

    陈文恭身子一震,立刻跪下身子,脸上皆是惊色。

    “说,赈灾之粮是否是你派人动的手脚!”陈帝怒声道。

    陈文恭闻言,脸色一变,立刻俯首,颤抖道,“父皇明察,儿臣冤枉,儿臣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龙椅前,陈帝愤怒地看着下方太子,双手攥地发白。

    “噗!”

    突然,陈帝脸色涌现一抹潮红,一口鲜血喷出,身子无力地倒下。

    下方,陈文恭听到动静,抬起头,旋即脸色大变,赶忙起身上前,扶过倒地的陈帝,神色焦急道,“父皇,你怎么了,太医,快传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