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20章 国学博士
    城西,一座茶楼中,苏白三人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动身前往国学博士季归的府邸。

    明珠郡主,被苏白道出女子身份后,变得有些患得患失,一路上,话也少了许多。

    小鲤鱼好奇地看着身边明珠郡主,怎么想不通公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明珠郡主被小鲤鱼看得心中发慌,结巴道,“怎么了,能看出来吗?”

    小鲤鱼像拨浪鼓一般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

    明珠郡主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前方苏白,脸上尽是不解。

    季府,苏白带着两个丫头走来,敲响了关闭的府门。

    不多时,季府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老者走出,看着前方少年,不解道,“公子找谁?”

    “老人家你好”

    苏白拱手行了一礼,道,“我来拜访季先生,还请老人家代为通传。”

    “老爷去了太学宫,傍晚时才会回来。”季府老管家如实道。

    苏白闻言,面露为难之色,道,“我受人所托,有一封信要亲手交给季先生。”

    说完,苏白从怀里拿出老许交于的书信,递给了眼前老者。

    季府老管家看着前者手中的书信,道,“不如公子到府中等待,等老爷回来再将书信亲自交到老爷手中。”

    苏白脸上闪过喜色,再度一礼,道,“那便叨扰了。”

    “公子,请。”

    老管家侧身,让开一条路,道。

    “多谢。”

    苏白应了一句,迈步朝着季府中走去。

    后方,小鲤鱼、明珠郡主迈步跟上,大眼睛看着季府,眸中闪过好奇之色。

    季府,与其说一座府邸,还不如说是一间小院,府院不大,除了老管家,几乎再看不到其他的下人。

    看得出,季归是一位十分节俭之人,不喜欢铺张浪费。

    老管家带着三人来到正堂,奉上茶水后,便退到了一旁,不再打扰。

    苏白坐在客座上,一边喝茶,一边耐心等待。

    小鲤鱼乖巧地站在后方,有人在时,谨守一个侍女该有的规矩。

    倒是明珠郡主一杯茶还没喝完就有些坐不住了。

    “这季老头怎么还没回来?”

    明珠郡主看着外面渐渐西行的骄阳,小声嘟囔道。

    一旁,苏白听得清清楚楚,眸中异色闪过。

    这个丫头到底什么身份,敢叫太学宫的国学博士老头?

    天际,夕阳西落,三人等待了一个多时辰后,季府外,马车声响起,到达府前时,停了下来。

    马车上,一位发须花白的老人在车夫的搀扶下走了下来,一步步朝着前方府邸走去。

    “老爷。”

    老管家上前迎接,轻声道,“府中来客了。”

    季归苍老的脸上露出不愉之色,道,“不是说府中不让留客吗?”

    “这次不同。”

    老管家回答道,“不是朝中的权贵,而是一个身着布衣的少年,说是受人所托,前来送信。”

    “哦?”

    季归闻言,眸子中异色闪过,送信的布衣少年?

    府中正堂,苏白看着迈步走来的花甲老人,立刻起身。

    这位老者应该就是季归老先生了。

    “见过季先生。”

    老人走入,苏白上前,躬身行礼道。

    季归上下打量着眼前少年,开口道,“你是来送信的?”

    “是。”

    苏白点头,将书信递给眼前老人,恭敬道,“季先生请过目。”

    季归接过书信,将信封撕开,拿出里面的信仔细看了起来。

    渐渐地,季归苍老的神色起了变化,目光看向前方少年,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老柱国的后人!

    季归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抚着眼前少年渐渐脱去稚嫩之色的脸庞,苍老的眸子中闪过泪光。

    十一年了,整整十一年了。

    前方,苏白没有躲开,任由老人将手放在自己脸上。

    他很清楚,老许既然让他送信给这个老人,那便说明这个老人绝对可信。

    一旁,明珠郡主看着两人,大眼睛扫来扫去,有点反应不过来。

    怎么回事?

    季老头为何哭了?

    短暂的失态后,季归压下心中的波澜,刚要开口,目光注意到一旁女扮男装的少女。

    明珠郡主?

    季归面露讶异,躬身朝着前者行礼。

    “参见明珠……”

    话声还未落,座位上,明珠郡主急忙起身,上前扶起老人,不断使眼色。

    季归看到少女急切的神色,哑然失笑,也看出点什么。

    这个小祖宗又在胡闹了。

    季归也不点破,目光看向一旁的少年,道,“苏白,老许说让我给你安排一门生计。”

    “劳烦先生了。”苏白行礼道。

    “先不用谢。”

    季归平静道,“我需要考考你,才能确定你是否能胜任这门生计。”

    “先生请出题。”苏白恭敬道。

    “河津遭遇洪水大灾,你可知道?”季归正色道。

    “知道。”苏白点头道。

    “我的问题很简单,朝廷要如何赈灾,才能更好的应对这次灾祸。”季归开口道。

    苏白闻言,眸子微微眯起。

    这可不是一道简单的问题。

    历朝历代,水灾都是朝廷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如何赈灾,一直以来都是掌权者头痛之事。

    洪水过后,流民的安置,瘟疫的防治,还有暴乱的镇压,都是躲不掉的大事,疏漏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酿成大祸。

    沉思许久,苏白抬起头,刚要回答,看到一旁的少女后,又将话咽了下去。

    季归要看出了眼前少年的顾虑,开口道,“管家,拿笔墨来。”

    “是!”

    正堂外,老管家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不多时,老管家端着笔墨走来,将宣纸陈在了正堂的桌上。

    苏白上前,提起笔,将赈灾的要点认真写了出来。

    明珠郡主心中好奇,想要去看,却被季归拦住。

    没过多久,苏白拿起写着赈灾之法的宣纸,走上前,双手捧着,恭敬地递给眼前老人。

    季归接过宣纸,看过苏白写下的赈灾之法,沧桑的眸子中闪过点点光华。

    精彩!

    同样的问题,他今日已在太学宫考过那些太学生,却是没有一人的答案能让他满意。

    “明日一早,去太学宫找我。”季归收起宣纸,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