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9章 银甲铁骑
    “滴答!”

    鲜血滑落,染红衣衫,美色在前,苏白很不争气地流下鼻血。

    一旁,燕采薇见状,先是一怔,旋即嘴角微弯,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苏公子,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是受了内伤吗?”燕采薇巧笑嫣然道。

    苏白闻言,赶忙伸手擦去鼻下的鲜血,道,“可能是有点内伤,不碍事。”

    “公子,您没事吧?”小鲤鱼神色紧张道。

    “内伤怎么可能会没事,苏公子你可别硬撑着。”燕采薇嫣然笑道。

    “真没事。”

    苏白窘迫地应了一句,急着转过话题,道,“长公主殿下,那些杀手还在跟着吗?”

    知晓眼前少年在故意转换话题,燕采薇也没有再咄咄逼人,目光淡漠地看了一眼马车后方,回答道,“还跟着,就让他们这么跟着吧,不急。”

    苏白点了点头,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方才真是太丢人了。

    燕采薇目光看向远方大雨中几乎已不可见的佝偻老者,眸中异色一闪即逝。

    方才那么危险的局面,那位老者居然都没有出手。

    如今,她越来越好奇这个少年的身份了。

    可以看出,那位老者并非真的不在乎这位苏公子的生死,不然也不会一直跟到现在。

    唯一的解释,那位老者在磨砺这位苏公子,除非遇到绝对不可抵抗的力量,否则不会出手。

    大雨下,马车奔腾在荒野上,后方,十余位黑衣杀手紧随不舍地跟着,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马车南下,一路朝着河津的方向赶去。

    马车上,被挟持的赫连云,伤口处鲜血不断沁出,脸色越来越苍白。

    然而,一路上,赫连云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始终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苏白目光不时看向后方的赫连云,眉头轻皱。

    这位燕国赫连公实在太安静了,一点也不像个被挟持的人质。

    苏白驾着马车日夜兼程赶路,中间只在途径的一座小镇上停下休整了半日。

    简单修补的马车,车厢总算又能遮风挡雨,受伤的大黄也因祸得福得以上了马车休养,不必在外面经受风吹雨淋。

    转眼间,炎热的六月过去,七月到来,苏白一行人相距河津之地已只有咫尺之遥。

    赶了将近两个月的路,一直负责驾车的苏白被晒黑了不少,看上去稚气减退,成熟了许多。

    河津之地近在眼前,一片湖泊前,苏白等人停下马车,暂时休息。

    “真是公子的身子,奴隶的命。”

    苏白看着湖水中倒影出的面容,苦笑道。

    不远处,马车前,燕采薇目光眺望着远方的古城,开口道,“过了前面的城池,就到河津之地了。”

    苏白俯身将水袋装满,应道,“公主殿下,到了河津,我们可能就要分别了。”

    燕采薇闻言,面露微笑,道,“苏公子是有急事吗,为何这么着急离开?”

    苏白看了一眼远方的十数位黑衣杀手,笑道,“急事倒是没有,只是,我还没有活够,和公主殿下在一起,不知何时小命就会没了。”

    “苏公子可不像贪生怕死之人。”燕采薇拿话相激道。

    “公主可能看错了,我最怕死了。”

    苏白拿着水袋上前,放在车上,笑道,“走吧,赶路要紧。”

    燕采薇点头,转身登上马车,掀开车帘,走入其中。

    苏白坐在马车前,驾车继续赶路。

    荣城,一行人赶来,进入城中。

    后方,十数位黑衣杀手前,青青抬手,制止了众人前行。

    “你们的装扮太过显眼,待天黑后再进城,届时我会负责接应你们。”

    青青说了一句,迈步朝前方城池走去。

    荣城中,苏白驾着马车走在街道上,提了一路的心,总算放下一些。

    在这城中有官兵驻守,那些杀手不敢肆无忌惮行事,否则,一旦赫连云的身份暴露,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思绪间,苏白不怀好意地看一眼马车中的燕采薇,他在想,如果连这位燕国长公主的身份也暴露了,事情才是真正有趣。

    “苏公子,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车厢中,燕采薇感受到前者的目光,微笑道。

    苏白闻言,吓了一跳,赶忙收回目光,这个女人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驾!”

    就在这时,后方,战马狂奔的声音传来,街道尽头,十八银甲铁骑疾驰而来,为首男子,身着银色轻甲,面容俊朗,看上去只有二十岁上下,气质却是极为不凡。

    苏白听到后方马匹的奔腾声,立刻驾车避让,不愿生事。

    然而,纵然苏白有心避让,依旧还是晚了一步。

    荣城不算宽阔的街道,最多只能容得下两架马车并行,十八银甲铁骑奔腾而至,立刻被还未来得及避让的马车挡去前路。

    “吁!”

    马车后方,十八银甲铁骑勒马停下,前方年轻男子眉头轻皱,骑马走上前,道,“滚开。”

    马车前,苏白使劲攥了下缰绳,眸中戾气一闪即逝。

    “嗯?”

    项云峥感受到前者身上的杀气,神色立刻冷下,道,“围起来!”

    后方,十七铁骑立刻上前将马车围了起来。

    项云峥看着马车上的少年,眸中冷色闪过,方才的气息,他不会察觉错,是杀气。

    只有真正杀过人的人才会有这种戾气,眼前少年看起来最多十六七岁,竟然已经杀过人。

    马车前,苏白看着周围十八位银甲铁骑,神色凝下,麻烦了。

    “车的人全都下来。”项云峥沉声道。

    城中街道上,所有的人百姓全都停下手中之事,看向前方。

    银甲铁骑可是七王最精锐的兵力,长年驻扎在河津之地,一向飞扬跋扈惯了,无人敢触其眉头,这些人惹到银甲铁骑,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银甲铁骑发难,苏白看了一眼车厢中的燕采薇,开口道,“采薇姐,表个态吧。”

    车厢中,燕采薇掀开车帘,迈步走了下来。

    马车旁,项云峥看着走下马车的女子,神色微凝。

    “银甲军吗,真是好生威风。”

    燕采薇目光扫过十八位铁骑,微笑道,“那这个东西,你可认识?”

    话声落,燕采薇手中,一枚金色令牌出现,令牌之上刻有四爪蟒纹,张牙舞爪,震慑人心。

    十八银甲铁骑之首,项云峥看到前方女子手中的令牌,神色一震,立刻下马行礼。

    “行礼就不必了,让你的人让开吧。”

    燕采薇制止了前者行礼,收起令牌,淡淡道。

    “是!”

    项云峥压下心中震撼,下令让围在马车四周的银甲铁骑让开。

    这一幕,近在咫尺的苏白看的清清楚楚,默不作声。

    车厢中,赫连云透过车厢两边的窗子看着外面情况,神色凝下。

    一直以来,他都在想燕采薇来陈国所为何事,现在,他好像猜到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