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3章 夜下来人
    洛阳西南,河津地界,波澜起伏的大河蜿蜒起伏,奔腾的河水由东向西流过,涛涛浊浪,浩浩荡荡。

    赤河,陈国境内最大的河流,纵贯整个陈国,可谓陈国最壮阔的风景。

    这一日,赤河之上,一位青衣男子御舟而来,书生打扮,背负古剑,潇洒意境,宛如剑仙谪凡,引人瞩目。

    叶扁舟,燕国最强大先天,世间剑道第一人,现身陈国境内。

    就在叶扁舟出现河津地界时,远方山水间,一道白衣男子纵身腾挪,身如白电,疾速朝着河津方向掠去。

    江湖传说,燕、陈两国,两位举世无敌的大先天将于中秋月圆之夜在赤水河上约战,目的如何,无人可知。

    相比成名已久的燕国大先天,陈国的剑神迈入大先天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十一年,一个充满巧合的时间。

    陈国内,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十一年前,洛阳城外,陈国剑神一夜白发,剑道大成,踏足大先天之境。

    有关陈国剑神的身份和来历,十一年后知晓的人已不多,时至今日,亦不再那么重要,陈国剑神四个字,已足以让天下人铭记。

    不过,陈国河津将要发生的大事,并无法传到遥远的西北边陲。

    淮城,破破烂烂的小城,连城墙都年久失修,仿佛随时都会倒塌。

    日正当午,小城炎热异常,街道上,一主一仆一狗前行,朝着城外走去。

    烈日下,苏白走在最前面,步子越来越快,一心要尽快出城。

    后方,小鲤鱼吃力的跟着,眼睛微微有点红,像是刚哭过。

    一旁,大黄伸着舌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显然有些受不了正午的炎热天气。

    两人将要离城时,后方,官兵集结,全城缉凶。

    “快点!”

    为首,麻脸官差脸上有着急怒之色,喝道。

    十多位官兵,身穿粗制的官府差服,腰间挎着佩刀,迎着烈日,满头大汗地朝城门方向追去。

    “几位官差老爷,可否先别追了。”

    这时,众位官兵前,一位牙齿稀松,穿着邋遢的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来,孤身一人挡在前方,咧嘴笑道。

    “滚开!别挡老子的路。”

    麻脸官差面露怒色,一脚踹了上去。

    老许嘴巴一咧,手中拐杖敲下,怦然一声将麻脸官差砸翻在身前。

    后方,十多位官兵见状,神色一惊,谁都没有想到眼前老者会有这么大力气。

    “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上!”

    麻脸官差狼狈起身,怒道。

    十多位官兵反应过来,一窝蜂冲了上去。

    “躺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松动松动筋骨了。”

    老许看着前方冲来的十多位官兵,不闪不躲,拎着拐杖便迎了上去。

    怦、怦、怦!

    让人心惊肉跳的一幕,小城街道上,形如枯槁的老者只是凭着一根拐杖三下两下便将所有官兵全都砸翻在地。

    “老了。”

    轻松放翻所有官兵后,老许咧着嘴,轻轻摇了摇头,旋即转过身,颤颤巍巍离去。

    天际,烈日西行,小城外,苏白带着小鲤鱼和大黄走出,稍作思考,便放弃了官道,选择羊肠小路朝着洛阳城方向赶去。

    “公子。”

    后方,小鲤鱼张了张嘴,大眼睛通红,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极了。

    “老许没事。”

    苏白烦躁地揉了揉脑袋,道,“别再说了,我保证你日后见他时,他比谁活的都好。”

    “可是。”

    小鲤鱼还是有些担心,不时回头看向身后的小城。

    “公子的话你都不相信了吗!”

    苏白语气越来越不耐烦道。

    小鲤鱼不敢再说,红着大眼睛安静跟在后面。

    余光看到身后丫头委屈的样子,苏白不知为何心中一软,轻叹道,“小鲤鱼,我没有骗你,老许不会有事,不过,你和我此去洛阳,或许会有不少危险。”

    小鲤鱼闻言,脑袋抬起,不解地看着眼前人,没有听太懂。

    为何会有危险?他们此行去洛阳,不是只为了避难,顺便为许伯送封信吗?

    “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

    苏白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去洛阳,他本以为还要再等几年。

    洛阳,群魔乱舞的是非之地,那里有权倾朝野的七王,也有武力惊人的先天高手,更有春秋鼎盛的天下第一人,陈帝。

    这些年,他一直都听老许的安排,因为,老许不会害他。

    当然,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听从老许的安排,因为苏家男儿十六岁之后,便要自己决定自己的路。

    就像当初那个家伙,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武道之路。

    他不喜欢那个家伙,很不喜欢。

    记忆中,当年在柱国府时,那个家伙也就仅回来过一次,所以,他对那人的印象也不算太清楚。

    他只记得那家伙叫苏平平,平平安安的平平,一个自私自利,让人讨厌的家伙。

    淮城以南,无边无际的荒野上,小半日的工夫,两人并没有走出太远,好在淮城也不大,官兵就那几个,没有太多兵力到处搜捕两人的行踪。

    夕阳西下,夜色降临后,天气渐渐凉快下来,荒野上,篝火升起,小鲤鱼一脸疲惫地早早睡去,旁边,大黄无聊地趴着,难得的安静下来。

    篝火前,苏白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眉头不时皱起,好像在想什么复杂的事情。

    荒野上,凉风吹过,夜色渐深,睡熟的小鲤鱼缩了缩身子,似乎有些冷。

    苏白察觉到,回过神,立刻往篝火中添了一些枯枝。

    噼啪的爆鸣声中,火焰跳跃,周围温度顿时高了不少。

    小鲤鱼疲惫的小脸露出笑容,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汪、汪、汪!”

    就在这时,快要睡着的大黄突然警醒,抬起头,朝着北边汪汪叫了起来。

    有人?

    苏白反应过来,立刻熄灭了篝火,起身看向北方,眸子眯起。

    一旁,大黄前腿扒着地,身子弓起,紧张地低声嘶吼,准备随时发起攻击。

    夜色尽头,一驾马车北行而来,车轮碾过大地的隆隆声越来越近,打破黑夜的寂静。

    熄灭的篝火前,苏白拿出包裹着破布的柴刀,眸子深处闪过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