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家娇女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求情
    齐太后气得差点闭过气。她知道娘家男人不多,除了她的父亲齐国丈,都不得大用。从她十几岁进了皇宫起,就汲汲营营,一步一步帮助齐家坐大。男人少,就把女儿嫁入有用的人家。几十年了,齐家真的越来越好,等到三皇子继承大统,齐家会继续辉煌。

    可是,姚二娘却成为了一个变数。本来想着让她进宫,她得用就留着,不得用就收拾掉。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皇上居然没让她进宫,还脱离了他们的掌心……

    齐大夫人一走,她就让人去请皇上,孝顺的皇上居然明着忤逆了她。

    太后一下“昏”了过去。

    宫里一片乱,御医来了许多,皇后、贵妃也都来了,太监又去太极殿禀报皇上。

    皇上只得移驾去了慈宁宫。

    经过御医的抢救,太后终于醒了过来,她拉着皇上的手流了泪。

    皇上知道太后会为齐家求情,让人都下去,说道,“母后,那些伤我们母子感情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吧。之前,看在母妃的面子上,看在他们是朕外家的情分上,他们的许多事朕都忍了。可是,他们居然敢往我身边放人,还妄想插手立储之事,真是胆大包天。不收拾他们,朕的天威何在……”

    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皇儿,姚二娘是哀家让齐家找的。没有哀家的允许,齐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你要怪就怪哀家吧。哀家也是心疼皇儿,想让你从失去先太子妃的悲伤里走出来。母子连心,皇儿的苦,只有母后最懂。”

    皇上冷笑道,“帮助齐氏固宠,帮助三皇子继位,打击四皇子和五皇子,阻止大皇子解禁,这些也是心疼朕?”

    太后的眼睛一下睁圆了,说道,“那些是姚二娘说的?那个贱人,她怎么敢挑拨我们母子关系。”又把皇上的手拉紧了几分,缓声说道,“皇儿,她一定是被叶家收买了,为了四皇子能够继承大统,乱说的……所有人都知道,叶家是四皇子一党。皇儿,小四也是哀家的亲孙子,哀家没有不疼他的理儿。只是他的岁数小,性子弱,又没有强大的外家作支撑。叶家扶持他打的是诛心的算盘,目的是要谋咱们刘氏的天下。还有邱继礼那个小白眼狼,蛰伏了十几年,却有本事暗中鼓动朝臣闹腾,最终把运儿闹腾出来,他定是也打了那个诛心算盘……

    先皇在世的时候,之所以把杨家一举拿下,就是看到杨凡太精权力太大,怕江山易主。齐家虽然有时候闹心,但绝对没有谋反的心思和胆量。叶超全祖孙,还有邱继礼、尹公正、胡安,他们就是几匹恶狼,看似为着小四和明王打算,实际上是为他们自己打算,皇儿要警惕啊……”

    又唔唔哭起来,说着她当初如何不易把那几个女人斗下去当了皇后,又如何平安把皇上生下来让他平安长大,如何在齐家的帮助下,皇上顺利继承大统……

    “他们是皇上的外家,与皇上血脉相通,只有他们是真心希望皇上好。若他们有做得不周全的地方,皇儿就看在哀家的面子上,看在他们是皇儿外祖和舅舅的情面上,手下留情……”

    由于过于激动,话又说得有些多,太后有些喘不上气来,脸色也白得吓人。

    皇上深呼了了几口郁气。暗道,太后越老越糊涂了,不止为齐家求情,还公然插手朝堂之事。若真像她说,朝臣有本事就是诛心,没本事就是忠心,那这个国家早被人灭了。朝臣越能干,就要更睿智的帝王驾驭和平衡……若她年轻时敢这样,怎么可能得到先皇那样的宠爱和信任。还好她那时聪慧知进退,自己登上大位也算顺利……

    皇上平复下心情,为太后抹着胸口说道,“母后勿着急,好好养病。只不过,那件事朕必须要给予惩治,让他们记住臣子的本分……”见太后白了脸,又缓声说道,“齐家是朕的外家,又有母后求情,这次不会下重手。但,下不为例。”

    把太后安慰好,皇上才起身回了寝宫。

    而叶国公回叶府后直接去了内书房竹香阁,又把老国公、二老爷、叶风请了去商议,晚饭也是在那里吃的。

    听说皇上决定把姚二娘安置去春和园,还会给个份位,都放了心。只要看到姚二娘,皇上就不可能忘记太后和齐家对他做的那件事。哪怕因为太后的阻挠不能整跨齐家,也不会再信任他们……而且,那股郁气还会波及太后和三皇子,也会更让他的心偏向四皇子和明王这一边……

    商议完大事,老公爷和二老爷就住在了竹香阁,叶风起身回随院。叶国公没好意思马上走,等儿子走了小半片刻,才出了竹香阁往正院的方向走去。

    星光璀璨,半轮明月高挂中天。寒风呼呼刮着,似刀子割在脸上。

    叶国公的腿有些沉,但还是坚定不移向那个方向快步移动着。这么多天,他没有去过正院,没有跟和安单独说过一句话。只在偶尔回福寿堂吃晚饭的时候,跟她照个面。

    她瘦多了,妆容更加精致和浓艳。表情比以往也高敖和冷然,似乎连下巴都要抬高了些许……

    若是她示弱一下,主动求和,自己是不是会早些跟她吐露些许真相?

    他又想到姚二娘的歌声,“……泪涟涟兮心悲愁,凄淒切切念不休。爱悠悠亦恨悠悠,爱恨交织泪痕留……”

    他心里又有了一丝异样。

    若是和安再柔软一些,平和一些,该多好。

    他扣开院门,开门的小丫头尖着声音叫道,“国公爷回来了。”

    声音一落,院子里一下喧嚣起来。先是被吵醒的鸟儿唧唧喳喳叫起来,接着是丫头婆子惊喜的声音,正房里的灯也都亮了起来。

    叶国公的心里有了动容,也没有喝斥小丫头不懂规矩,而是快步向正房走去。

    唐嬷嬷打开正房门,迎上前笑道,“国公爷喝点酒不,老奴让人整治几个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