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井中宅王 > 第二十七章 修建
    在废土世界,粮食自然是珍贵的,冰风城同样为粮食的问题而困扰。城主文强也曾发过专门的法令,鼓励农场主到城外开发土地,不仅给与政策补贴,在收获季节还会派遣士兵帮忙。

    种种鼓励措施下来,到城外开办农场的却还是一个个都亏到尿血,最后任凭城主怎么说,反正大家都不愿意再出来了。风险大,回报低甚至还亏损,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坚持下来?

    当清怡看到茉莉带着几十号人在市集上买粮食,一问之下居然是要重建农场,自然十分的惊讶。

    确实,以他的本事无惧魔兽的侵扰。根据名镜的回报,他们三个精英骑士才能拿下的女巫,在自称女仆的小小手上走不过1个回合,这份武力都足以当一方霸主了。

    放着那么大的事业不做,却跑来当一个农场主?

    不怪冰风城的实权人物瞎想,就连清怡都觉得不太对劲。除非真的是个不求名利的隐士,但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受过巨大创伤,要么就是已经油尽灯枯没有什么想头。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年轻人,大好青春大好年华,当什么隐士?

    嗯……虽然两者很相似,但严格来说不是隐士,而是死宅。

    农场里,谢读很有兴致地带着王伯,仔细地介绍着自己理想中的农场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农场游戏啊,以前可是没少玩,没想到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玩一把实景再现。

    老王都快被弄晕了,你说农场就农场嘛,一个主屋修好,而后围上栅栏确定土地。至于想要种什么,让力夫开了田畦就是,如果要养驼兽奶龙之类的就建起棚户,农场大概就是这么个样子。

    什么还要花圃?温泉?还要弄一个小湖?

    大哥,你这是农场还是避暑山庄啊?

    老王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谢先生,你说的这些我们也不会弄啊。只能找城里的大匠,那价格可贵。”

    一听这话,谢读也终于明白了。这毕竟不是游戏,想弄个什么点击一下就有了,刚才说的那些东西显然是外行话,徒惹人笑。

    清怡一直在旁边跟着,听到现在她也只能相信谢读是真心的。那么兴致勃勃地述说自己的构思,虽然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至少说明他确实认真在考虑着。

    “谢先生,冰风城感激你的努力。我们可以向你保证,将会以最好的价格收购纯净的粮食。另外,城主文强托我转告,虽然你不是冰风城的居民,但鼓励农场的法令依旧有效,只要开始播种,就会有相应的补贴给你,到时候有专人来进行测量。”

    冰风城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此人身份不明,但只要没有表露出敌意之前,就要给与足够的善意。现在谢读不进城,而且要在城外兴建农场,怎么也算是好事,该有的支持自然不能少。

    不过,补贴什么的对谢读来说可有可无,他还不屑这点小钱。

    “啊,那个就算了吧,我种东西是凭喜好的,想到啥种啥,到时候种点什么就要上报一次,太麻烦了。”

    没错,谢读最烦的就是麻烦的事情,谁耐烦天天做报告?

    这一点清怡倒是觉得很正常,毕竟大人物嘛,看不上这点小钱。而且既然是隐居,自然不希望被人打扰。

    既然自己的‘创意’只是在添乱,谢读也就没有兴趣再继续指导建设,反正只是先弄出一个大概,以后若是有什么想法再慢慢弄。反正都是没人要的土地,围起来的农场足够大,跑马都没问题。

    茉莉请来的雇工不错,没有一个偷懒的,那些半拉鼻涕的小屁孩也很懂事地帮忙搬搬木头什么的,干活的样子很认真。

    茉莉则在一边准备员工餐,用的是临时搭建的,用泥巴糊出来的大土灶。两个眼,一个大铁锅煮稀饭,另一个大铁锅则用来做菜。

    茉莉做菜是浓浓的流民街风格——大锅乱炖,先把肉片炒一下,油了锅之后就把切碎的各种蔬菜倒进去,最后加上水盖上盖子炖上一两个小时,快起锅的时候稍微加点调味料,就算是一锅好菜。

    谢读过去的时候,茉莉正要加调味料。主人买的一堆调味料,但她依旧有些不舍得,扣扣索索地倒出来一些黑酱加进去,歪头想了一下,又倒出来一点点,嘴里还说道:“有那么多呢,多加一点,不能让人说我家主人小气。”

    可真是个会过日子的小姑娘呢,不过这也忒小气了一些,一大锅炖菜就加这么一点黑酱,跟没加有啥区别?

    谢读无奈地走过去,用大勺尝了一下咸淡,发现寡淡无味之后立刻把一小瓶黑酱全倒进去,之后再加一把被称为‘白药’的盐巴。没有这两样东西,哪来的滋味呢?

    茉莉看的心疼坏了,若是主人吃的也就罢了,给雇工吃,哪怕他们是自己的亲朋好友,那也太奢侈了一些。

    一锅‘有滋味’的炖菜,就这么出锅了。

    看这乱七八糟的卖相谢读就觉得有点倒胃口,然而一边路过的雇工却是长吸了一口气,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而后浑身有力地跑到主屋那边,兴奋但压低声音说道:“真香,老王,我们有口福了,是谢先生亲自下厨呢。”

    还亲自呢,从头到尾就加了一点调味料而已,全部的工作都是茉莉做的。

    正在修补屋顶的老王一听也乐了,吸一口气说道:“那是,谢先生美食家的名号那可不是白得的。大家伙加把劲,可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光吃饭不干活,到时候换另一批人来享福,哭都没地方哭去。”

    一顿饭,换来士气如虹,不亏。

    休息的时候,雇工们吃的欢天喜地,几个小鬼头也蹭了一顿饱。不过从井口那边传来的香气,比起这个已经是极品的炖菜来胜了百倍不止,显然是美食家正在展露真正的手艺。

    大碗的稀饭,有滋有味的炖菜,再闻一下这奇香,大家伙都希望能在这里多做几天。

    而在井底,清怡则是在暗自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