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 > 第八十七章 谈妥贷款
    张有矿和宋道河一块看着马振超啃麻辣鸭头,然后对方倒是也不着急,仔细得啃着丫头,整个房间里面,这会儿就只剩下马振超砸吧嘴的声音了。

    “贷款?”马振超一边吃着,吃得很香,忽然说了句。

    “对,马主任,我想麻烦您给我贷款。”

    马振超放下啃得干干净净的丫头,用纸巾擦了擦嘴吧,然后看着宋道河:“你外甥需要钱,你这个当舅舅的,可以借给他啊!”

    宋道河笑着说道:“哎呀我说马主任啊,我也得有钱啊。”

    马振超一边吃着油炸豆虫,一边问道:“多少?”

    “两百万!”张有矿说道,同时他皱着眉头,看着马振超。

    马振超脸上并没有太多变化,抬头看到张有矿和宋道河,忙说道:“你俩看着我干什么?这里的菜味道可以啊。”

    听到对方这样说,张有矿心里没有底,然后随着自己二舅的筷子,将自己的筷子也伸向了油炸豆虫和蝉蛹的盘里,夹起了一个豆虫。

    各式各样的虫子,是高蛋白的食物,用油将虫子炸酥,那可是绝对美味的下酒菜,鲁中老百姓里面好多喜欢这口的。

    除了豆虫和蝉蛹,经常端上老百姓餐桌的虫子,还有油炸的天牛、蝎子、蚂蚱、螳螂、蟋蟀等等,这些山里面常见的小昆虫,味道各有特色。

    东岭山庄主打的特色菜,就是包括这些虫子在内的山珍野味,这一桌子菜可不便宜,就说这个油炸豆虫和蝉蛹,这一盘就得四十块钱。

    蝉蛹,在好多地方都有吃的,又叫知了鬼儿、爬叉、知了猴、肉骨龙等等。这玩意蛋白质含量很高,味道也可以,在食物匮乏的**十年代,到了夏天抓个知了猴,在妈妈烧火做饭的柴火炉子里烧烤一下,不用盐,更别说孜然和酱油什么的,直接趁热乎往嘴里塞,大嚼特嚼的味道,好些时候都挺让人怀念的。

    后来烧烤店里面也有知了猴卖,5块钱一串,一串两个,特贵。

    集市上面到了夏天也有卖知了猴的,1个的价格也合着1块多钱了。

    张有矿吃的豆虫,在寨子集市上面也有卖的,这是一种喜欢生长在黄豆叶子上的虫子,体型挺长,能有十来厘米,表面很粗糙,抓在手里软软的,胖胖的。

    豆虫的外观有点像蚕宝宝,不过要比蚕宝宝还大。而且蚕宝宝是白色的,而豆虫则是绿色的。

    张有矿夹着一个豆虫闻了闻,嗅出一股花生油的味道。而豆虫本身因为一直以黄豆叶子为食,所以自身带有一定的豆腥味,不过,油炸之后,豆腥味被花生油的花生香味掩盖,显得不那么明显,倒是味道里面一股淡淡的豆香又特别清晰。

    油炸豆虫要趁热吃,倘若吃晚了,酥脆的豆虫变软,再吃的时候,就如同嚼木头了。

    咬一口油炸豆虫,得有半嘴油,张有矿将剩下的半截豆虫放在自己面前的餐盘里。

    看到马振超在自己口袋上下摸索了一番,然后张有矿忙从口袋里面摸出一盒泰山烟和打火机,给马振超点上了一颗烟。

    “老宋,你得给你外甥当担保人。”

    宋道河笑着说道:“这个没问题。”

    他知道,马主任基本上已经答应了。

    “哦对了,有啥抵押不?”

    张有矿也清楚了,忙说道:“有啊,有两个油坊。”

    马振超用手指着张有矿,然后对宋道河说道:“你外甥也忒实诚,我说小伙子,不用两个,一个就够了。”

    张有矿吓了一跳,本来还担心说万一自己两个油坊当抵押担保二百万不够怎么办,但是对方竟然说一个油坊就够了。

    “哎呀马主任真是太谢谢了,马主任,我敬你个酒。”

    都这份上了,张有矿还掩饰什么啊,再说了,五粮液这酒也是地道的好酒,虽然自己根本尝不出他好在哪里,但是自己酒量摆在这人,害怕喝醉了不成?

    张有矿咕咚一声,半杯酒下去,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说道:“痛快!”

    “哈哈哈哈,好!老宋,咱们也不能输给晚辈不成啊!”

    看得出来,马振超海量,倒是苦了自己二舅宋道河了。还好张有矿心里有数,留了量,要不然今天晚上,就得在这边找地方睡觉了。

    最后张有矿将马振超和宋道河都喝了个晕头转向,然后自己开着车,将两个人送到各自家里面。

    最后张有矿从自己二舅家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点半了。

    宋道河酩酊大醉,而宋道河的老婆想要留着张有矿住一晚上,不过张有矿死活没同意。

    今天晚上,自己必须要回油坊里面看家的。

    这个时间,再给刘开培打电话的话,已经有些不合适了,然后二舅的公司距离自己家的油坊的距离也不算远,大约也就只有三里路,于是张有矿便打算步行回家。

    在2002年的时候,205国道还没有进行改扩建,所以还是双向四车道的国道。后来在2006年的时候,205国道位于鲁中市的路段进行了改扩建,从双向四车道变成了双向六车道,这道路一下子就宽敞多了。然后因为道路扩建呢,路两边好些个拆迁户,可就发财了。

    沿着沿河路一路向北,在宋家庄桥头的地方向西边一拐,然后便进入了通往寨子村的乡村公路上去了。

    看着路两边还没有被老百姓抢占盖房子的大片农田,张有矿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头:“哎,种地不赚钱,种地不如打工,这也是为什么老百姓会将分到自己家的农田盖成房子的重要原因。农田盖成了房子,下一步如果有什么工程项目将这片地占了,进行拆迁的话,那得到的收入,要比种一两百年地都多。”

    “我身为一个重生的人,如果能让我们村的老百姓跟着我一块发家致富,一块保护环境,一块建设家园的话,那我这辈子,也才算过得有意义啊。”

    “下一步建好了仓库,就得好好想一下,自己怎么能够给老百姓带来些实惠!”

    张有矿的目光,看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