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259章 不许在城里惹事(加更)
    黄大的牙齿里有腐毒,很难除净。异士的生命本源比常人强大,断指本可以再生,但要把毒祛尽才行。

    “好好养着吧。”燕三郎取出了丹药,“吃下这个,能好得快些。”

    ¥¥¥¥¥

    一转眼,过去了十余日。

    雨水节气过完,春明城的严寒终于收敛。地里的冻土开始松动,城内外的溪河也开始融冰,枝头的嫩芽迫不及待地萌发出来。

    再有小半个月,就是春和景明的景象。

    经过悉心调理,黄大的伤势好转,除了右后腿伤口太深,走起路来还有些瘸拐以外,其他伤口的痂都已经掉了。

    这天黄鹤陪小主人外出,交代女儿进城采购。黄大在春深堂已经养了半个月,浑身都快长蘑菇了,死活要跟妹妹出门。

    黄二被它吵得无法,只得同意,两个都用锚文化出人形,进城去了。

    春明城正在经历南北融合,黄大离开两个月,城里就有许多变化。他左顾右盼,觉得很是新奇:“好香!那是什么?”

    “这里新开一家辣卤店。”黄大一下就冲着黄二笑,后者盯着它警惕道,“你要作甚!”

    “我想吃烧鸡,我还想吃卤兔头。”哪有黄鼠狼不爱吃鸡?至于那一枚枚兔头像是冲着它咧嘴打招呼,不吃都对不起人家。

    “吃啊,我拦着你了?”黄二也悄悄咽了下口水,真香。

    黄大嘿嘿道:“出门两个月,爹给我的盘缠都花光了,还是你这里宽绰啊。”

    原来是惦记她的钱,黄二扭头:“没有!”

    黄大软磨硬泡,又说好话,最后还是撺掇妹妹成功了。两人正往辣卤铺子走去,黄大目光扫过街边,不由得好笑:“这家寿材铺子终于倒手了?”

    人类聚居之地,免不了有红白喜事。街尾的寿材铺子挂牌转让了半年多,价格一压再压,都没人敢去接手。

    跟死人找交道的地方,那得有多么晦气!谁做生意不想讨个吉利?

    黄二时常在城里走动,路过这家铺子十几次了:“本来没人敢要,后来寿材店把招牌摘了,专唬那不知情的。三五天前,终于有个愣头青接盘。这不是招牌都还没安上吗?”

    招牌还没换上,但是门上挂着两只橘色的六角灯笼,看起很显眼。

    这年头,门檐下的灯笼少见这样古怪的颜色。并且黄大还看见那灯笼上画着青山绿水,其间又有朱亭白鸟,不仅颜色协调、画工精湛,风吹来的时候,内层的绢布还会随之转动,走马灯一样转动着上面绘制的图案,引人忍不住要多看两眼。

    “这灯笼挺好看。”黄大奇道,“这家店卖的是什么?”

    “就卖灯笼啊。”

    “喔。”黄大立刻就失去了兴趣。百行百业,但凡是能赚钱的营生都有人干,寿材铺转身就变成了卖灯笼的。但这玩意儿对他的吸引力远比不上烧鸡。他看也不多看一眼:“走吧,吃鸡。”

    不过两人堪堪走过,却听里面传来物体落地的乒乓声。黄大扭头,望见新开张的灯笼铺子里站着几个地痞,正把店主围在中间。店里的东西落了一地,想来是他们信手扫下来的。

    这点动静吸引不少路人驻路旁观,但没人上去见义勇为,黄大黄二也懒得管。这些地痞在本地商铺收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官署都没理会,他们管什么闲事?

    黄大买好烧鸡往回走时,那几个地痞刚好从灯笼铺子里大摇大摆走出来,手里还掂着十几个铜板,一边往地上啐了口沫子:“穷酸!”

    在他们身后,灯笼铺子的主人不发一语,正在低头收拾满地的七零八落。

    黄大一眼扫过,忽然咦了一声,脚步就迈不动了。

    黄二险些一鼻子撞在他后背上:“干什么?”若是撞得太重,她会在大庭广众底下忽然变回原形的,这个马大哈想什么呢!

    她顺着黄大的眼神看过去,望见了灯笼铺的店主。那是个布衣少年,看年纪不会超过二十岁,孤身站在零乱一片的店里,有几分可怜。

    除此之外,没甚特别的啊,为什么黄大看这人的眼神,就好像他脸上长出了一朵花?

    她又催问一句,黄大才肃容道:“跟我走一趟!”

    “上哪儿去?”黄大鲜少用这种不容商榷的语气说话,黄二觉得很新鲜。

    “揍人!”

    “哎?”黄二吃了一惊,赶紧提醒他,“老爹几番耳提面命,都不许我们在城里滋事!”

    妖怪活跃在人类城池,这事儿本身就是忌讳,他们要尽管避免跟人类的冲突。

    “我知道。”黄大却拿出了哥哥的威严,少见地斩钉截铁,“就问你来不来!”

    黄二估计了一下形势。如果不跟他走,万一他又出了什么意外,老爹又要两泪涟涟……

    她打了个寒噤:“走吧。”

    ……

    那几个地痞逛了几家铺子,又走去市集吃米线。当然,没付钱。最后他们心满意足往小河堤上走,一路笑闹。这里杨柳依依,午后人少,走在堤上只见水波粼粼。

    但这几人走了好一会儿,前方还是笔直的长堤,水边杨柳依依……

    终于有人发现不对头。平时这段堤坝只要一刻钟的功夫就能走完,今天他们花了两盏茶时间,为什么前方还看不到岸边的尽头?

    望见身边同伴还在嬉笑,他忧心道:“路怎么走不完?该不遇上那、那什么打墙?”这话说完,心里也觉得荒谬。这可是人来人往的春明城,不是荒郊野地,光天化日之下哪来的精怪?

    地痞们不理他,都在嘻嘻笑。

    “喂?”

    他多唤几句,还是无人理会,终觉有异,伸手去推身边同伴的肩膀:“你们怎么……”

    一个“了”字还含在嘴边,那同伴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掴在他脸上。这时再看众人行动,歪七扭八,已经走不了直线,却还是笑得声嘶力竭。

    不知何时,空气中飘着淡淡一层雾汽。春天湿润多雾,谁也没多想,这人张口欲呼,但是脸上同样有了古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