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龙组垃圾佬 > 第410章 柴火
    毕竟喂过橙光苜蓿,墨斗的小狼跑起来速度还是很快的,加上有那只心机猫送的披风,也不怕被卡位,传送落地后稍微跑了一下,不多时墨斗就照着帮里人的提示找到了晨曦。

    人也不算是非常多,但都站成了扇形、众星拱月般齐齐指向了同一个点,显然就是晨曦了。

    目标确定,墨斗下马,迎面一条提示,“您已进入竞技场区域,武装自动解除。”

    自动解剑,就是这个设定,保了那女魔头一条小命。

    要不是在竞技场旁边、换到城里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出现这么一个大红名,她晨曦有十万条命都不够挂的。

    往前跑了一段,不多时,墨斗来到了晨曦面前。

    此时,已经有好多帮里的人围在了她周围“保护”着她,外面还星星点点般散了不少盯梢看捕快的。

    领头的是琵琶,他见了墨斗瞬间便像是发现了救星一般急忙迎了过来,“墨斗你终于到了,快快,趁着捕快还没巡视到这个地方赶紧带上晨曦跑路,我已经派人去马市弄双人坐骑了,你身上好像有能防卡位的装备嘛,带上她一起更保险一点……”

    墨斗还没回话呢,那边晨曦倒是远远地开口了,“不必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开红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掉级的准备,一人做事一人当,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让大家不要卡捕快了,国贡任务也不好做,好不容易拿到了就不要随便浪费在无关之人身上了。”

    毕竟也是跑了半天,加上绿茶也算是第一时间暗示着“表过态”,此时起码管理肯定是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的。

    琵琶心急火燎转向了晨曦,“你怎么还在说这样的事情?我知道刚才是他们不对,事情我已经给跟他们说过了,他们也是不知道你……那种情况,到时候肯定会过来跟你道歉,你……”

    晨曦回道,“不必了,错在我,跟别人无关,要道歉也不是我道,帮里也不用想别的,到时候就算要踢人,也是我自己第一个引咎离开,责任全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不想牵连其他人,如果你们想让我,现在最好就是不要搭理我,我自己可以处理。”

    “你这……”琵琶一脸无语,只能转向墨斗,“你想想办法,赶紧劝劝她,她听你的……”

    这话墨斗可坚决不认。“她哪门子听我的?开国际玩笑!”

    说是这么说,但墨斗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晨曦身边。

    后者看了墨斗一眼,“你不用管我,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无聊的人不要说无聊的话,说了也没用,我不是你徒弟、没那么容易被你那套歪理忽悠!”

    谁说墨斗要忽悠人了?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柴火妞?”

    晨曦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得盯着墨斗,眼中写满了惊诧。

    “怎么听不懂人话啊?也是,像你这种骨瘦如柴、一看就营养不良个的柴火妞脑子肯定也是空的,有些话听不清也是正常,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柴火妞?”

    晨曦很恼火,她直接扬起了手,食指直勾勾对着墨斗,边喘着粗气边发出怒意滔天的“你、你……”之声,盛怒之下、也只能说出这个字,其他的内容,却是完全不知该如何**。

    “怎么了?指什么指?我说你柴火妞你难道还不服了?你看别的女的开直播谁不是穿的花枝招展一张小嘴莺莺燕燕、有事儿没事拉一下肩带,就你搁那儿只拍手和猫,怎么的?知道自己身上没料、不敢是吧?嘿嘿,你说你也是傻,你看不是有好几个明星跟歌手,不也柴火妞嘛?人家靠脸吃饭的都敢出来见人,合着你一个玩游戏的还不敢现眼了?你在那儿端什么呢?真是矫情。”

    听着墨斗一口一个“柴火妞”,晨曦的怒火也是逐渐高涨,“你个wbd!”

    “怎么,还气急败坏了?”墨斗笑了,“那你自己说,你多少斤?”

    “我多少斤关你什么事儿啊?无耻!”

    “不敢说了吧?心虚了吧?你说人跟人啊,还真是没得比,你看有些柴火妞就特别自信,整天在那儿吹嘘说她们为国家省布料,拉倒吧!越是没料的穿的就越严实、你看看人家有料的平时都怎么穿的,你敢吗?就问你敢吗?”

    “我穿什么样是我的事情,凭什么给你看?”

    “那凭什么就不让我说呢?诶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儿?我是在陈述句事实,你要觉得我说的不对、你拿证据啊?我说你是柴火妞你气急败坏,那我问你多少斤你又不肯说,不说你不就是心虚吗?那你心这么虚不就坐实了自己是柴火妞吗?那我凭什么不能怎么说?你说是不是,柴火妞?”

    晨曦此时已经是气得快要跳脚,甚至还下意识伸手往腰间掏了两下,看样子是想拿武器。

    “怎么的?想开红啊?”墨斗笑了,“哦不是,你已经开了,那你直接打啊,诛神箭cd转好了吧?来,再秒一回,现在大家都没buff,我就站着不动给你打,省的某些人开红没炸死人还给自己找理由。”

    晨曦不爽了,“我什么时候找过理由了?”

    墨斗“嘿嘿”一笑,别无他话。

    晨曦更加恼火了,“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找过理由了?”

    “找没找,自己心里清楚,关我什么事儿?”

    “嘿,你……”

    “不服啊?不服咬我啊?来,去城外找个地方,站着不动给你爆,看你能不能炸的死,机会给你了,不中用啊?不中用跟我没关系啊,反正你从来也没中用过,你自己问问其他人,有你没你有区别吗?说的好像谁需要你了一样。”

    说完,墨斗悄悄挪动了一下脚步,边动边看晨曦的脚步。

    左脚小腿抽动了一番,右脚脚面也跟着向外滑了一下。

    发力了,那就是想追。

    那行,墨斗直接转身,扬长便走。

    视角拉高,果不其然,晨曦追上来了。

    一个追、一个跑,墨斗前面开路,晨曦后面张牙舞爪狂追。

    不多时,来到城门口,定睛一看,原本8人的守门捕快小队、此时已经被帮会派人去周边“闹事儿”拉走了5个,剩下3个身旁,也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室号专程卡位,就等墨斗带着晨曦过来。

    平心而论,这些工作室号,水平都不怎么样,墨斗都有点儿担心能不能过。

    然而他想多了,现在领的红名不是别人,而是晨曦。

    一个甩鞭借力腾跃,她竟然直接奔到了墨斗前面,踩在已放下的城门悬桥上亦步亦趋大摇大摆走出了南野。

    出城后,还停住了脚步,回头白了墨斗一眼后又扭过了头。

    真是,矫情!

    墨斗也不理她,自顾自往外走着。

    也是图挖的比较多,南野近郊什么地方人多、什么地方人少他是知道的,不需要帮会指引;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复活,此地四下无人、只有墨斗和晨曦二位。

    左右看了一番,确定安全后墨斗停下脚步,转身正欲开口,缺见晨曦已经默默走进了复活。

    然后直接席地而坐打起坐来了。

    墨斗笑了,“嘿,你不是说要开红杀我吗?”

    晨曦冷“哼”了一口,“我没有说过这样幼稚的话,是你一直在那里胡扯,某些人自己小肚鸡肠、还以为其他人跟自己一样,呵呵。”

    “说的好像某些人大度一样,你要真大度,开什么红?嗯?柴火妞!”

    “我警告你!”晨曦咬着牙切着齿回道,“不要叫我柴火妞!老娘起码有100斤!”

    “那也得看身高啊,像你柴火成这样,能有100斤起码就是2米了,但我看你小时候照片又不像是有体育世家基因的样子,能长2米那就是得了巨人症,这是病、得治,我跟你说,现在科技发展了、医学水平已经很高了,你这个病理论上来说还是可以救的,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

    “我是高是矮是肥是瘦与你无关,你管的着吗?”

    “是,我是管不着,那别人说话你管的着吗?”

    晨曦白了墨斗一眼,没好气的回道,“是,我承认,刚才是我不对,他们两个讲那些话没有恶意,是我不讲道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满意了?”

    “还我满意了?真是笑掉我大牙,你怎么想关我鸟事?我满不满意凭什么要根据你认不认错来决定?跟你不熟好嘛!”

    晨曦笑了,“那既然不熟,我怎么做又关你什么事?又轮得到你一直在这里指指点点说我这不好那不好?诶我好不好轮得到你评论?”

    “是,你怎么样我管不着,但你的行为影响了烟雨这个帮会的内务,作为时刻关心帮会发展的热心帮众,我当然有义务站出来揭发你的罪恶行径!”

    “真是笑死个人,你还时刻关心帮会发展?你自己拍拍胸脯、你有脸说这种话?”

    “我凭什么不能说?你以为什么叫关心帮会发展?你以为就带带帮里小号、有人被欺负了就过去帮忙就叫对帮会发展做出贡献了?你觉得这些事情能有多大用?真正对帮会发展能起到作用的事情都有哪些,嘿嘿,我看像你这种头发见识双短的人估计是真不知道。”

    晨曦没言语了。

    那墨斗就继续喷。

    “你说社会上的某些人吧……”

    “不用阴阳怪气,直接点名就好!”

    “诶,这你又不了解我了吧?我这个人啊,最是讲道理,从来不单独说谁谁谁不好,‘人’这个字,指的是某一类生命体,没有好坏之分,有这种区别的是人的行为,但实际上这话也不严谨,严格意义上来讲,所谓的‘好与坏’只是人这种生命体在不断学习自然的过程中产生的某种所谓的‘道德逻辑’所定义出来的东西,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在那儿的理性标准……”

    “你不要跟我在这里胡搅蛮缠,我知道你的阴险算盘,你是想整一大堆我听不懂的东西先把我绕晕,然后你就可以趁着我晕晕乎乎的时候对我横加指责,我告诉你,我不是三岁小孩儿!”

    墨斗笑了,“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不让别人说、但又不告诉别人为什么不能说,这不叫三岁小孩儿?三岁半?”

    晨曦恶狠狠瞪了墨斗一眼,“这个问题我不想讨论!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真是笑死个人,你在复活、我可没往里踩,你要觉得你能杀直接冲出来放技能就行了,还一直坐地上?来啊?我就这儿呢,你到时出来杀啊?”

    晨曦嘟囔着小嘴,侧过了写满不高兴的脸。

    墨斗可不会依饶,“怎么的?光说不练啊?柴火妞?”

    晨曦没好气得骂了回来,“你说你个sb究竟有完没完?成天在这里揭人伤疤很有成就感是吗?”

    “哎呦,厉害啊,果然不愧是3岁半,揭人伤疤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你疤在哪儿啊?我怎么没看见啊?我喊你柴火妞你不高兴,那你也喊我sb来着,之前还一口一个咸湿鬼,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双标呢?自己说别人就能说、别人说自己就不能说?”

    “你sb那是你确实sb,这我没有说错啊?”

    “那你柴火妞就不能真是柴火妞?同样是骂人,这两个词儿有什么区别?”

    晨曦咬起了牙,“那我要不喊你sb,喊你竹竿儿你高兴?”

    “你随便喊,我这个人一向没心没肺,管你是竹竿儿还是肥佬,全然不惧,嘿嘿。”

    “那是因为你小时既不肥、也不瘦!你心里觉得这个词对你没有任何侮辱、你当然受得了了,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那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自己又不说,其他人怎么知道不能说?来,我们评评理,人家明明是在夸你、但夸的时候不小心用了一些你不爽的字眼、无意间冒犯了你、你自己不说清楚,跑去直接把人杀了,你说是你不对还是他不对?你看像我这样,心知肚明知道你不喜欢听这种话但我依然在喋喋不休数落你,这谁都知道是我不对,你要杀我天经地义,我不会有一丝怨言,但你想想那些无端被你杀掉的那些人,他们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晨曦看墨斗的眼神,此时虽依然满怀怒火,但却毫无底气。

    墨斗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你不就觉得自己操作nb、以为帮会特别需要你这个大神?什么事都得由着你的性子来?我告诉你没门!你也听见刚才琵琶怎么说的了,他什么意思我想你肯定听得懂,这事儿我站帮会,你这破事儿,最后真要踢人踢得肯定就是你!你以为你谁啊?帮里将近400个人就你老大、就你特权?别把自己想那么能耐!帮里这么多人,离了谁都能转!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