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澎湃二十年 > 第77章 仲夏夜之梦
    校园生活就这样在彭湃的期待中,慢慢展开了,与前世一样,新生一天的课排得满满的。

    吃过早饭,彭湃与林晓锋拿着《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课本,冯建华拿着《货币银行学》的课本,李剑拿着《公共英语》的课本,结伴下楼,陈遇春最是潇洒,什么课本没拿,彭湃暗笑,这兄弟很有自知之明,昨晚兴奋了一晚上,今天是要到课堂上补觉去了。

    一群人走到楼梯口正碰上从楼上下来的几个女生,不由自主都放慢了脚步,彭湃笑了,放眼望去大家都有些紧张,林晓锋的喉头不由自主地上下动着。

    他眼睛一亮,报到第一天那个送他的女生也在人群中,她穿着一身牛仔衣,还是那白皙的面孔和一头乌黑的马尾,正静静地看着他。

    “你好。”李子墨笑道,朝他轻轻点点头。

    彭湃也笑了,“你好。”他礼貌地回应道。

    几个女生在看彭湃,宿舍几个兄弟却揪住彭湃不放手了,“四哥,有情况?”彭湃一片里坦然,林晓锋倒很紧张。

    “老四。”等女生行远,李剑才夸张地喊出声来,“你……认识她?”

    “这是谁?她不是叫李子墨吗?”从开学到现在,他的心思就没有放在学校里,学校里的情形他并不知道多少。

    “四哥,你真不知道,别装,”林晓锋眨着眼睛开森地笑着,“我们中文系的文艺部长,校花中的校花!”

    校花?

    实至名归,彭湃暗自评审。

    “走吧。”李剑突然安静下来,彭湃倒不乐意了,“你们就不问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李剑又伸出了讨厌的兰花指,“人家是大二的学姐,追的人多了去了,老四,我们没戏。”

    “是你没戏。”林晓锋这时很识时务地站了出来,“你怎么知道四哥没戏,万一天鹅看上了癞蛤蟆呢?”

    “我去……”彭湃正在回味着刚才那嫣然一笑,见到几个哥们笑弯了腰这才醒悟过来,“滚犊子!”他用课本敲打着林晓锋的脑袋。

    五个人笑着打打闹闹在校园里分道扬镳,各上各的课,各睡各的觉,互不耽误。

    ……

    不得不说,这样的平静的校园生活,现在对彭湃很有吸引力,这里有白发苍苍的教授,还有婀娜多姿的姑娘。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从教室出来,行走在粗大的白杨树间,林晓锋故意摇头晃脑地吟哦着刘半农的新体诗歌,惹来旁边手抱书本的女同学一阵浅笑。

    “四哥,别忘了,今晚的活动。”

    “什么活动?”彭湃一愣。

    “沉钟剧社准备排话剧《仲夏夜之梦》,我替你报名了。”林晓锋奸笑道,姜丽丽也是沉钟剧社的成员,他打听清楚了,她也报了名,他感觉自己一人有些太明目张胆,就拉彭湃来当灯泡了。

    彭湃却是知道,莎翁的这一剧目是中文系乃至整个学校的保留节目,每年的元旦,剧社都会举办由新生表演的这一剧目,已经传承了二十多年了。

    “我不去。”答应了沪海文艺出版社的刘运辉写一本关于成功学的书,这些日子一直忙着收购、参展,刘运辉都打过无数次电话了,他正想有个安静的环境琢磨一下稿子。

    “别啊,四哥,姜丽丽也去,”林晓锋一下急了,“你不是说帮我吗?你就去看看,今天晚上选演员,也选不着你,你就当帮兄弟一把,成吗?四哥!”

    彭湃一点也没犹豫,“让陈遇春去。”

    “他,今天下午都没上课,”林晓锋鄙视道,接着又作出一幅神秘的表情来,“美女部长是总负责啊,看看美女你总可以吧。”

    李子墨?

    “不去。”彭湃毫不心动。

    见他这幅样子,林晓锋咬咬牙,晚饭时又花两块四买了两个鸡架讨好他,软磨硬泡上下齐手,彭湃实在不胜其烦,“我陪你过去,十五分钟我就走。”

    “要得,要得。”林晓锋立马露出一口小白牙,两只眼睛又眯到一块。

    ……

    “晚报,晚报。”

    那对瘦弱夫妻仍在,男的一身发黄的衬衣,大大的眼镜戴在脸上,眼睛无神,声音单调。

    彭湃心里一酸,买了二十份晚报,直接递给他十块钱,眼镜男很是惊喜,“这样吧,你每天往16号楼311送十份报纸,”彭湃道,看林晓锋去买饭,他又悄悄嘱咐道,“你想工作吗?”

    眼镜男的眼睛里火花倏忽一闪,旋即熄灭,“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

    “你到澎湃体育找徐志强,他会给你安排工作的。”彭湃快速嘱咐着,“别卖报纸了,赚不了几个钱的。”他又看看一脸希望却在怀疑地打量着他的眼镜男的老婆,“想好就去。”

    看着他的背影,眼镜男再也喊不出声来,他的老婆靠近他,“这是谁啊?”

    “不认识。”眼镜男显然在考虑着,“嗯,他刚才说什么?……”

    ……

    校园的夜,静悄悄,夜色下有甜蜜,也有紧张,有兴奋,也有期待,有阴谋,也有猎杀……

    阶梯教室里已是座无虚席,在林晓锋极力撺掇下,彭湃好不容易才啃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架,不能辜负他的好意,一行人匆匆赶去替他撑场。

    李剑、冯建华都是冲着李子墨而来,陈遇春却心有所属,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又约医学院的女友加深感情去了。

    “姜丽丽在那边。”彭湃指指教室一角,姜丽丽显然也看到了他们,飞速地把头扭了过去,“过去坐。”

    “四哥,还是在这坐吧。”林晓锋胆怵了。

    “过去,不接触怎么有机会?”彭湃笑道,“这点胆子都没有,怎么追女生?”

    林晓锋还有些踟蹰,冯建华从后面推着他,李剑在前面拉着他,直朝姜丽丽而来。

    ……

    校园里,铸剑湖畔,陈遇春大胆地拉住了女生的手,女生羞涩地扯了扯却没有扯开,只能任他拉着,陈遇春一脸甜蜜,两人漫无目的朝前徜徉着。

    “陈遇春,还有心思泡妞啊。”黑暗中,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七八条人影马上围住了他,陈遇春身旁的女生发出一声尖叫,陈遇春却是一喜,立马把她搂在怀里……

    可是,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条棍子搂风带雨直砸过来!

    一条棍子惊起了一滩鸥鹭,铸剑湖畔的鸳鸯四处逃窜……

    ……

    与夜色下湖畔边的阵阵惊叫不同,此时,阶梯教室里风光旖旎,羞涩,心跳,憧憬……一幕幕刻画在人生的大幕上。

    “大家好,我是咱们中文系的李子墨。”

    哗——

    阶梯教室里鼓起掌来,彭湃转头看看一脸兴奋的李剑,一脸热切的冯建华,一脸憧憬的林晓锋,嗯,这个文艺部长,有这么受欢迎吗?

    李子墨也笑了,她羞涩地挽了挽脸颊旁的一缕秀发,“大家都知道,《仲夏夜之梦》是我们中文系也是我们学校的保留剧目,每年我们都会从我们沉钟剧社的成员中挑选优秀的同学来共同演出这一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