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锦衣血途 > 第793章 海商异动
    (各位,最后一天了,有票的投一投吧!)

    临近海边,海风无时无刻都在刮着,让这临冬之际的温度更低。

    刘奎来通泉府已有大半个月,此刻他正坐在篱笆围成的院子里,摆着一壶酒几碟小菜吃着。

    在通泉府,这样被丢弃的农家院子不少,很显然户主是躲避倭寇去了。

    所以这就便宜了刘奎,他将此处设置为临时指挥部。

    得知倭寇登岸的消息后,刘奎心中便升起了一股紧迫感,要是在这段时间内无法完成任务,那么他的任务很可能被判定为失败。

    在年终之前,他们肯定是要返回京城的,所以留给刘奎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些,虽然有酒有菜,但刘奎却没什么胃口。

    这次陈啸庭安排的任务,是要他找出那三家海商通倭的确凿证据。

    只有证据确凿,他们才敢对这些海商下手。

    贸然动手抓人,极大可能会被江南豪族抵制,到时候反而会引起极大麻烦。

    所以陈啸庭干脆放弃效率,也要保证差事办得稳妥,要求必须要有确凿证据,让所有人都说不出指摘的话。

    就在刘奎愁眉苦脸之际,却见院子外有人飞奔而来。

    “大人,码头那边有情况!”来人禀告道。

    听到这话,刘奎这才收起脸上愁思,回头问道:“什么情况?”

    禀告的校尉便说道:“这些天倭寇登岸,码头货运全都停了,可刚刚却有货船到岸!”

    这确实很不正常,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三大海商和倭寇有勾结,因为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被倭寇给抢了。

    “咱们的人已经先行赶去,但码头已被海商们的家奴围起来,所以咱们只能在外面看着!”

    从海贸停止之后,散布在码头上的校尉们,就被刘奎全部召了回来。

    “走,去看看!”刘奎沉声说道。

    这个时候还从海上运东西来,他倒要看看送的是什么!

    于是刘奎带了几个人,便往码头所在方向赶去。

    此时已近傍晚,码头上有人里里外外搬着东西,周围还有手持棍棒警戒的人。

    这些人全都三大海商们的家奴,而在码头的正中央,则有三名老者扫视着现场干活儿的人。

    这三人年纪皆在五十以上,虽然都是简单的圆领袍子,但却丝毫不减他们脸上威严。

    没错,就是威严,一种久居上位才能培养出的威严。

    这时,一个身着劲装的男子赶了过来,很是小心道:“小人给三位大老爷请安!”

    “怎么回事?为何早到了这么长时间?”为首老者厉声问道。

    这可把禀报情况这人吓得半死,眼前这三位掌控整个码头,正要生起气来把他扔海里都没人管。

    “周老爷,这这……海上行船,小人只能尽量把握行程,提前赶到……小人也很意外!”劲装男子辩解道。

    问话的这名老者姓周名元一,乃是三大海商家族中体量最大的周家家主,在这码头上他可以说就是皇帝。

    而在他身侧的两位,则分别是刘家家主刘品言和魏家家主魏星海。

    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把这劲装男子给宰了,于是刘品言便劝道:“周兄,先留着此人狗命,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周元一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扫向了魏星海,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滚吧!”周元一呵斥道。

    由此也可看出,人命在他们的眼里,着实如同草芥一般。

    待这劲装男子离开后,周元一才给两位老兄弟解释道:“二位,老夫可不是苛责他,之前早就告诫他入夜十分靠岸,现在可天都还没亮!”

    刘品言拍了拍周元一的肩膀,沉声道:“这些我们知道,你也是为了这些货的安全!”

    周元一脸色仍旧严肃,说道:“这事儿可确实开不得玩笑,要掉脑袋的!”

    这话说得现场很是安静,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自己干的是掉脑袋的买卖。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买卖做得越来越大,已经忘了会掉脑袋这件事。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一直没说话的魏星海开口道:“如今倭寇上了岸,吸引了官府全部精力,想来码头这里是安全的!”

    刘品言对此以为然,就在他也要跟着劝周元一宽心时,却听周元一道:“二位,我们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

    “你们还不明白?咱们做的是掉脑袋的事,关乎咱们三家几百口人的性命!”

    听周元一说出这番话后,刘品言准备好的话全都堵在了嘴里。

    最后,他才说道:“周兄所言极是,是我二人大意了!”

    他们这边争论停止,而船上的箱子也全都卸了下来,正全部往等候在此的码头上搬。

    一共二十辆马车,每辆车上三个大箱子,一共是六十个箱子。

    而在装车完毕之后,周刘魏三人并未下令立刻出发,而是在等待天黑。

    这些东西只有放回自家货仓里,他们才会觉得安心,必须要等天黑才敢往家里搬。

    码头不远处的路边树上,刘奎带着的人已经赶到,他们也在等待着码头那边把东西送过来。

    当明月高升之际,终于有校尉从夜色里摸了过来,向刘奎禀告道:“大人,他们来了!”

    刘奎点了点头,并示意所有人隐蔽,他们绝不能发出半点儿声音。

    马车徐徐驶来,接着月光他们能够看见被运送的箱子。

    可箱子里是什么,他们却不知道,只能想办法打探。

    刘奎正在思索该如何打探时,却听路上响起“砰砰”的声音,然后便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原来是马车在行驶过程中,轮子碾过了路上凸出的石头,让整个马车都跳了起来。

    但这都是一息之间的事,并未在马队内引起关注,他们就这样经过了刘奎等人面前。

    待马队离开后,刘奎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回想起方才的声音,加上多年当差的经验,刘奎推测这些人运送的应该是兵器。

    陈啸庭要确凿证据,那么这些东西算不算证据确凿?

    答案不言而喻,刘奎找到了突破的契机,让他此刻变得无比激动。

    “你们说,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刘奎问手下校尉们道。

    这时便有校尉答出了“兵器”二字,这让刘奎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直接决定采取行动。

    “派咱们的人跟上去,密切监视周刘魏三家,有任何异动立即汇报!”

    在他吩咐之后,校尉们各自都离开去做事,而刘奎则带着剩下的人回农家小院。

    接下来,他要把通泉府的情况报告给陈啸庭,该怎么处理交给陈啸庭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