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女宗男门徒 > 16.寒元浩荡指上风
    “排场倒不小,别认为赢了程云,就能赢了我,修为再高也只不过郎中之术,也就那点鸡鸣狗盗的本事。”如雪轻蔑的说道。

    元力散开,片片雪花飞腾,飘飘洒洒在如雪周围舞动,那种高雅清丽之感,映衬的如雪真的像仙子一般。

    黑云笼罩,凌天磅礴元力,股动的衣衫飒飒作响,青龙咆哮,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压,凌天恶狠狠的盯着他,眼中布满仇恨与厌恶。

    “你这恶毒女人,与你交谈都是一种耻辱,月婵瞎了眼,才让你这卑鄙小人混入其中。”

    “呸,别跟我讲卑鄙,胜者为王。”如雪神念一动,顿时,雪花凝在空中不再下落,宛如沾在空中一样。

    “霜雪怒涛”,如雪大喝一声,雪花鹅毛般大小瞬间凝聚,层层堆叠,攒簇累积,几百丈高,声势滔天每一排巨浪都覆有无数冰棱尖刺,锋锐非常,坚硬无匹,几波巨浪前赴后继,如同飓风吹起海潮一般,对着凌天滚滚袭来。

    羽门看这攻势凶猛,都不由得暗暗心惊,开始为凌天担心起来。

    凌天看着那滚滚袭来的滔天巨浪,神念一动,幻穹蚕浮现手中,发出蓝幽幽的光芒,心中暗道“宫门有点门道,看来这次得用宗祖教的那本事了。”

    “幻穹采莲指”

    “嗡”的一声,巨大的蓝光由凌天掌心浮现,霎时间刺目的光芒射遍场中每个角落,天地结霜,白茫茫一片,这种寒意好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认知。

    凌天身影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虚虚幻幻,分辨不轻,巨大雪潮席卷而来,扑向凌天,“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凌天身影徐徐消散,显然扑到了幻影之上。

    如雪也是一愣,这种没有死角的攻击怎会失手,忽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往天上看去。果然跳跃到了极高的位置躲过这强势一击。

    采莲指,讲求眼毒狠辣,凌天盯着如雪元力走向,滚滚元力,先从丹田元海而出,再由腹部神阙穴流转,接着融合鸠尾穴内寒气,沿胸前膻中元脉分流,直达双臂,元归任脉,奔涌不息。

    最后,从“极泉,曲池,通里”三处手臂要穴,往外散发着汩汩元力,勾动外界元力神通,用来控制攻击走向。

    凌天看透如雪元力脉向。

    “好,敢伤我师姐,那我也让你尝尝滋味。”凌天心中暗道。

    “冰刺”如雪喝道,地生无数根锋利冰刺,“嗖嗖”射向凌天,下落之时,凌天不能躲避,眼见道道冰刺,呈包围之势刺来,凌天神念一动,一声巨啸,青龙飞出,凌天伸手抓住龙身,带着他直奔天际,巨大的破风之声响起,飞到极高,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刺也没了势头,消弭无形。

    “狡猾的废物,量你也没胆子落地。”如雪看那条青龙,暗暗说道。

    凌天身坐青龙之上,盯着场内的如雪,目光一狠,采莲指需要近战,必须靠近点穴才行,周身元力澎湃而出,护住身体要处,纵身一跃,直直冲向擂台。

    犹如一道蓝色流星,下落之势,带着轰轰的破空之声,巨大威压,笼于场中,这时黑云也逐渐消散,一缕阳光照在凌天身上,好像救世主降临,凌天头发凌乱,随风乱甩,直直冲向如雪

    “霜刃”如雪心神一动,双手一甩,数柄寒光闪烁的白色匕首暴虐而出,直直飞向凌天。

    凌天全身元力聚集手臂,护住周身,硬是冲了上去,匕首划开手臂肌肉,点点殷红随即洒落,白霜匕首被凌天巨大的冲劲撞碎,臂膀衣衫碎成条状,横七竖八的伤口触目惊心,眼见撞到地面,元力迅猛催动,左掌向下拍出,凌天身型一缓,随即右掌一劈,元力轰出,俯冲之势转为横向之力,带着凌天飞向左侧如雪身前。

    如雪只见凌天炮弹一样飞来,沛然莫之能御,心里有点仓皇,急忙转身退开,身形方动,凌天已来到如雪面前,闪电般出指,一道蓝白寒气直入肋中鸠尾穴,如雪心中一吓,只觉得肋下一痒,没察觉什么异常,又是急忙远转元力,顺畅无阻

    “哼,虚张声势。”如雪暗道。

    凌天稳定身形,拿出药瓶,轻晃撒在臂膀上,只觉得一阵清凉涌动,片刻结痂,看都不看如雪一眼。

    凌天伸出两根手指,说道: “还剩商门,徵门”

    “大胆,凝霜掌”如雪见他忽略自己的存在,一掌拍出。

    凌天都懒得看她。

    “呼……”微风吹拂,沁人心脾,吹动凌天头发轻舞。

    场内一片安静,看台几位长老也是愕然。

    如雪有些慌张,元力滚滚而出,气劲弥漫擂台,“凝霜掌”一声呵斥,左右分别拍出。

    “呼”

    “呼”两道风劲出来,凌天一脸冰冷,说道: “已经很凉爽了,不必再吹。”

    如雪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有些惊恐,连忙出手,又试了几个别神通,都是呼呼吹过几道风而已。

    “小贼,刚才你动了什么手脚?”如雪质问。

    凌天看向场中,面色淡然,对她置之不理,刚才将自己在潦水潭凝练出的一丝寒劲,注入她的鸠尾穴中,将其封住。如同峡谷的江河,夹岸之水,奔涌不息,突然天降巨石,塞在峡谷中间,滔滔江水,点滴不通。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而此穴是如雪元力必经之脉,此穴加载寒气,才能使出神通,否则神通只是元力鼓荡,吹动空气流动而已。

    而那潭中元力,阴寒无比,远胜如雪自身元力,鸠尾穴内寒气被其压制,不能与如雪元气凝为一体,神通固然失效。

    只是若想等到这寒气失效,恐怕需要数年之久,凌天倘若遇上修为高于自己,恐怕此招难以奏效,同阶内也只是碰碰运气,结果一招制敌,竟有奇效。

    场内弟子瞠目结舌,心中布满了疑惑,从凌天震撼的出场,莫名的化形,又到现在诡异的胜利,再给她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喊“无胆鼠辈”,有的女弟子盯着凌天那冷峻的模样,芳心暗许,这么威风八面,而且神通广大的男徒,令得自己心脏碰碰直跳,面色渐红。

    羽门中人一片欢呼,凌天反败为胜,心中非常高兴,虽然有点莫名其妙,而且看那如雪的模样,一时半会儿也不敢放肆了,更是解气,纷纷暗喜。

    “掌尊,他……”如雪宫门长老不在,也只能求于清泓掌尊。

    “如雪,既然你已败了,就下台等候,怎么这点风度都没有。”清泓说道。

    如雪咬着嘴唇,面色凄冷,无奈的跳下台去。本来想让师尊为自己开口,解开凌天的神通,谁知师尊不买账,直接让她下台,众目睽睽自己也实在拉不下脸来,让凌天解除神通。

    “作茧自缚。”羽门有人讽道。

    看台上几位长老各怀心事,清泓和羽栖都是面色和蔼,商长老面色凝重,角长老目露思索,徵长老一脸迷惑,都在为凌天的神通纳闷,究竟如何做到的。

    思迦还是那种冷若冰霜的样子。

    台下弟子都心生怯意,尽管知道凌天消耗不小,但怕他还有没拿出手的神通,逼急了弓箭一出,谁与争锋。还剩下擅长音律的商门,和炼器的徵门。

    台下两门首席位置女弟子相互神念一动,见一翠绿衣衫的女子,冲那名黑衣女子点点头,黑衣女子递出一张琵琶。

    绿衣女子一跃,拿出递来的琵琶,对着凌天幽幽的说道:

    “凌天师弟,我虚长几岁,你喊我一声苏琴师姐即可,师弟经过两场比试,相信元力有所损耗,适才我和徵门师妹商量,用我的谱子,用师妹的器皿,合奏一曲,算集两门之华,倘若一曲之后,师弟安然无恙,这局算我两门输,否则恳请师弟下场暂且休息。”

    言辞诚恳,给足了凌天面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