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婚不顾身 > 第049章 捡海星
    “你赶紧洗漱,早餐都凉了,”闻璐慌乱的将陆尧澄虚浮着的身体推开,逃也似的跑出卧室。

    等陆尧澄揉着稍稍凌乱的头发,懒散的从楼上走下来时,ellison站在餐桌旁看得目瞪口呆。

    甚至他为了确认自己看到的一幕,还可以看了手腕上的表。

    “怎么?没准备我的早餐?”陆尧澄轻扶一下眼睛,声音止不住的慵懒。

    “当然准备了,”ellison立即恭敬的回答:“陆先生今天早起,很是让人意外呢。”

    “从今以后,他都会早起。对吧?”闻璐笑着问陆尧澄,端来一杯热牛奶,放在陆尧澄面前,转身坐在方桌对面。

    陆尧澄没回复,唇角简单的微微扬起隐隐不可见的弧度,ellison立即会意这无声的默认。

    早餐吃的津津有味,陆尧澄也没想到,这顿简单的饭竟然吃的如此舒适又惬意。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今天早上能回去吗?或者你想明天回去?”闻璐帮忙收拾完厨房,走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文件的陆尧澄,小声问。

    陆尧澄摘下眼镜,从文件中抽回心思,“原本打算今天回去,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可能要晚几天了。”

    “出什么事了?”闻璐问。

    “放心,闻栾今天已经放出来了,不信你打电话去问,”陆尧澄说。

    “我不是说闻栾,”事实上闻栾早就向她发来短信,说自己已经平安的回到宿舍。

    “那你想问什么?”陆尧澄拧眉。

    “没什么,”闻璐欲言又止,默默垂首。

    她似乎关心的有些多余。

    “这周五吧,”陆尧澄思索一会儿回答。

    “这周五才回去?”闻璐意外。

    这要耽误她不少事。

    “我周五回去,至于你,随意,”陆尧澄重新戴上眼镜,埋头处理文件,“如果你想现在走,可以打电话给许客,他会来接你。”

    “真的?”闻璐问。

    “需要我帮你打电话?”陆尧澄反问。

    “不需要,我自己来,”闻璐起身离开客厅。

    转身来到别墅二楼的阳台,这里秒朝着大海,窗台上摆着几盆苍耳引起她的兴趣,毛茸茸的果实还没长成熟。

    闻璐摸了摸苍耳的果实,除了有些凉之外也没什么触感。这种果子长成熟了会带刺,据说还有毒。

    “这是陆先生特意吩咐的,要在朝着大海的阳台上摆几盆苍耳,”ellison上楼寻到闻璐的身影,看着她疑惑有饶有兴致的把玩,他如是回答。

    “是吗?感觉他不像喜欢这种植物的人啊,”闻璐暗自腹诽,陆尧澄这种人根本连植物都不喜欢才对。

    “他不喜欢,有人喜欢,”ellison回答。

    闻璐扭头,看向他略有得意之色的神情,“我也很喜欢。”

    她刻意忽略ellison背后的意思。

    陆尧澄说过他是一个爱屋及乌的人,当然这个习惯也不会只对她一人。

    作为情人,她自然没有资格过问陆尧澄之前的感情的生活,毕竟连她也不过他人生中的一段露水情缘,等太阳出来,露水就会干涸。

    正如她见不得光。

    只是被ellison这样变相提点,闻璐心中多少有点不好受。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自责和内疚快要活剐了她,此刻她不需要外人再往她身上插几刀。

    “我要到个电话,”闻璐摆摆手里的手机,“ellison你方便回避一下吗?”

    ellison点头,对于闻璐的逐客令他不在意,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

    所有文件处理妥当已经将近正午,陆尧澄摘下眼镜,揉捏干涩的眼睛。

    ellison见状,递上准备好的眼药水。

    陆尧澄摆摆手,略微烦躁的拒绝,“不需要,她人呢?打电话给许客吗?”

    “应该打了,”ellison回答。

    “把文件整理好,”陆尧澄示意眼前散落的文件,看了眼手机,“宋言怎么还没来拿文件?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快点过来。”

    “好的,”ellison回答,蹲下整理茶几和沙发上散落的文件。

    明明身体已经感到疲惫,躺在床上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好几次,陆尧澄无奈的坐起身。

    睡不着,却觉得没精神,没力气,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却是某个人身着水蓝色连衣裙,一步步踩路边行道树影子的画面。

    倒不是说他着了魔,只是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这样的片段。

    在陆尧澄看来,闻璐和艾琳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闻璐与他之间还有一些别的恩怨需要解决。

    “我说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嗜睡了?”宋言大嗓门还没进门,便从楼梯口传来。

    陆尧澄此刻早已整装待发,他稍稍整理衬衫领口,抬手扣好袖口,恢复往日贵公子形象,之前的疲惫颓态一扫而光。

    “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拿文件?”陆尧澄拧眉质问,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颗海星,饶有兴致的把玩,裤脚被浸湿,还沾了泥沙,“你去海边了?”

    “哥,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因为去海边贪玩才没来拿文件,”他赶紧辩解,都这么大人了,他当然分得清轻重缓急,“这文件也没那么着急用不是嘛,我就和闻璐在海边玩了一会儿,她是不是学建筑的?堆的沙雕连海水都没冲毁,虽然不怎么好看,哈哈哈。”

    “你说你和谁在海边?”陆尧澄一度觉得自己幻听。

    “闻璐啊,”宋言疑惑着回答。

    “她现在还在海边?”陆尧澄审视着宋言问。

    “应该还在吧,我叫她一起回来来着,她说还没玩够,”宋言举着手里粉色的海星示意道:“她唯一捡到的东西被我抢来了,大概不甘心,还想找一个。”

    宋言之前玩的开心,此刻心情自然也极佳,但抬头看陆尧澄深沉的面容,他的笑容仿佛冻在脸上。

    “哥,你要不?”他小心的递上,“送你了。”

    宋言其实想说,他错了,不该抢闻璐的东西。

    只是没想到他哥这么护犊子,不过就是一颗海星,他和闻璐闹着玩抢来的,不是故意欺负闻璐,他哥的脸色就如同六月飞雪,瞬间封冻一切。

    陆尧澄一把夺过,转身迅速离开别墅。

    ellison见到匆匆出门的陆尧澄,“陆先生,您去哪里?”

    “今天许客来了吗?”陆尧澄厉声问。

    “没有,”ellison低头,怯怯的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我?”陆尧澄质问。

    “闻小姐出什么事了吗?”ellison瞬间有些慌乱,“我的确看到她打电话了,我以为许客会在码头等她,她出门的时候走得很快,我什么都没来得及问,我以为她想尽快回去。”

    “你之前和她说了什么吗?”陆尧澄压着声音说,“关于艾琳的。”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ellison赶紧澄清。

    料想ellison也不会说那些事,陆尧澄扶额,迈着大步匆匆向海边赶去。

    汹涌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拍打海岸边的礁石,发出轰隆的声响。

    附近的沙滩上,提着鞋光脚踩在沙滩上的女子抬头,任凭海风肆意席卷她的长发。

    面朝大海,她微微张开双臂,海风带来清爽的味道,她觉得很好闻。

    看着退却的海浪在沙滩上留下一层层印记,她觉得很好玩,踮着脚和海浪博弈。海浪退时她跟上,海浪进时她退后,不让海水沾到她的脚。

    “有这么好玩?”

    背后响起熟悉而低沉的声音,闻璐回身,正巧一波汹涌的浪袭来,激起的浪花瞬间打湿她的裙摆。

    陆尧澄打着伞走进,拉着她离开“危险”地带,将伞下大部分阴凉分给她。

    “你怎么来了?”闻璐有些意外。

    “那你为什么没走?”陆尧澄反问。

    见闻璐不答偏过头,陆尧澄柔和了声线,继续问:“如果我不是意外得知你在这里,你是不是准备晚上让人来接你?”

    “才不是,”闻璐有些傲娇的回道:“我给崔老师打电话请了几天假,才不会偷偷跑回去。”

    “那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悄悄来这里?”陆尧澄追问。

    “我......只是觉得别墅太闷了,”闻璐往阴凉里靠了靠,觉得还是伞下舒服,“别墅里没什么意思,哪有海边好玩。我还捡到了海星呢,不过被宋言抢走了。”

    陆尧澄没说话,只是垂首无声的看着她。

    她略微嘟起的小嘴,娇嗔的抱怨着宋言的“恶行”,眼底带着痛失所爱的失落,可爱至极,甜美至极。

    “我想在找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闻璐扭头向远处的海岸线看去,“那边我还没去过,走走走,去那边看看。”

    她拖拽着义务打伞的陆尧澄,两人一道向远处走去。

    闻璐边走,眼神边扫视沙滩,还在苦苦寻找。

    “你觉得海边很好玩?”陆尧澄问。

    “当然,你不觉得好玩?”闻璐欣喜的回答,“呀,刚才没带你去看我堆的城墙,连海浪都没冲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