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市井之徒 > 第0810章 一条狗而已
    飞机上。

    尚扬盖着空姐递过来的毛毯,手边还放着华夏大地最神气的药物…热水,按理说头等舱应该非常舒服,事实上也确实非常舒服,奈何旁边是李婉,过道的另一侧就是许婉婷,也就变的难受了…

    李莽和李龙都不在,留在牛城保护何云亮,连个缓解尴尬气氛的人都没,他只好一直闭上眼睛装睡,睡不着还装睡的滋味非常难受。

    李婉倒没什么想法,尚扬在哪她就去哪,现在也是一直望着窗外,看下面风景。

    只是许婉婷心里很乱,非常乱。

    心知肚明尚扬是这辈子没有办法切断联系的男人,所以她一直在避免,在此基础上产生其他交集,父亲许云提过尚扬,多次提过,她都应对自如,甚至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尚扬对自己已经不再重要。

    毫无意义。

    不过是曾经岁月的过客。

    也在心里默默开导自己:你要拥抱新的生活,事实也在这么做。

    可哪成想老天爷非得在人生中注入很多牵绊,明明要从记忆中抹去的人,偏偏在记忆即将消退的一刻出现!

    在店铺第一眼见到尚扬,恨,非常恨,只想让他受苦受难以弥补自己心里的不平衡,只要看到他丢脸,自己就会舒服。

    可当看到他居然带个小女孩,还口口声声祝自己幸福,为什么心里有种酸酸的味道?

    在医院内看到学长叫人来,为什么会下意识阻止,难道仅仅是怕事情闹大么?

    看到学长卑躬屈膝,看到尚扬神情冷漠,为什么在一瞬间又升起了,找男人就应该找这样的想法?

    最为诡异的莫过于今夜在会客室里。

    当尚扬扑向自己感受到的只有愤怒、不甘、挣扎,非常坚定的不能让这个男人碰自己一根毫毛,可当他丢下自己转身扑向齐迎雪的时候,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鱼水之欢,为什么会想,如果之前自己没有反抗,是不是自己有了爱人,孩子有了父亲?

    她很纠结,一连串的事情让她已经不认识自己,乃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开始怀疑、猜忌!

    要知道,当初也是车队的领队,指引所有人方向。

    可为什么,现在连自己的方向都丧失了?

    脑中越来越乱。

    “厄…下飞机了!”

    她耳边突然响起声音,茫然转过头,当看到尚扬的面庞,下意识露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笑容,可刚刚笑出来,脸色瞬间变得阴沉,第一反应是那个在山脚下决绝离开的男人,没有走远,他停下车,过来拥抱自己。

    可随后想起,他辜负太多。

    尚扬见她冷漠的样子,还是觉得尴尬,见她已经站起来,想了想又道:“要不然在永城玩几天?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

    话说出来就后悔,因为当初追上火车,就是打着玩几天的名义。

    果然。

    许婉婷听他说玩几天,鄙夷笑道:“还以为我是当初的傻子?免费陪你玩陪你睡?找她,她是小女孩,好骗…”

    李婉左右看看,弱弱开道:“尚扬不用骗我,我什么都愿意…”

    尚扬老脸一红,当初也没有想免费跟她干什么的意思,主要是为了引出背后的人,可这种事不能解释,越解释越乱,转移话题道:“齐迎雪的事放心,她没有那么多精力,不用太在意…”

    这句话并不是浅显安慰,而是实际情况。

    当下的齐迎雪由于怀孕、伽达的事情一定焦头烂额,根本没精力顾忌其他,更何况,谁能保证她不打算把尚扬当成底牌,如果当成,那么她动许婉婷非常不明智。

    “用不着你操心…”

    许婉婷不咸不淡,从身边路过,率先走下。

    三人走出出站口。

    李婉抱着尚扬胳膊,眼睛一直盯着许婉婷背影,嘴里不断嘀咕着:“奇怪的人,有病等等…”

    尚扬则保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出了门。

    许婉婷径直走上出租车,她一手打开车门,没上去,转过头,眼神陡然变得五味杂陈,她不知道当下是离开捍卫尊严,还是留下来继续验证自己内心,看了足足十几秒,问道:“尚扬,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自己亏欠我很多,会怎么补偿?”

    尚扬刚刚还被她看的很不好意思,可听到这话,不知为何,觉得很深情,其中很奥妙。

    想了想,认真道:“所以是我觉得,但我不觉得亏欠怎么办?”

    许婉婷闻言,脸色迅速冷漠。

    “傻逼!”

    她重重骂一句,坐上车,关上车门离开。

    李婉望着远去的出租车,也很不开心,攥拳头道:“这样不尊重男人的女人要是放在我们村,一天得打八遍…”

    看她说话认真的样子,尚扬都觉得胆战心惊,你们村正常人也不会去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也有些感慨,觉得说的过分,可实际情况摆在眼前,实在没办法对任何一个女孩负责,与其留有希望,倒不如斩钉截铁。

    你好、我好、大家好。

    ……

    永城萱华园酒店。

    最顶层总统套房。

    一名身高大约一米八的男性穿着浴袍,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这座城市,光着脚,露出的左小腿,上面纹着密密麻麻的经文,字体极小,但如果用放大镜仔细看,会发现每个字写的丝毫不差,非常精致,并且不是华夏字,看起来类似梵文…

    “丁小年来么?”

    房间内又传出声音,一名女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没有穿睡袍,性感黑色短裙、上身紧身T恤,头发烫着波浪卷,脸上花了淡妆。

    长相八十分左右。

    男性转过头,这才能发现年纪并不大,看起来仅有二十几岁,满脸轻佻,上上下下打量了眼,调侃道:“担心我的手腕没他硬,先化好妆准备,以便随时选择今晚跟谁睡?”

    女孩闻言,脸红的低下去,无地自容。

    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没地位,可好歹也是有几百万粉丝的网红,被如此调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她不否认,确实担心眼前这位叫王天一的新老板掰不过以前老板丁小年,毕竟都在传说,丁小年背后是强大资本。

    在这行混久了,太知道资本的力量,不敢得罪。

    “哈哈哈”

    男性狂妄的笑了笑,走过来搂住她,指了指床:“翻云覆雨的痕迹还在,你认为他看不出来么?没关系,当初他就是让你吊着我买平台,我买了,你也跟我了,皆大欢喜…”

    女孩还是没否认。

    丁小年投资的平台,一直捧眼前这名叫清清的女孩,还上了两档综艺节目,后来为了把平添卖出去,也一直用清清调眼前这男子,美人计,大家心照不宣。

    “咚咚咚…”

    这时,敲门声响起。

    清清神色更为紧张,担心是丁小年,凭心而论,她能有今天全都是丁小年给推出来,现如今是这男性的金丝雀,而男性来这里就没抱着好目的,她不想面对。

    “啪”

    男性在她屁股上拍了下,笑道:“去开门,别怕,丁小年什么都不是,哪怕他背后的尚扬,也不过是我家的一条狗而已,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