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七七二章 你扎他一刀,我还你两刀
    县城郊区,一处县道旁边的树林子里,严敬业此刻已经被扒的一丝不挂,双手被手铐反铐在了一棵树上。

    “啪!啪!”

    面前的一个壮汉,此刻正用被矿泉水浸湿的纯皮腰带,对着严敬业身上猛抽,每一鞭子下去,严敬业身上都会留下一道淤青的痕迹,甚至还可能皮开肉绽。

    这些人把严敬业带过来之后,和他没有任何交流,已经打了接近五分钟。

    “啪!”

    腰带抽在身上的声音在树林内响起,接踵而至的就是严敬业的一声哀嚎。

    “啪!”

    又是一鞭子打了下来。

    “嗷!”

    严敬业疼的身体一激灵,痛苦的嚎了一嗓子,随即实在忍受不了的喊道:“大哥!大哥!别他妈打了!我服了!”

    “服了?”带队的汉子看见用强光手电晃了一下严敬业疼到变形的脸颊,笑呵呵的问道。

    “服了!真服了!你们都是我爹!别他妈打了,行吗?”严敬业咬着牙,眼泪汪汪的开口,而这眼泪除了惊吓,还有一多半都是因为疼的。

    “我们是从c沙来的。”带队人跟严敬业对视一眼,声音不大的开口。

    “刷!”

    严敬业听见这话,先是一愣,随即身体就开始颤抖起来。

    他之前敢接那个活,就是因为咬定了这案子不会轻易查到他身上,但此刻带队人这话一出,他心里就啥都明白了,之前他在c沙的时候,看见过孙赫良的别墅和座驾,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未必能攒够买一台埃尔法的钱,自然也就知道自己跟孙赫良是天差地别的两个存在。

    自己捅了一个那么牛逼的人物,现在又被人找上门来,这会是什么下场?

    严敬业不敢想。

    “说说吧,当初找你办事的人,是谁啊?”带队人表情冷峻的看着严敬业问道。

    “大哥,我、我……我不知道!”严敬业听见这话,吞吞吐吐的,顿时气结。

    当初严敬业接到挑孙赫良脚筋的这个活,根源在鲁超身上,而鲁超那个朋友虽然想通过这事赚钱,而且找了严敬业这种啥也不是的选手,不过办事的过程还是挺靠谱的,因为鲁超特意吩咐过,让他不要暴露身份,在这方面,鲁超的朋友做的还是不错的,他先是找了一个自己本地的朋友,然后那个朋友又找到了严敬业曾经的狱友,最终才把这个活甩给了他,虽然严敬业最后只拿到了十万块钱,但层层往上数的话,鲁超那个朋友也掏出去了三十多万。

    此刻严敬业已经被人绑在树上,一顿皮鞭子沾凉水,打的都管别人叫爸爸了,那么不肯说出身后人的消息,肯定不是因为义气,而是因为那个找他的狱友,在他们当地也算是个有些名气的大哥,而且是正儿八经的社会人,跟他这种二流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虽然孙赫良的人让严敬业恐惧,但本地那个大哥的能量,会让他更哆嗦,因为他从小到大就是听着那个大哥的故事长起来的,就连在监狱里的时候,他也就是一个给那个大哥刷盘子洗碗的角色。

    这十万块钱,严敬业花起来的时候很爽,但是真等挨打的时候,他也是真疼!

    “c你妈!你他妈张嘴就说不知道!怎么着,合着你去c沙,是上帝指引你的呗?”旁边一个男子见严敬业这时候还在硬抗,脾气当时就上来了:“我看就是打的轻!接着收拾他!”

    “躲开!”

    旁边一个男子喊了一嗓子,然后直接在路虎车里接出来了两根电线,用胶带缠在了严敬业的脚腕子上。

    “大哥!大哥!你们别他妈开玩笑!这是容易出人命的!”严敬业嗷的一嗓子。

    “艹你大爷的!你是不是以为今天不把我们想知道的说出来,你能活着走啊?!”那个急眼的男子奔着严敬业的小腹砸了一拳,将半瓶矿泉水都倒在了严敬业身上,随后对着路虎车喊道:“打火!”

    “嗡!”

    路虎车内的司机闻言,按下了一键启动,但车子并未着火。

    “噼里啪啦!”

    在路虎启动的同时,严敬业脚腕上缠绕的两根电线,顿时冒出了一阵蓝色的电芒,随即严敬业的腿毛和头发纷纷直立,散发出一股焦糊的味道。

    “啊——”

    “啊——”

    周身针扎般的痛感,让严敬业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小便当场失禁。

    “再来!”汉子看着严敬业,再度喊了一嗓子。

    “别!别来了!”严敬业听见汉子的吼声,整个人双目无神的嚎了一句:“说!我说!”

    “……”带队人看着严敬业,不发一语。

    “赵双喜!这事是赵双喜找的我!他家就是本地的,县里的喜乐门歌厅就是他开的!”严敬业被折磨的精神崩溃,不断地倒吸冷气。

    “孙总那一刀,是你捅的,我也不为难你,你扎他一刀,我还你两刀,能不能活,看你的命!”汉子语罢,同伴顿时解开了严敬业的手铐,按住了他的胳膊。

    “大哥!大哥!放我一马!求你了!”严敬业压着身子想跪下,但是却被人紧紧的攥着胳膊。

    “噗嗤!”

    “噗嗤!”

    带队人抬手两刀怼在了严敬业的小腹上,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

    “呃……”

    严敬业倒地以后,感觉身体的力气在快速流失,狼狈的向着扔衣服的地方爬去,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

    “咱们接下来去哪啊?”一个汉子回到车里,接上路虎的打火线之后,奔着带队人问道。

    “给老家打个电话,查一下赵双喜的地址,过去找他!”带队人用擦车的抹布擦拭着手里的刀,面无表情的给出了回答。

    ……

    杨东一行人在s川停留了一天,随即便再度开始驱车上路,开始向藏区进发。

    当天傍晚,一行人已经赶到了川藏交界的一处小城,这处镇子建在山上,地势高低错落,远山苍翠嶙峋,而且镇子里都是青瓦白墙的建筑,给人一种身处古镇的感觉。

    因为要做好进藏的准备,所以众人也开始采购一些便携氧气之类的设备,加之这个小镇景色不错,所以众人并没有统一行动,黄硕陪着因为生理期身体不舒服的楚瑶住在了客栈里,杨东则跟苏艾两个人开着房车去了镇郊踏青,准备晚上在外面露营。

    杨东他们选择的这条路线,是川藏游的一条热门路线,所以沿途的各种商铺很多,杨东跟苏艾驱车出城以后,找了一家特味小吃,开始在里面品尝起了当地特有的一些美食。

    “吱嘎!”

    就在杨东和苏艾吃饭的时候,一台挂着外地牌照的私家车也缓缓停在了小吃店门外,车上的一个青年趁着四下无人,直接拎着一个工具包钻进了房车底下,开始鼓捣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杨东和苏艾吃完东西,有说有笑的回到了房车当中。

    “老公,刚才我听隔壁桌的人聊天,说镇子外面就有一个房车营地,要么咱们去那边露营吧,怎么样?”苏艾捧着一杯奶茶向杨东提议。

    “房车营地,说白了不就是个停车场嘛,那种地方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个别的地方!”杨东笑着将车启动。

    “怎么,你来过这边?”苏艾听完杨东的话,好奇的看向了他。

    “没有啊,但是这边的风景这么好,随便找哪不行啊,我带你找一个没人去,但是有山有水的地方,今天晚上,我带你回归一下大自然!”杨东坏笑着开口。

    “回归……你讨厌!”苏艾原本还挺正式的在聊天,等侧目看见杨东的目光之后,顿时红着脸掐了他一下。

    “嗡嗡!”

    杨东咧嘴一笑,随即将房车启动,开始沿着通往镇子外面的道路继续行驶。

    平坦笔直的道路上,不时有车辆交错,公路两旁,清秀挺拔的树和五颜六色的鲜花交错相映,景色宜人。

    苏艾把车窗降下一道缝隙,闻着空气当中的花香问道,慵懒的靠在座椅上,侧目看向了杨东:“老公,你这次把安壤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事业是不是就算稳定了呀?”

    “稳定?我是一个生意人,今天可能家财万贯,明天可能就宣布破产了,哪有什么绝对的稳定啊!”杨东把着方向盘,笑呵呵的跟苏艾闲聊着。

    “我说的稳定不是你的生意能做多么大,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这么忙,也不生活的那么危险,可以专心致志的做生意。”苏艾捧着奶茶喝了一口,眼含秋水的看向了杨东:“我爸说过,等你的生意彻底稳定下来,咱们就可以结婚了!”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嫁给我?”杨东侧目看向了苏艾。

    “难道你不想娶我吗?我告诉你,整个沈城想要娶姐过门的人,可都排着队呢!”苏艾傲娇的犟了一句。

    “快了。”杨东听见苏艾这么说,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目前集团那边在安壤的业务已经逐渐趋于稳定了,等业务彻底稳定之后,我把一件必须办的事情办妥,我们就结婚!”

    “那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啊!否则等我老了,拍婚纱照可就不好看了!”苏艾甜蜜一笑,握住了杨东的手掌,而杨东原本想继续跟苏艾聊天,但是却忽然间心头一凛,眼角剧烈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