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1249:孕妇
    现在,雪连翘落入庞飞手中,王家的那些人,自然又将注意打到了庞飞等人身上。

    这些人,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夫,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那为首的妇女,双手叉腰,气势汹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雪连翘乃是我们王家的东西,你休想不花一分钱就将东西拿走。”

    “对,不能便宜了他们,不能让他们白白把东西拿走。”

    “老王走了,这东西就是我们的,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

    “或者,你把钱给我们也行。”

    人群“叽叽喳喳”吵嚷个不停,好一副不给东西就别想走人的架势。

    庞飞懒得理会他们。

    这东西是老王送给他的,虽说拿之有亏,可也绝不能白白落入这些人手中。

    东西,他收下了,至于这些人,呵呵……

    根本不用他动手,自有莫轩、彦小焱和时峰会将这些人阻拦开的。

    “嗖”的一下,庞飞只需施展一点点仙法,便能轻松脱身。

    看着手里的雪连翘,回想着老王离去时的背影,庞飞轻轻感叹了一番。

    这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去预估的。

    人活一世,贵在开心快乐潇洒自如。

    旁人都觉得老王是傻子是白痴,几千万的东西,说不要就不要了。

    可在庞飞看来,老王那是洒脱自如。

    一辈子无儿无女的他,守了这雪连翘一辈子,也被烦恼困扰了一辈子。

    现在,他终于想通了,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芥蒂,走出那个圈子,为自己而真正地活一次了。

    庞飞反倒是挺羡慕老王现在的潇洒自如的,没有那么多的负担,看淡了一切,只为自己而活。

    像他,就没办法像老王这般潇洒自如了。

    他有牵挂的家人、朋友,有担心的亲人,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些人。

    至于他自己,好像没有一件事情,是他想做而去做的。

    不过也无所谓,不管是什么样子的生活状态,只要当事者觉得幸福就行。

    庞飞就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很幸福的,他有努力的目标,有想要守护和保护的人,并且,他也在一直为着这些目标和这些人,在努力着。

    并且,这种努力,是非常顺利的。

    老天就像是为他开了绿色通道一样,这一路走来,顺利的简直不像话。

    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羡慕着他。

    想着这些心事,不知不觉回到了酒店。

    安瑶还在睡觉,庞飞就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她。

    十几分钟后,安瑶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便看到了庞飞,用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自己。

    她笑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一会了。”

    “那你就这样坐着一直看着我?”

    “是啊。”

    “讨厌。难怪人家睡着了也总觉得好像被一双眼睛盯着,原来是被你这个色狼给盯着。”

    一面说着,一面挣扎着坐起来。

    庞飞拉了枕头给她垫在身后,让她靠着的时候,能舒服一点。

    他还会给安瑶按摩,孕期的几个月,安瑶是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吃嘛嘛香,简直就不像个孕妇。

    不仅如此,她的身材也一直保持的很好,皮肤也比以前白嫩光亮了不少。

    这一切,都是拖庞飞的福。

    二人正说着话,突听得外面响起一男人焦急的说话声,“老婆,老婆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老婆,你忍一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老婆,你千万别有事啊……”

    “外面好像出事了,你去看看吧。”

    “嗯。”

    庞飞拉开门出来,只见走廊里躺着一女的,那女的肚子高高隆起,原来也是个孕妇。女人晕倒了,昏迷不醒,男人蹲在地上不停地拉扯,但又怕动作太大伤到妻子和孩子,小心翼翼的,这样一来,半晌未能将妻子抱起来。

    庞飞走过来询问,“怎么了?”

    “我老婆不舒服,我说带她去医院看看,结果还没走几步,她就晕倒了。”男人焦急不已,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庞飞拉过女人的手腕给其把了一下脉,脉象有点紊乱,这女人的体质非常不好,怀孕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而她眼下这种情况,送医院肯定是来不及的了。

    “先抱回房间,我帮她看看。”庞飞说。

    男人连连道谢,“谢谢,谢谢您。”

    庞飞暗中搭了把手,帮着男人将女人带回他们的房间。

    安瑶随后赶了过来,看到昏迷的女人和自己一样,同样是孕妇,不由得担心起来。

    “庞飞,她怎么样?”

    “情况不太好,体质不好,怀孕越发严重了她的问题,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对,我老婆体质非常不好,我是不让她生的,可是她说不生孩子的话,会怕我遗憾。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瞒着我怀了孩子的,我要是早知道的话,我肯定是不会让她要的。”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我该死。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老婆。”

    “你放心好了,我老公的医术很厉害的,他一定可以治好你老婆的病的。”安瑶宽慰着说。

    “哒哒哒……”便在这时,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走过来。

    男人突然紧张起来,“是、是他们来了,是他们来了吗?”

    “谁啊?”

    “我老婆的家里人,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老婆是和我私奔的。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老婆怀孕差点丢了性命,他们能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不怕死,可我老婆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不能离开他。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我去看看。”庞飞说着,人已然到了门口。

    门刚一打开,就见一群人出现在这房间门口。

    为首的,是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留着八字胡。

    男人的眼神先是一愣,随即又警惕起来,“先生,请问您是刚刚入住这里的住客吗?”

    “对。”庞飞只将门开了一道很小的缝隙,而这缝隙,还基本被他的身子给填满了。

    那中年男子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想透过缝隙想里面窥探一二。

    可惜,缝隙被庞飞挡的死死的,他什么也看不到。

    那中年男子不死心地说,“是这样的,我之前住在这个房间,有个东西落在这里了,我想进去找一找,您看……”

    “不行,我老婆正在睡觉。”庞飞一口拒绝。

    中年男子不死心地说,“那没关系,我可以找一个女孩子进去。”

    “也不行。”庞飞态度冷漠地说。

    中年男子不免有点来气,“先生何必这样,我看你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怎么我想进去找我的东西,还不行吗?莫不是,先生想把我的东西贪污了?我可告诉你,我那东西价值好几千万的,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去告你。”

    “随便。”庞飞说着,便要关门。

    中年男子想趁机阻拦,可脚刚伸出去,就被庞飞一脚给踢了回来。

    “啊”的一声惨叫,脚腕好像要断裂了一样,疼的不行。

    然后,房门就“啪”的一下被庞飞给关上了。

    这让中年男子实在恼火不已,索性,他也不跟庞飞客气了,直接命人硬闯。

    “咚!”那些人一窝蜂冲了上来,只是,在靠近房间大门的时候,身子却同时地被弹了出去。

    “砰砰砰”所有人的身子,受到一股无形的看不见的力量的冲击,全都被冲的倒飞了出去。

    这一幕,着实把中年男子给惊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的人一靠近房门,就被反弹回来了?

    就好像,这房门前有一道看不见的墙似的。

    “咕咚”,他不由得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眼睛瞪得老大,像是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

    怎么办,现在是闯还是不闯了?

    不闯,那也太窝囊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被人这样欺负,他可咽不下这口气。

    “去,找些斧头、砍刀来。”

    中年男子对那些属下们说。

    那些人挣扎着爬起来,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离开。

    不稍片刻的功夫,他们又都出现了,手里都拿着家伙什。

    很好。

    中年男子后退一步,对那些人说,“砸,给我把门砸开。”

    “砰……啊!”

    “咚……哐!”

    “哎呀!”

    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砸出去的斧头、砍刀,纷纷又被弹了回来,不少人的脑袋都开了花,血流不止。

    剩下的人见此情景,都不敢再上了。

    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无不惊恐不已。

    见鬼了这是?

    好端端的,这房门怎么就能反弹了呢?

    中年男子更是惊骇不已,脸色苍白至极。

    他试探着将手伸了出去,想看看这房门前到底有什么东西。

    慢慢的,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

    这东西触碰起来有点烫手,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的难受,吓的他连忙又将手缩了回来。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中年男子看着被灼伤的手指,又懵逼又害怕。

    人群不敢说话,大家都等着他做决定。

    那中年男子犹豫一番,不敢再冒险了,但也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你们几个,在这附近开个房间,给我把这里定死了。剩下的人,跟我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