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全职赘婿 > 第146章 国君秦政拟旨!发兵江左!
    第150章国君秦政拟旨!发兵江左!

    ······

    连绵不绝的宫殿群中,一座大殿最为显眼。

    明王朝,明都,政和殿。

    政和殿乃是国君秦政召集文武百官处理政务之处。

    这一日大殿之中,文武百官云集。

    国君秦政脸色黯然,满是不悦。

    文武百官看着这位向来持政勤勉,但有些冷酷的国君,纷纷在猜测着是何事引得他们这位国君如此不悦。

    不过,虽然都在猜测着,但却没有人站出来询问。

    殿中右首站在前端的凌王秦元卓低眉考虑一下,上前道:“父王面色不悦,不知所为何事?儿臣可能为父王分忧?”

    凌王说话语气不卑不亢,即便面对秦政亦是如此。

    他的面容刚毅,棱角分明,男儿气十足。

    倒是站在殿中左首前端的太子秦元昭,与其相比,稍显文气一些。

    他的眼神有些狭长,透着一股精明之意。

    听得凌王秦元卓的话,太子秦元昭不禁嗤笑一声道:“身为臣子理应为父王分忧解难,元卓,你连父王为何事不悦都是不知,你这个皇子是怎么当的。”

    太子秦元昭此言一出,龙椅上的政眉头微微一蹙,不过随即舒展开。

    没有多余变化,只是依旧不悦。

    对于,他两个儿子的争斗,他已经习惯了。

    “你......”

    凌王面色一沉,冷声道:“皇兄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每日在朝堂之上,自然能知晓父王许多事情,而我近日一直在处理军务,并未上朝,如何知晓朝堂之上发生何事。

    难不成依皇兄的意思,我要在朝堂上像皇兄一样安排人,监视着父王一言一行?”

    “秦元卓,你不要血口喷人,本太子何时......”

    太子秦元昭被凌王秦元卓如此回击,登时大怒。

    “好了,不要吵了。”

    国君秦政打断秦元昭的话,他长长喘了口气道:“太子,你既然知道父王为何事不悦,你来说说。”

    “哼。”

    听秦政询问,太子秦元昭看了凌王一眼,哼了一声,便是向着秦政施礼,回道:“回父王,儿臣想父王一定是为了江左、江右两盟的事情。”

    “不错。”

    秦政眼睛不禁一亮,他是昨日夜晚才收到严铎的秘信,这件事情尚无人知晓,太子能猜到,让他很是惊讶。

    “皇儿说说你都知道什么?”

    太子道:“回父王,江左、江右两盟的事情,从父王派严铎前去处理之时,儿臣本着为父王分忧之心,便一直多有留心,在想着如果是儿臣前去应如何处理。

    现在严铎一去近一月时间,父王尚无提及,便可知严铎处理江左、江右两盟的事情并不顺利。

    眼下边境虽杀机四伏,但却并无任何战事,朝堂之上也是百官和睦,朝堂之下亦是民生安稳,儿臣想,定是这两大匪盟的事情让父王困扰,若儿臣所猜不差,父王一定是收到严铎的来信,他那边事情只怕办的不是很顺利吧。”

    太子秦元昭的一番话,说的秦政脸色缓和颇多。

    他道:“太子果然深懂朕心,朕心甚悦。你所言不差,昨夜朕收到严铎密信,方是得知,严铎本有意引起江左、江右两盟自相残杀,最后派兵剿灭,可结果严铎失败,江左盟已是将江右盟重创,无法为严铎利用,严铎之意,想让朕派大军剿灭江左盟,以彰显朝廷之威,尽早除去江左之患。”

    见太子猜中事情,被秦政如此夸赞,凌王不服,秦政话落,他便是抢着开口说道:“父王是在为调兵之事困扰吧?”

    国君秦政道:“眼下朝廷虽与边境诸国暂时言和,但边境依旧杀机四伏,战事随时会再起,不可大意,严铎信中却要朕下旨调派两万铁骑,这不是难为于朕。

    严铎信中更是夸大其词,多言江左之强,朕不气他办事不利,朕气的是他竟为自己的失败找了这么些理由。

    朕不相信,一个江湖赘婿会有如此手段,他堂堂的朝廷大员都无法应付。”

    “父王,严铎此人一向擅谋,此番事败,只怕真是遇到什么高人,别无它法这才不得不如此做吧?”

    凌王秦元卓早有拉拢严铎之意,只是严铎此人虽擅谋,权衡利弊,但此人也是固执的厉害,在朝中竟是不依附任何一方。

    既不依附他凌王,又不依附太子。

    倒是唯独对国君忠耿耿,也正因为如此,凌王秦元卓清楚,国君虽在表示对严铎不满,但定不会处罚严铎,否则,他也不会为严铎说好话。

    此番凌王替严铎说话,大有让这话传到严铎耳中之意,让严铎领他这个情。

    “凌王,想要拉拢朝臣,也不该是这个时候,你如此替严铎说话是什么意思,你没有听父王说,严铎是败于一个赘婿之手吗?

    若真有如此大能,何至于当赘婿。

    严铎败了,只能说他无能。”

    太子秦元昭借题发挥,打压着凌王秦元卓。

    他这话说出,引得秦政眉头不禁微微蹙起,有些不悦。

    “大家议议,这事该如何办,是派兵,还是不派兵?”秦政岔开话题道。

    太子秦元昭道:“父王,依儿臣之意,当派兵剿灭江左盟,以振我朝廷之威。

    此番严铎事败,定是他有意而为,严铎当初便是提议直接派兵剿灭两大匪盟,父王没有同意,他现在失败不过是找一个让父王派兵的理由。

    什么失败,还是败于一个江湖赘婿之手,他严铎还真是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面子都不要啊。

    不过,不管严铎用意如何,兵是一定要派的,儿臣提议派兵剿灭江左盟。

    若父王相信儿臣,儿臣愿亲自统兵。”

    秦政微微点了点头:“太子愿为朕分忧,甚好!”

    这是要抢功啊,凌王秦元卓面现不满之色,他稍一沉吟便是说道:“父王,太子乃当朝储君,岂可亲自领兵,此事不妥。”

    “凌王殿下不同意本太子领兵,是在质疑本太子的能力?还是在质疑父王?”

    太子秦元昭冷哼道。

    凌王秦元卓不理太子秦元眧,向着秦政施礼道:“父王,江左盟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江湖势力,不管是太子,还是儿臣都不能亲自带兵剿灭。

    否则,岂不是失了我朝廷的颜面。”

    凌王本有意抢下这个功劳,但太子抢先说了出来,他清楚,现在他若是一直争,太子定会不让,而且很有可能争赢。

    既然自己得不到这个军功,那太子也休想得到。

    “皇儿说的有理,那依皇儿之意,当派何人合适?”

    国君秦政饶有兴致地开口问道。

    太子凝视着凌王,满心不悦,不过没有说什么,他倒要看看凌王能说出何人?

    凌王道:“回父王,依儿臣之意,当派秦王统兵剿灭江左盟。”

    “秦王?”

    秦政一惊,派那个木头去吗?

    想想,好像还真很合适。

    那块木头疙瘩,不通晓政事,不懂君父之礼,对自己这个父王更是时不时出言顶撞。

    若非如此,即便没有任何功劳,身为国君之子,怎么也能当得一个亲王之位,可这位呢,就因为那臭脾气,现在只是郡王之位,更是远在徽州领兵。

    派他去,的确可以。

    太子有阻止之意,如此一来,功劳岂不是让秦王给抢去了,他带着恨意看着凌王。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国君秦政已是出言道:“派元恒去的确合适,徽州拒东楚护卫东部国土,距离江左盟最是相近,派铁骑剿灭,只要速战速绝,及时回防,倒不会对边境有什么影响。”

    “父王英明,儿臣正是这么想的。”

    凌王及时开口,大有定下此事之意。

    太子眼角抽动,老大不悦,不过看秦政之势,怕是已经决定,他没再多言。

    好在秦王即便得了这个军功,也没有什么,总比让凌王抢去好。

    “吩咐内廷即刻拟旨,着秦王秦元恒亲率两万铁骑,于收到圣旨之时,即刻出发,配合江北道御史道台严铎剿灭江左、江右两盟,不得有误。”

    秦政传令下去。

    此事就此拟定!

    退朝。

    太子和凌王冷眼对视,敌意十足。

    稍顷,各自带着己方官员退出大殿。

    ······

    凌王回了府邸。

    而太子则是去了明都城中的一家店。

    他来享受美食,更为见一个人,一个让他倾心的人。

    爱朝牛排店。

    这店开了只有两三个月,但在整个明都上流圈中已是极为火爆。

    店中装饰典雅,十分怡人。

    吃着美味的牛排,听着清幽的琴音,无比享受。

    这家店最初时给人很是另类的感觉,可进入店中,吃到那美味的牛排时,所有的疑虑全部消失,有的只是享受。

    清幽的环境,美味的食物,都是令得爱朝牛排店火爆的原因。

    如果说,还有比这更能令此店火爆的原因,那便是因为店主人的身份。

    堂堂巨商商氏掌舵人之女、人称天才之女的商浅雪。

    其女不但极具商业天赋,而且容貌清新秀美,与明都城中那排得上名的美人相比,不差分毫,若非此女说过,不想上榜,定是能排进前十。

    不过,也正为如此,更加让这位商氏之女名声在外,倍受明都青年俊杰的青睐。

    倍受一些女子的嫉妒。

    那么有天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美,就不能给别人一条活路吗?

    明都第一阁阁主江南月,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她,更是对商浅雪赞不绝口。

    “淡眉清目人如玉,乌发披肩散丝缕,红妆高髻美人多,不及素颜商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