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神级贩卖商开始 > 第6章 祸从天降
    一拳击出的那一刻,阳起石信心满满,他相信红鸾这粗鄙的下贱丫头一定会被击毙。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红鸾面对着主动攻击而来的阳起石,她勾起了一抹嘲讽冷笑:“五岳佛手,给我破!”

    轰隆!

    伴随着红鸾的一声暴喝之下,一道无比浓烈又是霸道的气劲直奔冲天,直捣黄龙,欲要捣破那一片虚空。

    嗷!

    强悍的气劲直奔冲天的同时,阳起石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最后人扑倒地上,直接一声“噗嗤”,一口老血随之喷出。

    血腥蔓延,一地悲凉。

    这……怎么可能?

    瘫痪成如一条死狗的阳起石,双目剧裂。自己落得这样的悲剧下场,万万想不到。

    红鸾缓缓平复了气息,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阳起石,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咳……你真的只是个婢女吗?”阳起石挣扎着问道,他真的很不甘心。

    只是一个婢女就将他给击败了?震撼的只是在一招之内,这样的结果让阳起石真的接受不能。

    红鸾话说的一脸淡然:“如你所言,我还真的只是一个婢女。可是身为婢女又如何?在我家公子眼中,他从未把我当做下人。哼,而是你们这些外人,总是喜欢高高在上的自以为是,拿我们下人不当人,狗眼看人低,真是可笑了。”

    红鸾继续毫不留情的嘲讽:“现在感觉如何?被我一个下贱的粗鄙小小婢女给击败了,你现在的心情一定会很难过吧?”

    “我……”阳起石已是无力再进行反驳。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史书都是为胜利者而谱写。

    “红鸾,废话少扯,断了他双腿,然后丢到大街上去。”

    楚飞扬丢下一句话后,径直扬长而去。

    啊?竟然还要被断双腿?怎可如此的残忍?

    畜生啊!

    剩下半条命的阳起石,反抗是不能的了,最后他只能无比悲催,眼睁睁的看着红鸾废了他的双腿,将他一把丢到了大街上。

    半条死狗的奄奄一息,其下场何其悲凉。

    楚飞扬,他就是个恶魔。

    ……

    天龙武馆的阳起石在一夜之间被人废掉了双腿,落得半死不活,终生残疾的下场。

    此事一出,汉城马上就被轰动了。

    搬山五鬼被诛杀的风波尚未平息,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将整个汉城闹腾的沸沸扬扬。

    一城之主的龙青山,他真的震怒了。

    天龙武馆的阳起石,他是何人?他的身份等同搬山五鬼一样,同是南陵卧龙的挂名弟子啊。

    到底是何人吃了豹子胆,竟然敢接二连三的去挑衅南陵卧龙的权威?

    不知道好歹,不知天高地厚。

    龙青山跟阳起石算是老朋友了,得知老友落得那样悲壮的下场,龙青山对此真的是痛心疾首。

    原来搬山五鬼被诛杀,废掉老友双腿的恶棍,竟然是名动整个西洲的一品楼东家楚飞扬所为?

    多日来的迷雾重重揭开那一刻,全城顿时一片哗然。

    龙青山再度发了雷霆之怒,当下就吩咐了都尉赵学章等下属,迅速将楚飞扬主仆俩抓拿归案。

    城主之怒,如是雷霆之火蔓延,势不可挡。

    都尉赵学章可不敢怠慢,率领着众人,气势汹涌的奔赴一品楼,瞬间就把一品楼给包围的水泄不通。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祸从天降,福祸相随。

    红鸾是一品楼的当家掌柜,所有大小事情几乎都是经过她手。

    至于楚飞扬,他可是个名副其实的甩手东家,要是没有一般什么大的事情,一品楼内所有伙计们几乎是见不到他们这个东家的身影,堪比登天还难。

    一众差役将一品楼包抄之后,红鸾作为掌柜,为了不殃及无辜,她并未做任何反抗,当场就被赵学章抓拿押走。

    只是当一众差役里里外外进行了对一品楼的搜查之后,众人愕然发现始终不见楚飞扬的踪影。

    仿佛这人根本就不存在,突然就人间蒸发了,诡秘得很。

    威武!庄严,肃穆!

    公堂之上,红鸾被匆匆押来此。

    端坐在公堂上的龙青山,他一脸威严。

    见到红鸾的那一刻,龙青山面色不由得一愣!

    好一个清水出芙蓉的婢女,人间难得一见的美丽尤物。

    只是这婢女见到他这城主,既是没有行礼,也没有下跪,仿佛将他龙青山当成空气般的不存在。

    龙青山随之大怒道:“你就是一品楼的掌柜红鸾?你也只是一介商贾平民而已,可是你为何见了本城主既不行礼?也不下跪?哼,好你个婢女。”

    红鸾面色不以为然:“请问我为何要给你下跪?你受得起吗?”

    上跪高堂,下跪父母。

    他龙青山也不过是一方城主而已,要让她下跪?绝无可能。

    能让红鸾下跪的,兴许只有她家公子。至于闲杂人等,哪里凉快滚哪边去。

    红鸾的不卑不亢态度,一个粗鄙的下贱丫头,竟然敢无视他城主的威严?

    实在太可恶!

    龙青山立马大怒:“哼,你好大的胆子。本城主问你,我那老友天龙武馆的馆长阳起石,他如今落得那样的下场,是不是你们主仆俩所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

    这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不知礼仪,不知尊卑。民见官必须得跪,法不容情。

    红鸾的态度终于将龙青山给激怒,他下了堂,目光对峙上了红鸾:“红鸾姑娘,我要是你的话,那么我就会好好的配合我们公差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陈诉出来,兴许最后你还能保全一条小命,不然……”

    “呵呵,多谢城主的一番好意,只是很遗憾,我并不需要。”

    “你……”

    随之啪的一声!

    龙青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个大嘴巴抽上了红鸾,狠狠唾道:“真是个不长眼的丫头,给脸不要脸。我能屈尊下来对你问话,你只是一个粗鄙下贱的婢女,我是给你面子,这是你的荣幸,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哼,真该打。”

    一耳光响亮抽来,红鸾生生忍住了。

    眼前这高高在上的龙青山,要是她乐意,只需一挥手即可将此人给斩杀足下。

    然而红鸾不屑为之。

    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

    龙青山贵为一方城主,在外人的眼中看来,乃是万人之下,一人之上,身份自是无比的珍贵。

    可是在红鸾眼中看来,这厮也就是个低贱的蝼蚁罢了。